棕榈油大王魏军:“擅长”蛇吞象的资本玩家

2009-04-08
 

    魏军将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让出后,将由接盘者代偿1.32亿元欠款。而已收到该笔预付款的安捷联,正是魏军的多次“资本整合”平台。
    欠下1.3亿元占用资金,入主*ST联油(000691,SZ)才一年的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魏军近日却抽身而退,留给“新主人”亚太工贸一堆烂摊子。从重组九发股份),到染指ST寰岛(*ST联油曾用名)、国药科技(600421,SH)等多家上市公司,这位神秘的棕榈油大王被外界扣上了一顶  “资本玩家”的帽子。
    那么,魏军究竟何许人也?他是如何一步步涉足资本市场,又一次次失之交臂的?1.3亿元占用资金去向何处?
    神秘的棕榈油大王
    魏军首次走入公众视野,是在2007年9月20日,当时ST寰岛发布公告称,拟与恒明华鑫共同以现金出资形式对北京安捷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安捷联”)增加注册资本2.25亿元。其中,安捷联的法定代表人就是魏军。
    安捷联原注册资本1亿元,增资完成后注册资本变更为2亿元。
    ST寰岛在公告中称,安捷联公司自2002年进入棕榈油行业,目前已发展为中国华东地区最大的棕榈油经销商,年进口额在3亿美元以上。预计2009年安捷联全年进口棕榈油  (含毛豆油)150万吨以上,量占我国棕榈油市场30%以上份额,年营业额将突破100亿元,将真正成为我国棕榈油市场的龙头企业。截至2007年8月31日,安捷联总资产6.81亿元,总负债5.29亿元,净资产1.52亿元,2007年1月~8月实现营业总收入12.04亿元,营业利润5930万元,净利润4844万元。
    但工商资料则显示,安捷联成立于2001年9月,最初注册资本仅为30万元,由魏军和刘茂欣分别出资80%和20%。2005年7月注册资本增至1000万元,2007年6月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增加至1亿元,股东持股比例为魏军0.24%、刘茂欣0.06%、北京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99.7%。财务方面,2003年、2005年安捷联分别实现营业额2093万元和1.8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万元和-368万元。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家号称“中国华东地区最大的棕榈油经销商”,当时的办公场所竟然是一间租用在北京市通州区永乐店镇永乐店一村一处50平方米的平房。
    其第一大股东君盛投资,法定代表人叫赵伟,当时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办公面积只有18平方米,工商登记仅1名从业人员。
    一家总资产23.6亿元、总负债16亿元的上市公司,竟然把重组振兴的希望寄托在了这样一家公司身上?之后上演的一幕幕“蛇吞象”,更是给魏军这个人物蒙上了厚厚的神秘面纱。
    “蛇吞象”频频上演
    2007年11月16日,九发股份公告宣布正与安捷联讨论进行重组。九发股份当时是一家银行负债逾10亿元、基本陷入停产状态的上市公司。市场普遍认为,一旦重组成功,不但九发股份能甩掉十几亿元的债务包袱,安捷联还能实现借壳资产增值。
    不过,九发股份所在地政府曾对安捷联的资质提出质疑,认为凭安捷联的实力,这样的重组方案无异于“蛇吞象”。不出所料,2008年3月31日,九发股份宣布与安捷联的重组计划告吹。
    但魏军意图借道进入资本市场的想法并没有因此放弃。2008年4月,魏军和赵伟分别以3060万元和2880万元收购ST寰岛第一大股东北京大市51%、48%股权,将ST寰岛的控股权揽入手中。
    此番出击ST寰岛,令市场颇感疑惑,如此大笔收购资金从何而来?为此,同年4月17日,ST寰岛公布律师事务所对魏军、赵伟收购股权资金来源的法律意见书,称在魏军支付的收购款中,其中100万元为魏军自有资金,另外3020万元系魏军向北京世纪中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借款。在赵伟支付的收购款中,其中80万元为赵伟自有资金,另2800万元系赵伟向国澳实业有限公司借款。
    但分析人士认为,如此巨额资金,不附加任何担保条件就能借到,有些不可思议。因实际控制人生变,ST寰岛随后解除了对安捷联的增资扩股,已支付的1.15亿元增资款项由安捷联分期退还。
    魏军左手倒右手?
    掌控*ST联油后,魏军开始对其进行资产重组,将安捷联下属的福建省联合油脂发展有限公司、东莞市联洋油脂工业有限公司油脂的生产与加工业务资产部分纳入上市公司,以优化ST寰岛的资产结构,突出主营业务,提高盈利能力,达到可持续性经营目标。
    然而,新增的棕榈油贸易业务并未给上市公司带来多少起色。公司于2008年5月~9月分别与张家港比尔及北京安捷联签署了棕榈油购销合同,货款合计1.62亿元,公司已支付货款1.32亿元,却因相关税务审批手续较为缓慢,且受国际棕榈油市场持续低靡、棕榈油价格一路下滑等因素影响,未能顺利推进。
    此后,公司与张家港比尔及北京安捷联解除棕榈油购销合同,暂停开展棕榈油业务,但北京安捷联方面此后却迟迟未归还1.32亿元预收货款。
    至此,魏军将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让出,唯一的条件就是接盘者代偿1.32亿元的欠款。而已收到1.32亿元预付款的安捷联,正是魏军多次“资本整合”的平台。其中有什么玄机?本报将继续关注。

    每经记者  张娟娟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