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海嘉里受垄断油脂市场指责,冤比窦娥

2008-09-09
 

[ 中国要想保证粮食安全,很关键的一点是在公平的价格下鼓励农民继续种植粮食。完整的农业产业链条,应包括粮源、仓储、运输等,且都要高效 ]


  《反垄断法》上月1日正式实施,适值豆油价格跌破每吨万元大关而东北大豆又开秤收购在即,有关保卫国家粮食安全、挽救疲弊民族大豆产业的呼吁此起彼伏,而其矛头则直指四大传统国际粮商“ABCD”(ADM、邦基、嘉吉、路易达孚四大传统跨国粮商的简称)之外的新加坡上市公司“丰益国际”。


  作为丰益国际在中国的核心企业,益海嘉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益海嘉里”)虽拥有“金龙鱼”的小包装食用油知名品牌,却一向对媒体保持低调。一直替“ABCD”默然承受垄断油脂市场指责的益海嘉里,作为有责任感且负有为中国粮食事业发展作出贡献使命的华人企业,自觉“冤比窦娥”。就在《第一财经日报》近期赴黑龙江调查东北大豆产业后不久,该公司有关高层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第一财经日报》:此前有关维护国家大豆产业安全的议论主要源于“ABCD”对国内进口大豆货源及定价权的垄断。虽然ADM仅拥有丰益国际的股份,且未向董事会派驻成员,但国内一直误将丰益等同于ADM,能否具体解释贵公司与ADM的合作关系?


  益海嘉里:益海一开始加入国内榨油行业的时候,是邀请ADM作为合作伙伴的。邀请ADM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是因为我们看到先进的科学技术是企业发展最根本的动力,而我们想借助和获得先进的技术支持。与中国“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思想一样,我们认为ADM有多年先进的技术积累,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ADM曾持有益海的新加坡母公司即丰益的20%股份,还持有益海国内工厂的直接股。


  但在两年前益海跟嘉里合并为益海嘉里后,ADM出售了他们在国内的股份,现在只持有丰益16%的股份。在国内的很多工厂,丰益也只持有80%的股份,故现在ADM在国内一些工厂的有效权益不足13%,且ADM没有参与丰益和国内企业的管理。而当ADM的大豆价格低于其他卖家的时候,我们才从ADM采购。


  我们集团虽为外资企业,但都尽量聘用熟悉国情的当地人才。我们1991年创业的时候资金也有限,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赶上了“ABCD”这样的经营百年的企业。


  实际上我们和中粮可以与“ABCD”竞争并取得成功,中粮集团的有关高层也已公开指出在国内他们与“ABCD”的竞争中“并没有处于弱势地位,大家在一条起跑线上”。


  《第一财经日报》:去年下半年以来,业内流传丰益垄断棕榈油国际贸易,甚至分别在去年中秋节前和今年春节前后涉嫌操纵国内棕榈油、小包装食用油市场价格,而贵公司不久前率先下调小包装食用油价格又引来有意打压国内今年新大豆收购价的传言,对此贵公司有何解释?


  益海嘉里:我们集团生产的棕榈油不足印尼和马来西亚棕榈油总产量的3%,但我们确实是世界最大的棕榈油加工企业。印尼和马来西亚政府并没有给我们特权,我们在国内和其他主要的棕榈油进口国家也一样没有特权。我们之所以成功发展起来,是因为投资工厂、基础设备以及人力资源的合理利用保障了我们优惠的价格,从而保证我们销往市场的棕榈油的价格是最低的。


  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控制世界棕榈油市场,包括我们。实际上国内的棕榈油价格是跟随国际市场的棕榈油和其他植物油价格波动的,并且国内的棕榈油价格经常会低于国际市场水平,这也证明了我们没有垄断市场的能力。国外有很多的棕榈油供应商,国内的买家也只是在我们的销售价低于其他的商家时才会采购我们的棕榈油。


  去年,有竞争对手散布消息说我们大量囤积食用油,为此政府还安排人员专门对我们作了调查,最后发现我们销售的油比竞争对手还要多,我们承担着巨额亏损销售了大量的小包装油,而且我们的库存低于往常库存水平。


  我们的小包装油销售今年上半年增加了很多的量,这也是因为我们在配合政府的政策要求下不提价,承担着巨额亏损大量销售食用油的结果,其实增加市场份额并非我们的本意。随着食用油原料市场价格降低,我们决定配合政府抑制通胀的政策,进一步调低销售价,配合政府降低人们的生活成本,但是却有人因此攻击我们,说在收购前我们有意压低农民的油料销售价格,这个说法很荒谬。益海嘉里是一家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爱国侨商企业。 #p#分页标题#e#


  《第一财经日报》:如今丰益国际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跨国粮商,面对可能在中国即将遭遇的反垄断指控,贵公司又是否有所准备?去年底限制“大豆、油菜籽食用油脂加工(中方控股),玉米深加工”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订版发布后,贵公司在大豆压榨行业的并购扩张战略是否有所调整?


  益海嘉里:我们的小包装食用油在国内市场上有一定的份额,但是我们相信我们所占的份额和我们在市场上的做法与新出台的《反垄断法》没有任何冲突。小包装精炼豆油和菜籽油更像是日用消费品,而不是作为品牌产品来销售。益海嘉里是有责任感的企业,我们永远不会利用我们的市场份额去伤害竞争对手和消费者。


  我们还没有参与到玉米加工行业。目前,在国内的压榨行业已接近成熟期情况下,我们按照国家发改委最新出台的《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执行,将业务发展更多地转移到投资种子业务和下游加工面粉及碾米领域。尽管这是一个利润空间极低、成本收回期很长的领域,而“ABCD”和国内大型企业几乎没人愿意投资这块领域。益海嘉里作为中国人自己的粮油企业,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努力,促进中国的大米和面粉加工行业达到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延长农业产业链条,提高农产品的综合利用率、转化增值水平,增加农民收入,实现我们国家从农业大国到农业强国的转变,促进国家粮食安全。


  《第一财经日报》:有人将近两年来油脂价格及国际大豆、玉米、白糖价格的飞涨,归咎于美国布什政府倡导生物能源新政背后“阴谋”发动的与“石油战争”相辅相成的“粮食战争”。作为国际上举足轻重的油脂加工企业,也已涉足生物能源的贵公司对此有何看法及对维护国家粮食安全有何建议?


  益海嘉里:近几年食品价格的高涨,主要是因为能源价格、异常气候的影响,及美国、欧洲国家的生物能源政策。我们认为美国的乙醇燃料战略和欧洲国家的生物柴油战略都是错误的,因为农产品应该应用于食品而不是燃料。我们相信,通过舆论压力,最终这些政策会被重新修订或者用于生产燃料的津贴会被削减。


  而中国要想保证粮食安全,很关键的一点是在公平的价格下鼓励农民继续种植粮食。完整的农业产业链条,应包括粮源、仓储、运输、加工、销售、种子、肥料、农化、产品等,且都要高效,另外,还要开发高价值的下游产品,以保证粮食和油料都被充分利用。中国应该发展现代化农业,而不是维护经营管理效率低下的企业。


  中国的稻米和小麦生产可以自给自足,但因为种植面积难以增加,所以种业改良技术的投资至关重要;对于大豆,已没有足够的耕地保证自给自足,但因为印尼棕榈树种植面积的迅速增加可以保证足够的棕榈油供给,所以要想保证食用油和豆粕的供给安全,中国要鼓励国内大量消费棕榈油,并关注在南美、俄罗斯和临近边界国家鼓励投资种植大豆;鼓励米糠榨油,并倡导消费米糠油;增加油和大豆的储备也是一项很好的措施。另外,进一步强化从中央到地方的垂直调控体系,掌握充足的粮源,也是一项有远见的很好的措施。


  我们也相信中国的商人有足够的头脑与任何西方企业竞争,他们需要的只是公平的竞争。其实,西方企业的成本太高,加上他们对中国的国情了解得不够,并没有支配行业的优势。另外,正是因为农业方面技术没有那么高,我们感觉西方企业没办法威胁到国内的粮食安全。


  但我们必须要向西方企业学习的一件事,就是风险管理和期货套保,而对风险管理重视度不够恰恰是导致很多国内企业垮掉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