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储救市何以困住了东北大豆

2009-03-26
 

  近期,由于黑龙江大豆出现严重的进口价格与地产价格、国储收购价与企业收购价双重“倒挂”现象,导致豆农、加工企业、粮食部门三方受困:农民手里还有约1/3的大豆因水分达不到国储标准无法以每斤1.85元的国储收购价卖给粮库,而低于国储价又赔本;油脂加工企业若按每斤1.65元的企业保本价收不到豆,按国储价收又赔不起,因此多数企业已停工待料;进口大豆到港完税价现在是每斤1.60元,比国储价每斤便宜0.25元,由于进口大豆价格持续走低,国储大豆在4月底收储到期后可能无法实现顺价销售,将面临巨大压力。3月10日,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向有关部门递交了一份调研报告,指出目前油脂企业虽然停工停产,但每月还要支付高额管理费,一旦这些企业资金链条断裂,国家税收、职工就业都要受到影响。随着4月份气温回升,没卖掉的大豆一旦霉变,农民损失将难以估计。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大豆产业安全,亟须完善大豆产业政策。

  2008年10月,新大豆上市,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豆价下跌。为保护农民利益和粮食安全,国家先后3次在东北主产区对大豆实行中央储备和国家临时存储收购,国储价每斤1.85元,收购量累计600万吨,其中黑龙江国储大豆3次累计收购453万吨。去年黑龙江省大豆播种面积6000万亩,产量695.78万吨,面积产量双增。而大豆的成本价增幅也较大,大连商品交易所的调查是3750元/吨,比上年上涨了23%;黑龙江省大豆协会的统计是每斤1.75元。所以,国储价实际就是保护价。国储上市后确实提升了大豆价格,但仅仅维持了2周,由于进口大豆低价冲击,国产大豆市场价格调头下跌,农民便都挤上了国储独木桥。据黑龙江省粮食局统计:截至2月底,全省农民出售大豆39.55亿公斤,国储购入25.4亿公斤,占农民销售量的64.2%,国储成为大豆贸易主渠道。而往年的收购主体是油脂加工企业,如今他们收购比例只占到10%。以往企业收购对水分没有要求,农民出售的大豆水分多在15%以上,而粮库对高水分大豆不具备安全储存能力,所以国储大豆水分标准是13.5%。

  到3月20日,国储上市整整5个月,这期间市场上最活跃的是进口大豆。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月份进口大豆326万吨,同比增长61.2%。3月18日,关于大豆的几组数据令人深思:一是黑龙江大豆市场价格继续下滑,村屯收购价在1.60元/斤~1.70元/斤。二是进口大豆成本继续下调,美国大豆4月合约的完税成本价为3284元/吨。三是大连商品交易所的国产大豆主力合约“连豆909”成交、持仓一周内分别下降1.8万手和1.4万手,均为2月份以来新低。四是美国农业部报告,2009年美国农产品出口将减少200亿美元,但是对中国的大豆出口将从2008年的3089万吨增加到3130万吨。

  面对危机,中国大豆产业必须切实解决科学发展问题。首先要完善国储收购。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建议,用油厂的产能和库存条件协助国储收购大豆,同时放宽水分标准,以解决农民销售、油厂待料和国储亏损等问题。其次要出台配套措施,防范进口大豆低价倾销。一是面对国内油脂加工企业80%已被外资收购或兼并,黑龙江多数油厂濒临倒闭的现实,必须采取反倾销措施。二是以国储收购进口大豆,拿回中国大豆产业的定价权,并降低沿海加工企业的采购风险。三是对进口大豆征收储备税,以税费收入补贴国储收购农民大豆卖给国内油脂企业的差价。同时对进口大豆应强化检疫、关税等管控措施,不能任其低价泛滥,否则,大豆国储将被丑化,国家公信将被践踏。

  比控制进口和完善国储更值得深思的是如何开拓国产大豆消费市场。日本比中国更看重中国大豆的非转基因特性。在国产大豆价格一蹶不振的时候,黑龙江海伦东源油厂出口到日本的国产大豆价格是每吨4600元,高出国储900元。可见,国产大豆的市场魅力还有待我们自己去弘扬。对此,政策也必须加强引导与扶持。
 
作者/孙鲁威 来源/农民日报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