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斯登客户紧急清仓导致芝加哥农产品期市暴跌

2008-03-18
 
    新华网快讯:受外围市场恐慌情绪的影响,17日芝加哥农产品期货遭遇抛售狂潮,玉米、小麦、大豆和豆油期货全线跌停。
    21世纪经济报道3月18日:这是30年来,美联储度过的第一个紧急周末。
    北京时间3月17日早上六点,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宣布将以94%的折扣,合2美元每股收购贝尔斯登。美联储则批准为摩根大通提供300亿美元借款用以收购贝尔斯登。作为补偿,摩根大通接受贝尔斯登“现价”300亿美元的“低流动性”资产。
    同时,美联储下调窗口贴现利率,从3.5%下调至3.25%。
    在星期日的媒体电话会议中,美联储做出了历史上最大的一个承诺:“为了拯救华尔街金融公司,美联储未来提供的救市贷款将没有上限。”
    两天之内,美联储究竟揽下了多少风险,只有天知道。
  贝尔斯登的最后一周
    在华尔街,流言总是致命又真实的。
    3月11日,资本市场还为美联储2000亿美元慷慨救市而欢欣鼓舞,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创下了5年来的最高单日涨幅。
    3月12日暮途穷日,关于贝尔斯登可能陷入流动性危机的谣言开始蔓延。3月13日,关于贝尔斯登流动性危机的谣言就几乎击垮了贝尔斯登。
    两天之内,贝尔斯登的客户抽离资金170亿美元,贝尔斯登的债权人也火上浇油拒绝续借资金。 
    “这是市场上所谓的墙倒众人推,大家都判断你这家银行要破产了。就纷纷来挤兑,你就一定会破产。”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对本报记者说,“贝尔斯登资产有5000亿,但是资本金才3%,如果价值贬了3%,你这公司就一钱不值了。”
    除了在已有的次级按揭贷款上的损失,建筑贷款上的巨大坏帐也是贝尔斯登的交易伙伴放弃它的原因。
    “次债危机的第二轮是建筑贷款,破产的速度会比次级抵押贷款还要快。这个建筑贷款的贬值不像次债一次贬个30%,一定比这更多。”谢国忠说,“贝尔斯登持有一大堆证券化后的出借给房地产开发商的贷款。目前很多加州的建筑工地都已经停了,关掉了,怎么可能还你钱呢。”
    “贝尔斯登资本金水平下降的消息在整个市场迅速蔓延。贝尔斯登就是做投资银行业务,资产证券化。贝尔斯登的主要收入来自美国,主要资产是证券化的资产。后者在目前的市场中亏损得严重。”瑞士银行银行分析师王瑶平对本报记者表示。
    3月14日,美联储同意向贝尔斯登提供最大额度的紧急融资,以缓解其资金短缺危机。不过鉴于贝尔斯登不是可以和美联储直接交易的一级交易商(Prime Dealer),根据美联储出台的新融资工具——定期证券借贷工具(TSLF)的规定,贝尔斯登将不得不通过一级交易商摩根大通获得为期28天的有担保贷款。
    至此,贝尔斯登股价暴挫47%,跌至30美元。
    贝尔斯登CEO兼主席Alan Schwartz发公告说:“贝尔斯登成为了各种和流动性有关的流言的靶心。我们努力对抗和驱走这些谣言,从幻象中解析出真实。然而,在过去的24小时以内,我们的流动性头寸还是显著的恶化。”
    3月15日,美联储、财政部、货币监理署(OCC)的官员,以及贝尔斯登和摩根大通的管理层为了拯救贝尔斯登而奔走。为了赶在3月17日亚洲股市开市前,化解贝尔斯登危机的影响。纽约美联储和摩根大通管理层,进行了一个周末的紧急协商。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则整个周末都守在华盛顿的办公电话旁反复和美国财政部和货币监理署(OCC)官员探讨美联储愿意承担的风险的底线,制定出一个全方位的参数。并马上告知纽约“前线”正在谈判官员。
    在星期天的媒体电话会议中,伯南克说美联储正行动起来为金融机构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流动资金。
    “美联储正联合财政部,协同为提高市场流动性,实现金融系统的正常运行而努力。这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伯南克说,“这些措施会给金融机构提供更多的融资出路。”
    美联储官员说:“美联储将会控制贝尔斯登的投资持有股(为投资而持有的其他公司的股份),为了使其价值最大化,减少流动性枯竭的影响。”美联储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其官员坚持说即使是最不乐观的估计,这300亿美元也足以支持贝尔斯登的现行业务。
    然而,3月16日晚上标普500六月期货指数下跌了2.9%,预示着3月17日美盘的挫败无可避免。
    “实际上,贝尔斯登已经摘牌了,不交易了。以后就没有贝尔斯登这个独立上市公司了。2美元一股的交易价格实际等于是送,这个公司已经破产了。”谢国忠说。
  挤兑:从银行到期货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中,美元继续走弱,原油期货冲破110美元/桶,黄金期货冲破1000美元/盎司。在一片大好的商品市场中,农产品意外暴跌。
    正是贝尔斯登客户的紧急清仓导致了农产品期货市场的暴跌。
    3月14日,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5月豆油主力合约跌停,报收60.56美分/磅。5月大豆合约下跌50美分,报收于13.52美元/蒲式耳。5月豆粕盘中也触及跌停。5月玉米合约当日下跌1.76%,报5.59美元/蒲式耳;5月小麦在上周的前3个交易日出现大幅上涨,但自3月13日开始回落,3月14日进一步扩大跌幅,收盘报11.91美元/蒲式耳。
    “贝尔斯登本身是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清算会员,CME以农产品和汇率为主,贝尔斯登的客户一听说他的经纪商有点现金流的问题,第一反应是平仓拿现金走人。不管有多少利多消息,先拿现金走人再说。”美国FCStone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北京首席代表魏东对本报记者说。
    “农产品上一直是做多比较多的品种,有点盈利的赶紧拿走。”魏东说,“当贝尔斯登流动性危机的流言传出来,大规模的抛售导致了农产品期货的暴跌。”
    更为重要的是,贝尔斯登可能引发期货市场的连锁反应,导致投资者对经纪商财务状况的普遍不信任。
    贝尔斯登的优先级经纪业务2007年为其赚得了12亿美元的收入。这也很可能是贝尔斯登在次债危机之后唯一赢利的业务。
    根据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统计,截至2007年4月,贝尔斯登的优先级经纪业务规模全球第三,仅次于高盛和摩根士丹利。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