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吉黄菊辉:中国放开大豆产业是对的

2008-09-05
 

  和讯消息:2008年9月5日在北京朝阳门外昆泰嘉华酒店三层1号会议室举办“大豆期货新变局和讯研讨会”。会议邀请大豆期货、现货等领域的专家学者一起,围绕“中国大豆产业发展”“大豆市场定价权”等话题进行讨论。以下是嘉吉投资有限公司政府事业及业务发展总监黄菊辉在出席会议时的发言。

  黄菊辉:在中国这个大豆产业开放里面,放开大豆产业是对的。第一点,中国土地接近18亿亩的土地红线,中国要保持粮食自给自足的话,我们大概需要23亿亩土地,中国还差5亿亩的土地,我们每年进口3000万吨的大豆,相当于我们利用了国外2亿5千万亩的土地,我们在只有18亿亩的土地下面,不可能保证每个作物都自给自足,这个时候我们要判断把这18亿亩土地是种小麦还是种玉米还是种水稻,从战略角度来讲,肯定小麦、水稻这些口粮作物比大豆更重要,我们不可能一天不吃饭了,不吃油可以,不吃饭不行,从这个角度来讲,保证口粮,放大大豆是正确的。第二点,从亩产来讲,我们国家水稻亩产居世界前列,小麦我们也仅次于美国,玉米大概在中游,而我们的大豆仅仅比印度高一点,我们没有比较优势。我们保证水稻、玉米、小麦,放开大豆也是对的。第三点从出口的多样化安全角度来讲,假如说我们不进口大豆,我们大豆全部国产化,大豆产地都在东北,农村种大豆不种玉米了,结果我们中国可能要进口玉米,进口玉米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可能美国是唯一的出口国,再向美国去买,美国现在大力搞玉米生物能源,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玉米供应中国,这显然是不安全的。但是大豆我们有三个国家,我们有巴西,还有阿根廷,我们可以有多样化的选择,站在粮食安全的角度来讲,放开大豆的进口也是对的。

 黄菊辉:大豆行业来讲确实是需要规模效应的行业,因为大家知道,植物油加工行业实际上是很薄利的行业,但是需要的流动资金是很大的,大家知道,像一船大豆大概要几千万美元,一个厂假如一天加工三千吨,一船大豆大概也不到两个星期,对于任何一个加工企业来讲,都需要几个亿的流动资金才能够让这个厂赚起来,而且还要保证销售环节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才能持续运转。如果一个小企业实际上没有能力承担这个风险,所以说这个行业整合起来,有利于提高行业的整体效率以及提高行业竞争力,降低行业风险,这是非常好的。

 黄菊辉:关于2004年的大豆危机,很多人就说,实际上跨国粮商在里面赚取了不义之财,别的企业我不知道,以我们公司为例,我们公司当年损失超过5千万美元,举个例子,船到了中国以后,中国的买家说不要了,我们的船从中国要转到别的国家去,假如这个船多呆一天的话损失1万5千美金,另外我卖到别的国家的时候,那个船在海上漂了一个多月了,大豆在运输过程中间品质会变坏,再卖的时候就卖不到这个价钱了,必须要打折,这些原因导致损失了很多钱,所以我们并不是赢家,目前我们还在索赔,一些官司还没有了结。

  黄菊辉:第三点为什么粮食加工领域需要外资投资。我大概在两个星期前参加了商务部组织的粮食行业的一次会议,当时包括商务部的副部长,包括我们国内粮食行业的秘书长都明确地肯定,外资企业对促进中国粮油加工行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不仅带来了资金,而且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促进中国的油脂加工业达到世界的先进水平,我们无论从压榨的能力和效率来讲都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相媲美。中国在农业领域外资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如果根据商务部2007年外商投资的统计,虽然中国是历年以来全球最大的目的地国,投资国,但是整个投资中国的外资比例不大3%,而且比例还在逐年的下降,与中国要建设新农村,提高农民收入是不一致的,我们要鼓励他们投资农业,投资食品加工业。

 黄菊辉:关于粮食是如何定价的,是少数企业在垄断这个价格吗?我想今天在座的有很多我们期货公司的专家,他们比我更了解期货的运作方式。实际上农产品 定价包括买家和卖家更多的是参考大连期货市场和芝加哥期货市场的价格定价的,参与期货市场买卖的有很多,包括期货公司,粮食贸易商,粮食加工厂,农民以及对冲基金,各种各样的投资者都在里面买和卖,实际上期货的价格是所有的参与者制定的,每参与一笔买卖的话都会影响到期货价格,你参与了期货市场交易,就参与了期货价格的制定,期货价格是由所有的参与者制定的。我们以大豆为例,芝加哥交易所和大连交易所,大豆相关产品的期货交易量每天达到一百亿美元,从数字上来看,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有实力去垄断期货价格,每天一百亿美元,谁有这个实力?

 黄菊辉:从粮食方面,我们尽量的提高粮食的产量,同时我们也要合理的利用国际市场,只有做得这两点才能够保证我们的粮食安全。什么叫粮食安全呢?联合国粮食安全是这么定义的,在任何时候可买得到和买得起符合饮食需求和食品偏好的,为积极健康生活所需要的充足、安全和营养的食物叫粮食安全。从定义里面可以看到,实际上粮食安全与外资在这个行业里面占的比例,和自给自足的比例是毫无关系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自己的经验也证明,自给自足率与国家对这个产业的控制比率与粮食安全是没有关系的。我想在座的记者朋友可能比较年轻,包括我自己还有在座的有一部分同志我们是六七十年代过来的,我们在改革开放之前是很少进口粮食的,我们很多是靠自给自足国内生产,那个时候没有外资,但是那是粮食安全吗?买粮食需要粮票,买油需要油票,买布需要布票,实际上是不安全的。现在我们超市里的商品是琳琅满目的,各种各样的小包装油,品质都可以与国际上任何一个国家相媲美。我们改革开放以后,外资进口的话实际上是增加的我们的粮食安全,而不是削弱了我们的粮食安全。

  黄菊辉:随着全球粮食价格的上涨,从普通老百姓到媒体,再到政府都非常关注粮食安全的问题,不仅是中国,在世界各地都是非常关注粮食安全问题。将外资与粮食的不安全联系起来也不是一个中国特有的现象,实际上在美国、欧盟也有同样的一些担心,就是趋于经济全球化引起的不确定性,他们也将外资为粮食安全、经济安全联系起来,就采取了一些像禁止出口、禁止外向投资这样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但是无论从中国来讲或者从世界来讲,历史经验一再证明,任何一个行业靠保护是做不强做不大的,只有把一个企业放在一个开放的竞争环境里面才能够培养出具有世界竞争力的高效率世界级企业。就像我们家电行业一样,可能大家在之前普遍担心外资的家电品牌进入中国,可能中国的家电行业会全军覆没,但是我们现在来看情况恰恰相反,我们很多国内的品牌,海尔、长虹都是国际性的品牌,这个行业不仅没有被打垮,而且做强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