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风险或阻碍茶油产业发展

2011-11-08
 

来源:粮油市场报  记者付嘉鹏


  我国的食用油供需矛盾持续紧张,对我国的粮油安全造成了极大威胁。在国家政策的刺激下,茶油产业成为粮油经济中的下一片蓝海,吸引众多资本纷纷涌入。不过,茶油产业发展中隐含的风险,不可小觑。


  医药类上市公司---羚锐制药大举进入木本油料产业,成为近段时间粮油界关注的重要话题。相关专家称,包括茶油产业在内的木本油料产业受国家政策支持,已经成为粮油产业中的下一片蓝海。有从业者却认为,山茶树的种植才是国家扶持的重点,应引导资本进入产业源头。


  上市公司入主茶油产业


  11月3日,羚锐制药集团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河南羚锐保健品股份有限公司,拟与关联方信阳羚锐发展有限公司、熊维政先生,非关联方河南大别山茶油科技有限公司、河南新亚钢铁储运服务有限公司以及其他自然人唐金利等共同出资设立河南绿达山茶油股份有限公司。


  山茶油是我国特有的木本油脂,其脂肪酸组成与橄榄油相似,有“东方橄榄油”之美称,山茶油中含有多种功能性成分,长期食用,具有明显的预防心血管硬化、降血压、降血脂、防癌抗癌等功效。


  羚锐制药的公告称,本次与关联方共同出资设立绿达公司是公司投资战略规划的重要举措。山茶油产业成长性较好,有较大的利润空间。在大别山区油茶林资源十分丰富以及国家政策支持的背景下,本公司控股子公司参与设立绿达公司可以利用大别山丰富的绿色资源,开辟新的利润增长点,提升公司综合竞争力,保证公司可持续发展。


  作为全球第一大食用油消费国家,我国的食用油供需矛盾持续紧张,并有继续扩大的趋势。食用油对外依存度的持续拉大,对我国的粮油安全造成了极大威胁。在相关政策的刺激下,包括茶油产业在内的木本粮油产业成为粮油经济中的下一片蓝海,吸引众多资本纷纷涌入。


  隐秘风险或阻碍正常发展


  然而,在山茶油加工企业看来,山茶油加工中仍隐含着众多外行人看不到的风险。


  “山茶树大多都种植在深山老林,因此原料的采购很成问题。”浙江常发粮油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洪刚表示,茶油产业发展仍比较缓慢,其他农产品比较初级的“公司+基地”的发展模式,在该行业却步履维艰。因此,产业原料的采购还处于“散兵游勇”、“四处游击”阶段。


  油茶树生长周期较长,一般短则5年,长则8~10年才能进入高产期。同时,木本油料种植往往一次性投入较大,少则5000元,多则需要上万元。


  高投入和长周期,导致农民种植山茶的积极性不高,相对于越来越大的加工能力,原料供给严重不足。


  “我们现在榨油所用的原料还是一二十年前种植的山茶树上摘下来的。”作为一家年加工精制山茶油3000吨的中型山茶油加工企业,安徽山里郎茶油有限公司董事长余登九说。


  “据我所知,我们浙江的山茶油加工能力是我们当地种植能力的十几倍,原料严重不足。”祝洪刚表示,分析国家的政策方针,可以很明显地得出结论,国家重视山茶树种植的扶持,并没有明示扶持加工业的扩张。


  “因此,我并不赞同羚锐制药之类的大资本再进入茶油的加工生产,这会进一步加剧原料供给紧张的局面。


  这些资本反倒是应该进入山茶树的种植,真正为农民增收、为加工企业缓解原料供应做些贡献。”祝洪刚说。


  同时,消费者对山茶油的市场认知度阻碍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作为一种全新的油种,山茶油在主产区,比如江西、浙江、湖南等地认知度比较高,而对于非主产区,消费者在认知上存在较大的陌生感。”农业部相关专家表示,茶油市场目前依然是小众市场。


  营销专家刘杰克认为,从目前的市场竞争情况来看,相对于大众食用油市场,整个山茶油行业还处于一个不成熟的状态。


  全国14个油茶主产省(区、市)现有油茶加工企业近千家,油茶籽设计加工能力达到430万吨,年可加工茶油113万吨,油茶加工业已形成一定规模,也具备了一定基础。但是,包括金浩、金拓天、金龙鱼、润心等在内的多个山茶油厂商,尚无一家企业具备显著的品牌优势和规模优势而成为山茶油市场的领袖者。既未见有任何一个品牌能善于利用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资源,借此打造独具特色的山茶油品牌文化,也缺乏系统的营销策略来构建强大高效的品牌营销体系引领其他厂商一起拓展行业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