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较疲,豆价将下行

2009-02-26
 

    美国需求急剧恶化
  自去年7月以来,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以及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全球经济形势急转直下,而从美国国内情况来看,经济形势的恶化使得其大豆需求萎缩,作为农产品的大豆虽然属于基本需求,但不能忽略的是当前美国国内大豆需求面临非常严峻的局势。
  目前,美国国内的养殖行业面临近几年来最为恶劣的状况,而养殖行业的不景气直接导致大豆最重要的下游产品豆粕需求的恶化。从养殖行业情况来看,肉鸡的孵化数量自2008年5月以来开始从高位下行,在11月份的时候达到过去4年来单周孵化数量最低,而到目前单周孵化数量依旧处于过去4年来最差的情况。与此同时,从豆粕消费的另一大养殖业生猪来看,当前美国母猪存栏的同比增幅已经是远远低于过去8年来的最差水平,禽类和生猪养殖行业的不振使得美国豆粕的消费呈现恶化的情况。
  在养殖行业趋于恶化的情况下,美国国内豆粕的消费大幅削减。在过去的几个月当中,在豆粕产量削减的情况下,豆粕的库存却维持在过去数年当中较高的位置。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这种不良的局面还在持续。在本月公布的2月供需预估报告当中,USDA对豆粕的国内需求预估也进行了向下的调整,从之前的预估值31600千短吨下调为30750千短吨。作为大豆最重要的下游产品,豆粕需求的不振直接导致了大豆压榨需求的减少。
  作为大豆下游的另一个重要产品豆油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去年9月以来,美国豆油的月度国内总消费量呈现了不断减少的趋势,其中尤其是工业消费削减的幅度更加巨大,同8月的工业消费用量300.5百万磅相比,12月的工业消费已经减少到了194.4百万磅,削减幅度达到了35%。生物柴油的生产利润较前期也呈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前景悲观。
  豆粕和豆油消费的不良状况使得美国国内大豆压榨利润急转之下,从当前数据来看,伊利诺斯中部加工商大豆压榨利润从去年8月的160美分/蒲式耳大幅削减为40美分/蒲式耳左右,处于过去5年来压榨利润的最低位,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时间。从远期的压榨利润情况来看,低迷的压榨利润还会持续半年以上的时间。
  美豆出口强劲势头难以持续,市场看淡后期全球需求
  对于美国大豆需求来说,出口的旺盛是唯一一个能对市场产生支撑作用的因素,但旺盛的出口销售最为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强劲进口需求。本市场年度以来,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从美国进口大豆的总量在削减,并且削减的幅度有扩大的趋势,也就是说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本作物年度大豆的进口需求在减弱,而中国的进口需求非常强劲。据了解,截至目前,本市场年度中国购买美国大豆的累积数量已经达到了1460万吨,去年同期为1095万吨。中国国内实行的国家储备计划是推动中国大豆强劲进口的原因,600万吨的大豆储备和1000万吨食品豆使得国产大豆基本上退出榨油用途,因此进口的强劲也就不足为奇。
  那么我们假设如果没有这600万吨的国家储备的话,中国能够从美国进口多少大豆呢?从历史水平来看,10月到次年4月期间中国进口的大豆当中有70%来自于美国,那么以国内减少的大豆供给量600万吨计算,其中有420万吨的补充供给来自于美国。那么以2007/2008年度为基准,假设该年度中国增加同样的进口数量来同本年度中国的大豆进口步伐进行比较,本年度截至目前的大豆进口量同去年调整后相比并没有显示出强劲的表现,基本上两个年度的进口进度持平。那么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没有国家收储政策的影响下,本年度中国的大豆进口情况将呈现的是同去年大致持平的格局。那么如果中国进口大豆的高速增长在今年不复存在的话,将对后期南美大豆上市之后的需求产生巨大的不良影响,尽管这其中美国是受益的,也意味着所谓的中国需求因素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乐观,在全球其他国家需求削减的情况下,虽然中国能够保持同比持平已经很不错了,但同市场表现的强劲需求相比可能要令很多人失望了。
  中国需求前景并不乐观
  目前来看,不管是政府行为也好还是市场行为也好,全球市场当中表观需求最为旺盛的国家当属中国。在全球消费不振的时候,能够支撑大豆价格的唯一动力将来自于中国的需求。随着国家救市政策的落实,投资的扩张和就业的增加将使得基础消费有所好转。那么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中国政策提振对基础消费的支撑能否持续呢?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采用更为宏观的角度来对比1998年金融危机下政府行为产生的效应,以便更准确的看待中国植物油以及饲料行业的需求前景。
  第一,中国植物油行业:短期有提振作用,需求疲软形势难以改观。
  伴随着1997年的经济危机,植物油产量有一个明显的下滑,1998年植物油产量仅为1997年水平的67%。1999年植物油产量比1998年有所回升,但是相比于1997仍然下降了18%。直到2001年才超过1996年的产量水平。植物油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终端消费的下降,我们从食品、饮料和烟酒的的月度零售总额和餐饮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个指标来观察油脂终端消费的变化情况。
  自1998年年初开始食品类月度零售额的月度同比增幅,以及月度食品、饮料、烟酒类商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和GDP季度同比增速有较高的相关性。在GDP季度数据出现明显反弹的1998年第四季度、1999年第一季度和第三季度,食品类商品零售总额也出现了明显的同比增幅的增加,特别是在1999年第三季度的时候,食品类商品零售总额的月度同比增幅的均值达到21%的高点,但第4季度的时候,同比增幅再度跌至5%以下的水平。餐饮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GDP的季度同比增幅。在GDP月度同比增幅出现明显反弹的1998年第四季度、1999年第一季度和1999年第三季度,餐饮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也出现明显增长,但在1999年第四季度的时候,餐饮业月度零售总额的同比增幅出现一个明显的下跌。食品、饮料和烟酒的的月度零售总额从1997年至1999年一直处于低位,仅在每年春节的时候表现出一定增长,直到2000年才出现明显恢复。这点和GDP的变动很类似,即国家投资对于食品类商品的零售总额的提振作用和对GDP的提振作用是相似的,在短期内可以支撑价格,但难以扭转其长期的下跌趋势。而对于餐饮业来说,餐饮业从1997年至1999年,零售总额就一直处于历史较低水平阶段,同比增速也处于低位。仅仅在1998年和1999年春节的时候消费出现短暂的反弹,直到2000年才重新恢复至1996年末的水平。
  第二,饲料行业:疲软需求形势可能更为严重。
  对于国家的利好政策,如同植物油行业一样,短期内饲料行业的情况也会出现转好的变化,在1998年第四季度和1999年第一和第三季度,伴随GDP的反弹,配混合饲料产量的月度产量同比增幅也出现一个反弹。在第四季度的时候再度跌入一个低点。但是从整个周期来看,1997年12月至1999年12月的25个月间,只有两个月配混合饲料月度产量同比增幅为正,其余23个月——占总数的92%的配混合饲料月度产量同比增幅均为负增长,这种情况一直到2000年才有所缓解。
  需求不旺,减产难以改变供需局面
  在全球经济下行,需求不断恶化的情况下,我们在此讨论南美减产的情况意义变得不是很大。需求不在了,我们还需要关注供给吗?在南美洲遭遇数十年来不遇的干旱天气之后,受灾情况以及减产情况都比较严重,但是在我们看来,南美严重的灾害并不至于对供需形势产生较大的影响,减产难以改变全球供需局面。
  从截至今年1月西半球大豆的供给形势来看,按照美国农业部最新的预估,巴西和阿根廷的产量呈现了大幅下调,同上月预估相比分别下调200万吨和570万吨,同上一年度相比产量削减的幅度总计在600万吨左右,但需要注意的是在USDA最新的预估当中对全球需求情况进行了下调,从最新的预估来看,全球大豆的需求较去年减少300万吨左右。需求的减少将使得南美旱灾影响下产量的大幅削减对供需形势造成的影响有限。目前,全球大豆库存消费比22%依然是处于较为宽松的状况。

                                     王文斐,杜维佳 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