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吉公司:关注世界粮仓

2008-02-24
 

  嘉吉有限公司,这家来自美国的跨国粮商在产品领域并不为普通人所熟悉。但是与它有关的食品或农产品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比如每年中国约有1/3的玉米通过嘉吉出口;作为世界第二大肉类生产企业,它是麦当劳的牛肉原料供应商;无论百事可乐还是可口可乐,无论蒙牛还是伊利,嘉吉都为它们提供着大部分的原料与添加剂。

  与其在产品领域的低调相比,嘉吉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作为吸引着公众的注意,让人们逐渐认识了这家如空气般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企业。

  嘉吉公司将企业社会责任(CSR)的目标定义为成为全球领先的企业公民。这涵盖了对社会以及环境的所有影响,包括负责的商业行为、促进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鼓励员工并保证其安全等。在过去的三年中,嘉吉在中国共捐资900多万元,投入了大约10500个志愿者小时。并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合作成立了嘉吉关爱基金。2008年1月8日,嘉吉在中国的关爱农村教育计划正式启动。

  《财经时报》专访了其现任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彭国瑞(Gregory R.Page)和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总裁葛诺仁(J.Norwell Coquillard)以及副董事长雷大伟(David W.Raisbeck)、全球副总裁康保罗(Paul Conway)。

  《财经时报》:于1865年成立的嘉吉公司是何时开始建设自己企业社会责任的(CSR),嘉吉的CSR项目包括哪些方面?

  彭国瑞:在70年代嘉吉公司成立了专门的嘉吉家族慈善基金会,公司的愿景是要提高和改善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水平。从那个时候起,新员工入职的第一天,就被告知到公司来不仅仅要赚取利润,同时要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而且要通过业务活动来实现公益的目标。

  这个世界需要解决的事情比嘉吉公司能做的要多得多,所以我们把公益事业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对于业务、对于员工、对于客户来说,都非常重要的三个领域中:首先是安全的、营养丰富的食品供应,当然也包括在这个大框架的一些水供应项目;其次是教育方面的创新;第三是对于环境和自然资源的保护,嘉吉公司也可以说是一家基于自然资源的公司。

  葛诺仁:目前我们在中国的CSR项目重点是在教育领域,但是我们也是在越来越多地投入和参与到中国的食品安全、食品营养和健康以及环境保护中。

  《财经时报》:有人说做公益项目可以免税,嘉吉公司做公益项目的出发点是什么?

  彭国瑞:我并没有看到有很多公司做企业社会责任是为了减免税,如果有公司确实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做的话我甚至会感到吃惊。比如以麦当劳为例,麦当劳有一个和很多儿童医院相联系的公益项目,我观察这个项目有很多年了。麦当劳人员都是充满激情地参加到项目中,关爱那些患上癌症的儿童和他们的家人。如果美国政府有一天决定对于所有企业的慈善捐助都取消减免税待遇的话,我认为麦当劳这个项目丝毫不会改变,一分钱的投入也不会减少。对于我们公司来说也是一样的,因为员工非常热爱公益事业,而且企业社会责任已经深深植根于我们的企业文化中了。

  《财经时报》:嘉吉为什么特别崇尚家庭价值观?

  雷大伟:嘉吉是1865年创立的家族企业,所以在商业实践活动中也非常强调源于家庭价值观的一套体系,这是我们公司在过去143年中保持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认为一家公司的真正目的是带来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通过向社会提供商品和服务,提供就业机会,同时实现盈利,这样才能与我们身在其中的全球社会联系在一起。

  康保罗:对于嘉吉公司来说,公司怎么样才算成功有四个衡量尺度,首先让客户满意,第二是要让员工敬业,第三能够为所在的社区、所在社会造福,第四是实现可持续发展以及盈利的可持续增长。

  在美国我们就是这样做的。来到中国以后,特别重视要先把前三件事做好再去做第四件事情。所以我们把企业社会责任、把公益放在所有商业活动的核心地位。

  《财经时报》:做公益项目哪些因素是最重要的?

  葛诺仁: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员工本身对于公益的激情和意愿。在嘉吉,员工非常乐意参加社会公益活动,这也给各位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要有高管层的支持、要给员工专门去做公益事业的时间、也要提供资金。

  雷大伟:我认为要确保所有的业务部门都要把注重公益这样价值观的体系贯穿到他们的各项业务活动中,要鼓励员工更多地向社会做贡献。

  对于一个CSR项目来说,确实有很多衡量成功的尺度。比如对于CSR方面做了多少投资、员工花了多少时间在做CSR,一旦所有员工都能够参与到公益事业中,对社会做出回报,这就是一个企业社会责任成功的目标。我们会不断进行追踪和记录,同时对于员工参与到公益活动中公司也会给予认可和表彰。

  康保罗:首先对于一家大公司来说,做公益签一张支票,出点儿钱是比较容易做的。但是对于像嘉吉这样的大公司来说更加难做的地方是花时间、出人力来做公益事业。嘉吉公司不仅仅做了投资,而且花了大量时间、动用大量人力来做公益活动。而且我认为,为了让企业社会公民责任活动能够可持续、长期发展,必须要把公益活动贯穿到企业的业务活动中。

  《财经时报》:嘉吉年营业额已经达到882亿美元,在全球500强中排第18位。如果上市的话是不是可以给员工更多财富和更好的待遇呢?

  彭国瑞:我们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来保证嘉吉公司继续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存在下去。与此同时,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我们也竭尽全力确保全体员工,包括管理层、领导能够参与、分享公司的成功。虽然我们的手中并没有和上市公司一模一样的工具或者是手段,但是我们也采取了很多努力,也有很多其他手段和工具来确保我们的员工能够分享公司的成长。

  我们看到嘉吉公司给员工最重要的承诺之一是:公司会不断扩大、不断成长,在过去30多年中公司现金流有90%都留在了公司中进行再投资,也就是说公司所有者获得的不到10%,这样就确保公司有足够的资金不断做出重大投资。

  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我们能够寻求长远的发展,不会在市场上一出现风波就赶紧退出。让我感到非常自豪的是在非洲很多地区,当其他许多公司相继退出后,嘉吉公司一直待在原地发展。

  《财经时报》:嘉吉公司一直把“职业操守”一条列为企业社会责任的基石之一。但是现在特别是中国在大豆粮食进口方面,粮农开始担心外国贸易商垄断进口的货源,特别是重要的粮食战略物资,嘉吉作为全球性的粮食供应商,如何打消人们这种顾虑?

  彭国瑞:嘉吉公司在中国大豆榨油行业和豆粕行业中所占的份额不到10%,在中国大豆市场的参与带来了很多的创新,而且通过在全球总部以及全球各地各个供应点,能够充分地满足中国对大豆的需求。

  对于中国的消费者,中国用户需要进口的产品中,嘉吉所做的一项重大创新是对于这些谷物产品,从收集到仓储、运输,到最后交货的环节中不断地致力于降低成本,这样为在中国的用户带来了很多增值。

  我们嘉吉公司一直是中国整个食品供应链中重要的参与者,而且我们的整个运作过程都保持着非常高的透明度。

  《财经时报》:在这样全球粮食供应偏紧的状态下,嘉吉全球贸易战略有什么样的调整和变化?

  彭国瑞:全球贸易体系比嘉吉公司本身涵盖的范围要大得多,有成千上万的农户、种植户会自己独立地决定接下来种植什么作物。在这样一个全球食品粮食贸易体系中,嘉吉公司能够发挥的作用是我们能够提供最好的、最佳信息。比如说乌克兰接下来种植的小麦还是油菜,美国种植的是大豆还是玉米,需要有比较精准的信息。在全球食品贸易体系中,我们能够作为一个最佳的信息来源帮助农户做出自己的决策。

  对于我们来说,嘉吉公司要做的一个重大调整是根据农户种植作物种类的变化,将我们的投资方向做相应地变化。也就是说当农户种植作物种类发生变化的话,要有足够的新增设施为他们服务。比如过去几年中在巴西亚马逊河流域建立一个非常高效的粮仓,这个粮仓也为巴西大豆出口到中国来进一步降低了成本。

  另外在过去的30多年中,嘉吉公司一直大力倡导自由贸易,特别是粮食自由贸易。在今天,世界各国相互间的依存度越来越高,而且气候变化也越来越频繁。在这个过程中,嘉吉公司希望能够在调整过程中发挥作用。

  但是我们要想发挥作用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是有自由贸易,所以嘉吉每年花很多时间游说有关国家的政府在粮食贸易方面实施最自由的贸易体制,这样才能够让全球人们真正享有粮食安全。

  《财经时报》:嘉吉公司在中国的目标是“促进中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和食品安全供应”,那么嘉吉如何看待中国的粮食安全现状?

  彭国瑞:随着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随着中国人民财富的不断增加,中国对于肉类、乳制品的需求都会不断增加,膳食结构中蛋白质的含量也会不断提高。我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中国人民财富的增加,中国有必要和世界粮食供应链主要供应国建立起强有力的关系,与这些地广人稀的种植大国间建立起一种长期信任关系。比如巴西、澳大利亚、阿根廷。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在长期信任的基础上,建立起粮食自由贸易体系。

  随着中国经济继续以每年10%,甚至是更快的速度增长,我认为中国粮食需求不断增加、对质量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要满足这些增长,很大一部分要来源于其他国家。

  随着世界财富水平的不断增加,我们希望世界上所有的耕地上种植的作物都是最优化的、是最适合这块耕地的。也就是说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应该去种植具有最大比较优势的作物。比如说巴西的比较优势体现在大豆方面,中国体现在玉米种植方面。

  《财经时报》:嘉吉公司对现在国际粮食动向有什么看法?

  彭国瑞:我认为,在粮食供应中最佳的风险管理是世界各国必须持续不断地对粮食生产的研发工作做出充分的投资。比如说现在我们就在研发更加耐旱的作物,而且相应的技术已经成形,能够在这方面带来巨大的进展。

  在2007年12月份时我参观了一家农业科研机构,在他们的温室中研究的一种作物能够把单产量提高至少50%,并有可能在2020年后大量上市。我坚信,在世界粮食供应中,特别是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有着巨大的机会,通过不断地提高单产量,能够以合理的价格来满足人们对粮食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