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大豆价格风波始末(下)

2007-02-05
 

  在2004年5月份大豆崩盘后,中国大多数压榨油厂出现亏损,直到下半年才较为平稳。2005年2到3月,由于南美大豆主产区遭遇旱灾,预期大豆将大幅减产,导致大豆及其制成品的价格大涨。中国压榨油厂也迎来了个短暂的盈利期。4月份以后,大豆供应充足,豆粕及豆油价格不断下跌,中国压榨油厂开始大面积亏损。8月份,外盘大豆行情持续下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提高,使后期到货的进口大豆成本不断滑落,给国内油粕市场带来沉重压力。国内豆油市场需求疲软,加之棕榈油勾兑冲击,国内豆油价格跌至2003年以来最低点。中国大豆压榨油厂普遍经营困难,压榨大豆每吨亏损达200元以上。此外,许多油厂凭自己在国内的经验,不按WTO游戏规则,在2004年大豆价格风波中擅自毁约,被记入国外商业信誉的黑名单,引起国际商业官司和制裁,难以维系对外贸易。
国际大豆供应商对处于困境中的中国食用油行业垂涎欲滴。2005年9月7日,ADM董事长兼总裁艾伦?安德列在华尔街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中称,“中国有投资机会。”美国大豆协会中国代表处向其总部写信称,“今年是进军中国,整合大豆行业的时候了。”

  2005年,邦基收购了山东三维集团旗下的一家位于日照的大豆油厂,日加工能力2400吨。这是邦基在华收购的第一家榨油厂。嘉吉在广东东莞的大豆加工厂日加工能力为3000吨,另一家更大的、位于江苏南通的工厂也将马上开工,日加工能力达到1万吨,将可能是中国最大的大豆油厂。美国ADM和中粮已有长期的合作,在中粮下属企业中拥有一定的股份。这样,邦基、嘉吉和ADM通过投资等形式掌握了中国近1/3的大豆加工能力。加上正大等公司,外资控制的加工能力达40%以上。至2006年4月底,仍在开工的97家大豆压榨企业集团中,外商独资或外资参股的有64家。中国完全国内独资,并且能与跨国公司竞争的加工企业,只有九三油脂一家。
国际大豆供应商大规模收购的真实意图,并不是想通过加工环节赚取利润,而是控制产业链,减少国内大豆压榨厂家的价格谈判筹码,保证向中国出口大豆的渠道畅通。2004年大豆价格暴跌,很多企业拒绝履行合同,使国际大豆供应商运抵中国的大豆无法销售,损失很大,使其决定自己控制这些压榨企业,以免不利情况下次发生。

  这些跨国公司的新建油厂有着很大的竞争优势。它们使用的进口工艺设备技术含量高,整个生产成本比国产设备平均低30~40元/ 吨大豆,尤其在当今能源价格上涨的时期,两者生产成本的差距越来越大。跨国公司多在港口建厂,运输成本低,而且在国外可自己采购,无需代理商,减少了采购环节。银行因外资大公司资信度高,开证简化,又降低了其财务成本。跨国公司掌握信息多、国际贸易经验丰富、拥有整套的国际贸易操作体系。中国其它油厂既无资金、成本和信息优势,又要向竞争对手购买大豆,相当于到敌人手中购买武器来参加战斗,在竞争上处于极为不利的位置。

  外资的大规模进入使食用油行业加工能力过剩的状况进一步恶化。2005年新增了506万吨的大豆压榨产能,总共达到8910万吨。实际大豆压榨需求仅有3000多万吨,产能超过需求两倍多。国际大豆贸易商通过自己控制产业链,减少对其它油厂的依赖,推动了中国对大豆的进口。2005年,中国的大豆进口达到创纪录的2659万吨,和上一年度相比剧增了31%。大量的大豆进口使得豆油和豆粕价格降低。由于加工能力过剩以及产品同质化严重,为了取得竞争上的优势,食用油企业只能加大采购量和加工量,通过规模效益来降低成本。但这会导致整个行业进一步的过度采购和过度生产。由此恶性循环,最终导致价格上的恶性竞争,对行业整体效益产生很不利的影响。

  截止到2005年年底,我国采用浸出工艺压榨大豆的企业596家中,常年停产企业占到总数的60%。这些常年停产企业压榨大豆能力为7.3万吨,占压榨能力总量的25%。见下表。这表明,中国近几年新建的大型油厂已占据大豆压榨行业的主导地位,大部分中小型油厂将被彻底淘汰出局。

  据中国粮油行业协会统计,2005年,全国进入统计数据的油脂加工企业共有1043个,只有2002年入统企业总数的五分之一。但2005年的总产量、总产值和销售收入等均远高于2002年。其中,日加工能力在400吨以上的大型油厂达148个,比2004年增加了27个;日加工能力在1000吨以上的大型油厂达63个,比2004年增加了16个。从产品产量来看,年产10万吨以上食用油的油脂加工企业达28家。在这28家企业中,2005年合计生产食用油821万吨,占食用油总产量的59%;其中前10家企业的合计产量为585万吨,占食用油总产量的42%。这一系列数据表明,我国的食用油市场,成为了一个典型的垄断竞争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