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植物油产业生存情况调查报告

2008-10-24
 

美尔雅期货研发部 李昶


  ——天门地区压榨企业报告


  2008年10月20日,笔者和研发部同事陈朝国在机构部王春泉的带领下,对天门当地的某粮油公司进行访问。该企业的张经理热情接受我们的采访,对我们的问题知无不答,给 我们了解当地的压榨企业的生存状况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压榨规模扩大:该企业在今年进行了生产扩建,每年可以压榨菜油3到4万吨。一般是一年生产10个月,其中菜籽油生产4个月,棉籽油生产6个月,去年加工菜籽1至2万吨,棉 籽5至6万吨,而全年加工共7万余吨。


  天门地区压榨能力的大大超过当地的菜籽产量,今年当地的菜籽产量为8万吨左右,棉籽产量超过10万吨。但如果天门的四大油厂全线开工,仅仅一个月即可将所有的菜籽加工 完,即使加上临近的汉川地区的油菜籽,也不能满足全部企业的加工能力。


  高价收购菜籽:该企业由于生产扩建,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在收购季节开始后一个月才进行收购。今年一共收购了4400吨油菜籽,其中在2.62元/斤左右收购了总数的大部分 ,最后在2.20元/斤左右又收购了一小部分,这样平均下来成本在2.50元/斤左右,折合成本大约在11800元/吨。


  整个天门地区今年的收购情况基本上和该厂差不多,由于前期油价高涨,许多企业看好后市,纷纷高价收购油菜籽,甚至出现了抢购的情况,再加上有些农民的惜售和部分中 间商的囤货使得价格一度处于高位,而天门很多压榨企业基本上就在2.50元/斤这个较高的价位收购了大部分的油菜籽。由于现在市场价格剧烈下跌,菜籽收购价跌至1.4元/斤到 1.5元/斤,因此收购基本停止,现在大约还有10%左右的菜籽在中间商和农民手里。


  销售不畅,库存增加:今年该粮油公司收购的4400吨菜籽还有大约1500吨左右未加工,原因就是榨出的菜油销售不畅,大量积压,积压量为1300吨,从而无法再进行新的加工 。为了能够腾出资金收购棉籽,该公司近期曾今试图以8000元/吨出售一批菜油,但交易未果。而菜粕的销售情况却相当不错,所有的菜粕以2470元/吨的价格全部售完。大量菜油 和资金的积压现在已经影响到接下来的棉籽的收购,现在棉籽的收购价格由刚开始的1.30/斤迅速下跌到0.75元/斤;而棉粕作为生猪的饲料,也由于生猪价格的回落而下跌到1900 元/斤。去年该企业销售了菜油3000余吨,棉油2000余吨,销售额大约5700万。


  天门地区主要的压榨企业在这次油价急速下跌的过程中都出现了大量积压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不算小的加工企业,该地区的几大粮油企业积压接近两万吨,给资金的运转 带来了极大的问题。


  企业成本上升:今年在国内外通货膨胀的影响下,能源、辅料以及人工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大幅上涨。每加工1000吨菜籽约需要3吨左右的溶剂油,今年溶剂油的价格为8300 元/吨,而去年同期的价格为5000多元,最低时仅仅2800元。


  由于煤炭的价格过高,且为了适应环保的需要,当地企业主要的燃料是稻谷壳,去年稻谷壳的价格最低是40元/吨,最高也不过150元/吨,但今年价格完全不同了,平均大约 250元/吨,最高是360元/吨。


  今年的人工费用也出现了上涨。去年当地一个雇工的价格为30元/天,而今年是45元/天,农村临工的价格更高,大约是80元/天,如果是熟练工,大约是一天100元。


  贷款资金压力重:该粮油公司今年贷款2400万,从农发行贷款1500万,利息是在年息7.47的基础上上浮10%。其余的贷款来自信用社和农行,其中信用社的年息为10.8%,农行 的年利息是9%。往日企业在资金使用上采用尽量快收快榨,短期拖欠货款等形式加快资金的使用效率,一般可以将贷款使用金额扩大到4倍,均摊下来每斤菜籽的收购价上涨了2分 钱,在企业可以承受范围内。但今年由于销售的不振以及产品的积压,大量资金被占用,无法活动,因此利息负担成为企业现在最头疼的一个问题。初步估计,现在5个月的利息就 相当于在收购价格上增加了8分钱,如果行情继续如此下去,明年5月贷款到期时,利息造成的成本上涨将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届时,将会有大量的企业因还不起贷款而倒闭,银 行也将出现大量的坏账。


  综上所述,天门油脂加工企业现在面临的问题多多,主要有:产品现货价格过分低于收购成本,造成积压;产品的积压造成资金流动性不足,利息压力过重;现金流断裂,无 法展开对棉籽的收购等。


  究其原因主要有:①错误分析了油脂价格的走势,认为植物油价格还要进一步上涨;②由于错误判断了形势,造成在菜籽收购中对原料的抢购,甚至是恶意竞争;③恶意的抢 购造成菜籽的质量下滑,影响了出油率,增加了成本消耗;④地方盲目扩大压榨能力造成压榨能力过剩;⑤对期货市场的认识不足,无法合理使用两个市场的价格体系判断市场走 势,并在期货市场上对冲风险。


  最后,张经理也提到了一些解决企业当前困境的办法,希望相关的贷款银行能够在利息上做些调整,或者能够适当延期还款,给企业一个喘息的机会。同时,也希望政府能够 通过减免税款以及增加菜籽收储等方式帮助企业度过难关。


  ——钟祥地区


  10月21日,笔者和研发部同事陈朝国在机构部王春泉的带领下,对钟祥地区油菜籽生产加工情况做了调查。在当天的调查中,我们访问对象有小型的地方压榨企业,私人油坊 和种植油菜的当地农民。


  压榨业:


  钟祥地区一年大约收油菜籽40万吨,含油量平均在35到36个,当地主要的收购压榨企业是中粮,其余的大部分是中小型的压榨企业,产量无法与中粮相比。而且钟祥地区的菜 籽还有相当大的部分被外地企业收购。


  王氏粮油贸易公司(化名)生产能力是18,000吨,去年压榨了13,000吨油籽,其中油菜籽5000吨;王三油坊(化名)只压榨油菜籽,去年压榨了6万斤,约30吨。


  今年菜籽的收购价格比较高,王氏粮油均价在2.6元/斤,王三油坊的收购平均达到2.7元/斤,而当地的价格最高曾达到2.9元/斤,在当地主要压榨企业中,平均收购价最高的 达到了2.85元/斤。按照当地的油菜籽的则算方式,100斤菜籽加工成35斤半油,60斤粕,其中加工费为6到8元,2.85元/斤的菜籽要菜油达到12500元/吨左右才有利润。


  现在王氏粮油菜籽还库存3、4百吨,菜油有1000多吨;王三油坊的主要问题是有菜籽4万斤的积压,压榨的菜油有6000斤,由于作坊压榨销售比较灵活,所以菜油在6.5至6.8元 卖了4000斤,但还是有2000斤菜油的积压。现在每天仅靠零售20至30斤,零售价为5到5.5元。


  菜粕今年的销售情况较好,王氏粮油在前期以2400到2500元卖掉大部分菜粕,还剩不到500吨,销路近期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但价格有所下降,不足2300元。王三油坊产生菜 粕一万三千斤,基本上以每斤1.1元到1.2元卖完,而往年的价格仅为一斤0.6元。


  今年除原材料外,其他的费用增加也比较多。电费今年上涨了0.1元多,波峰段的电价为0.825元/度,波谷段的价格为0.62元/度,对于日夜生产的王氏粮油,均摊下来价格为 0.7元/度,而王三油坊只在白天的波峰段加工。压榨企业燃料主要是谷壳,今年谷壳平均每吨260元,而去年仅80元,涨幅较大,而小油坊压榨只用电力。溶剂油今年的涨价也比较 厉害,去年平均一吨5000多元,今年最高达到9300元,现在有所回落,也有8000多元。由于王氏粮油的压榨设备较为陈旧,消耗溶剂油为千分之八。


  收购的菜籽的资金主要靠自筹,当地农发行的贷款比较难申请到。王三油坊主要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周转资金6万多,由于资金量不大,关系较好,基本上不用付利息。而王 氏粮油从信用社贷款90万,利息为11.94%,其余800多万靠自筹,利息不等,在10%到12%之间。自筹资金容易面临被撤资的风险,由于近期行情的不稳定,已经有大约100万资金被 抽走。


  今年收购的菜籽质量也不是很好。除了生长期的一些原因外,还有由于市场的抢购,菜籽收购前有些应该处理过程被简化,使得油菜籽含杂质较高。


  现在停工对压榨企业的压力非常大,停工一个月将损失10到15万,还要随时防止菜籽的烧仓,当地损失最重的企业已经过千万。


  对于后市,他们表现出更多的无奈,只是说大约到春节前将手上的存货销售光,价格只能是看一步,走一步。而国家2.2元的收购保护价是否能提振油价,保护中小菜油压榨企 业,他们很期望,但也很怀疑。


  农民:


  在当地笔者还走访了几个农民,今年的收成大约一亩有三四百斤油菜籽,在油菜籽收购初期,菜籽的价格一路飞涨,短短的时间就从2.4元涨到了最高的2.9元一斤,其中高价 收购的多是中小的压榨企业,而且收购时对质量也不是很严格,中粮的收购并没有往年那么多,质量要求也高一些。


  当地农民部分在2.6元左右卖掉了,而当价格上涨到2.8元以上时,反而增加了农民惜售的情绪,心里把收购价格看到了一斤3元以上。而且正好要赶下一季作物,所以积压了一 部分,结果没有想到这次下跌这么迅速。现在菜籽价格为不足2元一斤,农民基本上不卖了。对于2.2元的保护价,他们表示犹豫,但一些收购商估计2.2元农民还是可以接受的,只 是由于前期的价格过高,未售出的农民有一定的失落感,所以才会有些犹豫。从种植成本考虑,不算人工,大约每斤不超过1.1元,如果是租的地,再加上人工,大约是1.6元/斤。


  现在在农民及中间商手里的菜籽还有不少,分布也不均,有的大队甚至还有80%的油菜籽没有被收购,平均下来估计有40%。


  农民希望国家能够以收储的形式收购他们手里油菜籽,而当地企业还希望政府和银行在政策和贷款上给予支持。


  ——襄樊地区


  笔者昨日与同事张娟在襄樊营业部付经理的陪同下驱车拜访襄樊地区的一家大型油脂加工企业,在和该公司的总经理交谈以后,感受颇多。在前几天的调查中,我们看到的主 要是大小油脂加工企业在这次菜油的剧烈下跌中损失惨重,库存大量积压,现金周转失灵,不少企业濒临破产边缘,苦苦等待行情的好转,无奈又无助。可是这家企业却与众不同 ,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以及销售部门的人对期货非常熟悉,在这一次下跌中不仅没有损失,还有些盈利,在市场一片萧条之中依然每天保持着几百吨的销售量。


  该企业在襄樊地区属于大型压榨企业,在这次菜籽收购中,他们最高时收购价格为2.8元/斤,平均下来以大约2.6元/斤的价格收了43,000吨菜籽,折算下来,平均菜油的成本 每吨在11,700元到11,800元之间。现在这些菜籽还剩三四千吨,榨成菜油10,000吨,现在菜油基本上已经销售一空,均价在11,000左右,而菜粕基本上也已2500元/吨销售一空。单 从榨油上面来看,该企业小有亏损。


  但是该企业在经营上比较具有全局的观念,对期货功能的认识非常到位,在收购菜籽的同时已经在期货上进行了部分的卖保。在现货价格还高于12,000时,他们根据国际金融 形势,审时度势的认为油类价格不会一直维系在这么高的价位,判断未来的价格会下跌,甚至会跌倒10,000以下。基于这种判断,该企业及时的卖掉手中的存货,并在期货上加大 了套保的力度。随着期货和现货价格的一路飞流直下,该企业在期货上获得了回报。更值得称赞的是,该企业在套保成功后及时平仓,没有将看空头继续持有下去。看起来似乎后 面的一波更猛烈的下跌他们没有抓住,但这更加显示出该企业在套保操作上目标明确,方法熟练,不贪一时小利,着眼长期稳定的发展。


  在基本销售完自己的存货后,该企业利用期货的期现价差,做起了菜油贸易。他们和主要的菜油贸易商利用期货的价格定价,只要是对方出的现货价格高于期货价格600至800 元,他们就立刻将现货卖掉,而在期货上买入近月合约,届时交割即可。特别是在今年七八月份,现货价格还在11,000元时,期货价格已经跌破万元,该企业抓住这个时机,利用 期现的基差,获得了丰厚的套利利润。


  由于该企业能够提供满足交易所标准的菜油,而且数量充足,他们的销售渠道依然存在,运行良好,最近几天每天都卖出300吨的菜油。


  谈到现在许多中小压榨企业面临的困难时,该企业负责人认为,是质量、数量和物流三个方面的不足使得中小企业难以抵御这次的价格风险。一是质量,中小企业在前期抢购 菜籽中,没有严把质量关,而且提炼设备陈旧,造成质量难以达到交易所的标准,因此即使想套保也无法注册成仓单。二是数量,中小企业难以满足当时最高峰期的油料加工的数 量,需求方转向大企业订购。同时中小企业普遍存在延期交货的情况,在往年可能这不是问题,但在今年极端行情下,不少买方以卖方违约为由撤销了订单,使得菜油积压。三是 物流,中小企业没有好的物流设备,增加了租用方面的费用,也增加了买方的困难。


  对于后市的判断,该负责人认为,6,000元以下可以适当的做一些买保,风险相对较小,但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因素是进口菜籽的数量,现在港口的提现价格是3,500到3,600元一 吨。国家的收购价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后才能有所体现,特别是小麦,稻米,玉米等农产品保护价的提高,使得饲料方面对于饼粕的需求会增加,这可以适当减少菜油价格的压力。


  笔者认为,该企业期现结合的采购、销售模式值得很多企业借鉴,特别是该企业老总对期货正确的操作理念更是值得许多企业负责人学习。其实随着期货的深入,不少企业主 都对期货有所涉足,但他们往往对期货没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对期货的功能也一知半解,需要套保时,没有套保,还有的把套保做成投机,结果造成了期货、现货两头亏损的局面 。这需要期货公司以及交易所在政府的支持下,对行业企业进行辅导,加深他们的认识,合理使用期货这个工具回避风险。


  另外一个方面的感触就是,全球一体化进程势不可挡,美国金融风暴已经影响到中国大陆的深处,要做好企业,必须具有全局的观念。一个私营老板和我谈过他这次下跌两次 抄底,两次被套的过程。第一次抄底是在10,500元,这是他统计的收购的成本价,结果被打穿了;第二次是在8,500元,这是他估算农民种植的成本价,结果又被打穿了。他只考虑 了菜油一个方面,而没有考虑到在中国整个植物油消费中,菜油只排到第三,而前两位的豆油和棕榈油可以替代菜油,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定价权在国外。国外油脂价格低就会刺 激进口,老百姓也会食用更多的豆油,从而迫使菜油价格跌下来。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中国的油脂行业再次面临危机,但这也给有准备的人提供了大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