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海:市场化不足是威胁粮食安全主因

2008-09-16
 

--专访益海(石家庄)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九成


  去年以来,随着全球告别低粮价时代,国内舆论开始高度关注粮食安全,人们不安地发现,益海在完成中国食用油市场的布局之后,已经开始进入粮食加工领域,由此引发了外资将危及我国粮食安全的忧虑。


  事实如何?外资正在蚕食粮食市场吗?带着这些疑惑,9月初,记者专访了李九成先生。


  南方周末:益海当初为何选择到石家庄投资设立粮食加工厂?


  李九成:河北省是产粮大省,但粮食深加工方面却非常薄弱,所以,河北省政府一直想引进一个强大的外资,以促进本地的行业发展。2002年,我曾陪同当时的省长去新加坡,找到益海嘉里集团的老总谈招商引资的事情,但当时只是签订了一个意向性的协议,并邀请益海老总于2005年来到河北考察,后来在河北,双方签订了1.2亿元的投资协议。2006年9月,从江苏省调来的省长曾成功把益海吸引到江苏连云港去投资,于是,在这个省长的带领下,河北省方面官员再次拜访新加坡益海嘉里集团,将这个项目的投资额扩大到2亿,并最终敲定、建成了益海(石家庄)公司。


  益海石家庄公司是一个合资企业,河北省粮油集团占20%的股份,新家坡占70%的股份,还有一家上海的企业投资10%,我是作为中方代表进入公司的,后来被外商聘为这里的总经理。公司在去年10月24日奠基,今年年初面粉厂开始投产,今年10月,油脂厂将投产。工厂总共有职工两百多人。


  南方周末:有舆论指责益海危及国家粮食安全,您如何看?


  李九成:究竟外资是好是坏,欢迎讨论!


  不久前,中央曾派下三批调查组,分赴河北、山东、河南三省调查外资威胁的事情。到河北的是商务部和农业部的联合调查组,两周前刚刚找我们谈过话,当时,河北省商务厅的人士说,省里农业方面,外资的产值所占比重还不足2%;河北是农业大省,但却不是强省,外资在河北不是大了,而是小了。不久前,国家粮食信息中心的主任又找我谈话,我回答说,外资给当地带来的是实惠和好处,是促进而不是破坏了市场竞争。


  有人说益海面粉厂可以日处理小麦1万吨,这个数字不准确。益海周口的日处理能力是1000吨,益海深圳是七八百吨,益海石家庄也不过是1000吨。退一步说,即便我们日处理小麦能力达到1万吨,每年300个工作日,收购小麦也就是300万吨,而据有关部门的数据,国家今年小麦的总产量将超过1亿吨,益海也仅占3%,这么小的份额是根本不会威胁到国家粮食安全的。


  况且益海没有出口权,无论怎么生产,粮食都是留在国内的,所谓威胁粮食安全,我认为与事实不符。外资究竟给中国带来什么?是威胁还是利益?这个可以讨论。十几年前,中国要加入关贸总协定的时候,我们就讨论过这个问题。


  我认为,闭关锁国是没有出路的,贸易保护也是没有出路的。整个行业都在竞争,这才是健康的。前几年河北省的饲料行业,有175家小饲料公司,后来一家外资要进来,人们都喊“狼来啦”,结果,不出几年,外资带来的先进技术和经验都被本地公司消化、学习,我们本地的企业反倒都成了狼,而外资则变成了“老狼”.


  同样,益海带来了国外先进的技术、新设备、新工艺,也带来研发队伍,我们的化验实验室,物理的和成形的化验室,都是与国际接轨的,设备也是与国际接轨。这些必然会扩散出去,扩散到中国整个行业,对行业发展带来推动作用。


  两周前,我见到河北一位市长,他说,注意到了关于益海是威胁的言论,别处他不知道,但在这里,益海的确给农业、农民和农村带来了实惠和好处,他仍会全力支持益海。


  去年,益海石家庄开始与周边农民搞订单农业。我们向农民推广优质麦,这是石家庄农业研究所研究出来的新品种,优质麦的价格每吨要比普通麦高150-160元,而每亩的产量是一样的,只是种子略贵一些。


  以前我国没有优质麦,都是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现在我们突破了这个限制,有了自主品牌,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为农民带来实惠,引导农民种粮食,这难道损害了我国粮食安全吗?


  南方周末:您认为对我国粮食安全造成威胁的因素是什么?


  李九成:恰恰不是外资,而是市场化不足以及目前农业政策的不配套。


  今年是10年来最丰收的一年,但今年农民的收益却是最低的,主要是因为其他农资涨价太厉害,而粮食却没怎么涨价。


  目前国内粮食安全最大的威胁,在于农业政策不配套,粮食价格过低导致农民种粮积极性泯灭。华北平原也出现了许多“空壳村”,就是壮劳力都出去打工,种地的只是妇女和老人。因为种地不赚钱,所以人们都不愿意种地,国家发的粮食直补被一些农民用来改善生活,地还是荒在那里。


  未来,一家几亩十几亩地的小农经济必然要向集约化、集团化生产发展,依靠市场调节生产。以后的农业经济,也必然向“公司+农户”的方向发展。


  粮价也应该真正放开,现在的粮价太低了,根本不足以调动农民的种粮积极性。比如,现在的国际小麦价格是3000元一吨,国内1600多元一吨,我们的价格不用完全涨到3000元,其实只要涨几百块钱就可以对市场产生影响。而国家可以把原来补贴给农民种地的钱用去补贴城市低收入人群,农民有钱赚,积极性自然提高,无需补贴也会自觉种地。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