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敌”:益海嘉里

2008-09-08
 

编者的话  在竞争充分的领域,商战的手段已经无所不用其极——抓住企业瑕疵,利用内外资的成分,在市场份额与垄断雷区上做文章……如何在博弈中胜出,考验着企业的智慧。


  穆彦魁称自己“一句英语都不会说”,身为益海嘉里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他时常看到益海嘉里被指责为“外资”的“垄断企业”。据了解,益海嘉里是在中国国内拥有最大食用油压榨能力的公司,其总公司丰益国际在新加坡上市。


  让穆彦魁最头痛的3条指责是:“益海嘉里将斥资30亿元前往东北抢购大豆”;“外资将在东北种植转基因大豆”;“益海嘉里控制大豆价格”。穆彦魁很难想象,益海嘉里究竟在中国市场留下了一个怎样的印象。


  传言的负面效应很快被证实。


  9月3日,在国家发改委的网站上,公示出《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政府未来在行业垄断、外商投资管理等方面着手,设立行业准入政策。


  外资成“假想敌”?


  大豆是中国唯一放开与世界接轨的粮食产品,同时中国每年消耗的大豆有70%来自于进口,因此大豆安全问题激发了公众对外资的想象,即便是在业内也是如此。


  传统收购大豆的季节到了,东北最大的民营压榨企业阳霖油脂集团的庞经理没有展开任何收购行动,因为他看不清大豆的价格走势。在刚刚过去的8月,大豆价格从5000元/吨急速跌至4300元/吨。庞经理不敢接单,同时他十分希望能够找到价格下跌的根源,以便分析后市走向。


  8月末,随着大豆市场价格的大跌,传言多了起来,如益海嘉里准备了30多亿元资金,准备购买东北大豆,与东北压榨企业一拼高下;外资要在东北的土地上种植转基因大豆。而东北的传统耕作品种是非转基因大豆。


  庞经理表示,这一传闻并不可信,“按照现在大豆价格4300元/吨计算,益海嘉里花30亿元可以买600多万吨大豆,可是东北大豆产量只有500万吨,这一数字是对不上的。更重要的是,东北大豆是要向分散的农户一家一家地进行购买,哪个企业都没有这样的采购能力。”


  记者向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食品司咨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目前还没有定论,引进和种植转基因粮食都是监管非常严 格的,不可能拿着种子就种。”


  有关于“外资”和“垄断”的字眼让穆彦魁感觉到益海嘉里在舆论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很多指责是没有根据的,是竞争对手进行的攻击;是个别国内企业在向政府索要扶植政策而采取的手段。”


  价格主宰者之争


  其实,行业内对益海嘉里的指责,更多的是因为其做了一件不够“厚道”的事情。


  2008年的整个夏天,大豆价格从5000元/吨急速跌至4300元/吨。由于原料价格下跌,商场内金龙鱼食用油的价格下调了10%。穆彦魁表示:“成本降低了,油价下调很正常。”


  此举引来轩然大波,“益海嘉里在操控价格”的说法不绝于耳。记者了解到,由于多数压榨企业在大豆高位时购买了原料,如果油价下跌,会导致巨额亏损。


  益海嘉里的做法引发了持续多年的“行业威胁论”——外资操纵了大豆价格,将导致多数企业亏损甚至死亡。而其中的“外资”便是指简称为A、B、C、D的四大国际粮商(即ADM、邦基、嘉吉、路易达孚)。四大粮商中的ADM间接持有益海嘉里的马来西亚总公司丰益国际的部分股票,因而被指责为“外资的代言人”。


  东北大豆压榨企业九三油脂总经理田仁礼认为,目前中国食用油的压榨能力有48%控制在外资手中,并习惯于使用出油率高的转基因大豆,占有了较高的市场份额从而拥有了价格话语权,使得中国的大豆产业深受打击。


  近年,外资企业的压榨能力从9%迅速提高到48%。


  中粮集团的人士向记者评价,如果在这种局面下,把企业倒闭的责任推到外资身上是不合理的:“价格是市场控制的,外资有时只是推波助澜,如果总是强调外资的‘强大’,只能说明自己的管理能力和竞争能力不行。”


  “实际上说ABCD控制了价格也是无从谈起的。”穆彦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ABCD作为大豆国际贸易的中间商,对大豆价格的影响不到总价的3%。四家公司相互之间也存在着竞争,更是不可能联手操控价格。”


  ABCD所具有的资金实力能否操纵价格也值得怀疑。《财富》杂志“2008年度世界500强”的财务数据中显示,ADM公司排名第158位,其上年销售收入为440.18亿美元,邦基Bunge排名第191位,销售收入为378.42亿美元,平均每日的销售收入只有1亿多美元,由此可知,这些企业的流动资金也不过几亿美元,相比之下ABCD在期货市场的力量极其有限。


  外资身份的尴尬


  田仁礼一向是国产大豆压榨企业的代表人物,力挺企业使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


  但摆在田仁礼面前的局面是非常尴尬的。“从我们了解到的数据上看,九三油脂采购的东北大豆数量逐年减少。在东北大豆产量的10%以内。”东北一位大豆期货分析师向记者透露。


  国家发改委于9月3日正式下达《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加大对国内大豆生产的扶持。”


  在大豆压榨领域已经明显受限的益海嘉里,转身向其他粮食产业链纵深进发,希望在深加工的每一个环节中,都获取利润。


  对于“行业垄断”一词,穆彦魁非常敏感,穆彦魁称很难判断出益海嘉里目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他表示希望政府能够明确指定,在一个具体的领域里,像益海嘉里这样的企业,占有多少份额是恰当的,这一点明确的话,企业就可以更好地规划自己的发展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