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大豆价格风波始末(中)

2007-02-05
 

  2003年秋天,美国大豆出现大面积减产,国际市场预言南美大豆也将出现大幅度减产。德刊《油世界》称,全球2003/04年度大豆产量估计为1.9926亿吨,低于2亿吨的消费需求量。2003年9月到2004年2月,全球供需平衡表中大豆供应将出现异常紧张趋势。截止到目前,预计北半球大豆产量已经较上年下降了480万吨,下降到9760万吨,为7年来的最低水平。虽然截止到2003年9月1日,全球大豆库存量达到了4490万吨,但预计到2004年2月底,库存量将大幅减少到4290万吨。《油世界》指出,北半球生产国的大豆歉收,导致对南半球生产国的依赖性提高。美国有报告称,中国豆粕需求将增长40%,大豆油增长60%,大豆增长25%。结果,国际市场大豆一直看涨。

  入世以后,中国政府为了保护国内大豆产业,通过发放进口检疫许可证的方式对大豆的进口实行统一的管理和控制。同时,通过这一管理方式控制大豆的进口也是中国政府应付中美贸易争端的主要办法。但这也使得中国的大豆进口反而不按市场化的方式进行运作。由于进口检疫许可证是一批批发放,大豆采购由原来的不透明变为透明,容易成为国际炒家的猎物。

  2004年初,当美国大豆正在热销而中国大豆供应基本告罄之时,得知中国大豆采购代表团即将前往美国采购大豆,美国基金肆意拉高美盘价格。国外大豆出口商一方面在场内散布虚假需求信息,以放大需求效应,另一方面在卖出大豆的同时,会在CBOT市场上进行买入套期保值,这对CBOT市场本身而言也是一股不小的买升力量。CBOT大豆期货价格从先前的约320美元/吨暴涨到391美元/吨,为近15年来的新高。CBOT是全球大豆市场的作价中心,中国厂商在采购国外大豆时,普遍依据CBOT的大豆期货价格。中国大豆并没有像铁矿砂那样与供应商签订长期合同,而只是通过CBOT从跨国公司手中购买大豆期货。国际大豆市场的定价机制大部分是用CBOT期货价格加上现货升贴水构成大豆的现货价格,所以CBOT的每一次价格变动都会对中国大豆市场产生很大影响,尤其是现货商。在中国大豆采购团签下高价进口合同,购买了大约300万吨的大豆后离开美国,整个国际市场大豆价格随即暴跌,最高下跌了125美元/吨。

  中国市场的豆粕价格在2004年初继续高涨,在压榨利润的驱动之下,中国榨油企业普遍加大采购力度。同时,中国国内大豆加工能力的急剧扩张引发了对大豆采购需求的急度膨胀,转基因政策及外贸政策的不稳定性增加了中国榨油企业对进口大豆的投机需求和周转库存需求。这样,中国榨油企业纷纷买入大豆远期合约,这使得2004年中国大部分进口订单的签约价格维持在相对高的价位,接近4,000元/吨。

  然而,后来南美大豆并没有出现原来预期的大面积减产,和去年相比产量并未大幅下降。而且,北美大豆种植面积预计比去年增加200万英亩,美国的及时降雨使得大豆播种进度非常之快,美国大豆增产的潜力很大。国际市场大豆价格开始出现大幅下滑。
海洋运费下跌,也推动了进口大豆价格的下跌。历史上,美伊战争期间国际船运费暴涨,并创历史高点,就曾经使得大豆运输成本增加,推动大豆价格攀升。由于2004年中国开始限制铁矿石的进口以及南美的大豆出口低于预计,散装货物的海洋运费出现大幅下跌。4月份以来,从太平洋西北沿岸到日本的运费下降了近4美元,与海湾到日本的运价差在4月中旬达到创记录的每吨31.5美元。

  豆粕销售利润占压榨油厂利润中很大的一块,但豆粕市场受禽畜行业的影响大。2004年春夏之交禽流感的爆发打击了畜禽养殖业,直接影响了国内豆粕的消费量。

  国内大豆油在2月底达到最高价的7,600元/吨,豆粕在4月初达到最高价的3,400元/吨。5月12日开始,CBOT的美盘基金从多头市场撤离,大幅减仓,大豆期价剧跌。受此影响,国际大豆价格下跌近25%,跌到266美元/吨。同时,国内油价和粕价下跌,大豆油报价6,900元/吨,豆粕报价3,200元/吨。按同期进口大豆港口分销价格3,850-3,900元/吨,加工费用120元/吨,资金成本20元/吨计算,压榨油厂每加工1吨进口大豆就要亏损200多元。到了11月份,大豆油最低跌到5,500元/吨,豆粕最低跌到2,400元/吨。国内压榨厂商的亏损也一步步放大。

  受2004年严厉的宏观经济调控的影响,商业银行对国内榨油行业紧缩银根,使很多榨油企业开不出信用证。对于银行来说,即使没有加强信贷控制的政策,也不愿意给这些企业开信用证。这些榨油企业进口大豆的成本过高,按照现在的大豆油和豆粕的市场价格来看,亏损是必然的。如果开出信用证,很可能出现坏帐。资金链出现断裂后,不少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无力支付大豆货款而被迫违约。甚至连100万美元/船的“洗船”费用(以一定的费用把船货回售给供应商)都可能将一个榨油厂逼到破产。

  4月18日,厦门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在巴西大豆中发现包裹了种衣剂的“红豆”。5月10日,国家质检总局下发通知,暂停4家大豆供应商向中国出口大豆。之后又先后对发现含有种衣剂大豆所涉及的23家境外供应商下了封杀令。6月11日,巴西政府发布法令,要求1公斤大豆只允许含1粒不明毒性的杂质,并向中国政府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种衣豆事件。6月21日,中巴大豆谈判结束,两国恢复大豆双边贸易。同时,国家质检总局解除禁令。中巴大豆事件帮助国内厂商暂时渡过了难关。
在全行业连续7个月亏损的背景下,5月16日,压榨能力占全国一半的16家中国最大的大豆压榨厂家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国际大豆供应商降低大豆价格。如果大豆价格依然维持在高位,它们将联手减少第二季度的进口到货量,并在下半年将大豆进口量减少50%,同时共享现有库存。5月20日,国际上最大的几家大豆供应商聚首北京,联合应付中国大豆压榨商的威胁,维护供应商的最大利益。国内大豆压榨厂家与国际大豆供应商的这次利益博弈,是日后国际大豆供应商大举收购国内大豆压榨厂家的前奏。

  原料依赖进口大豆的沿海压榨油厂,要面对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价格波动,有着很大的采购风险。如何对冲进口原材料价格风险以控制成本,对锁定产品利润至关重要。而期货无疑是企业保值的最佳选择。但是,大连商品交易所只有大豆1号、2号和豆粕期货,大豆油期货至2006年才上市交易。在2006年以前,大连商品交易所品种不配套,进口豆持仓小,套保头寸多了没有对手,少了没法转移风险。外资或者合资企业可以通过其境外公司在CBOT进行套期保值,但多数内资企业并不属于国家规定的26家可以从事境外期货的大型国企,无法借道境外进行风险规避。而且,多数国内的压榨企业风险意识薄弱。在2004年的大豆价格风波中,只有九三油脂等少数企业在大连商品交易所做了套期保值交易,有效回避了“危机”带来的风险,其它压榨油厂则损失惨重。2004年,中国油脂行业实现利润仅3.7亿元,比经济效益最好的2003年减少了18.2亿元,是近年来效益最低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