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籽收购陷困境,政府托市价政策扭曲

2009-04-02
 
    21世纪经济报道4月2日:油菜籽的价格走势正在困扰着政府。“现在眼看油菜籽就要收了,但我们对于今年的收储政策,是临时收储还是政府储备,仍然没有定论”。4月1日,国家粮食局副局长曾丽瑛在第十二届中国粮食论坛上表示。
    最坏的可能是,油菜籽重走大豆老路,在政府托市价的扭曲政策下,从此形成“国产卖国家,进口卖企业”的怪圈。
    消失的油菜籽收购市场
    对于中国的油菜籽行业来说,这本来应该是一个美好的春天。
    国家粮食信息中心发布的3月最新预测显示,2009年中国油菜籽播种面积700万公顷,比上年增长50万公顷,预计产量1300万吨,较上年增长120万吨,增幅10.2%。湖北、安徽、江西等主产区播种面积皆大幅增长。
    但是当地企业却对此表现漠然,因为业界公认的事实是:“国家今年肯定会继续托市收购。”
    2008年10月20日,国家发改委宣布,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为确保农民增产增收,促进粮食和农业生产,全力组织开展主要农产品收购,在油菜主产区,按每市斤2.20元的价格向农民收购油菜籽,充实食用植物油中央储备。
    而当时,全球油料作物和食用油都在持续下跌中,全国大部分地方油菜籽收购价格不足2元/斤。
    到目前为止,国家发改委按照这一价格,总共从油菜主产区,分两次收购了100万吨油菜籽。
    而油菜籽加工的企业发现,他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食用油的价格正在急剧下跌,如果他们以国家托市价收购,必将出现亏损;另一方面,如果以低于国家托市价的价格收购,没有农民会卖出油菜籽。
    低价的国外油菜籽,由此进入了中国企业的视线。
    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1-2月,中国共进口油菜籽345738吨,同比增长79.63%。而目前到货价保持在3400元/吨左右,比国家托市价格低了1000元/吨。
    “今年1-6月,中国进口油菜籽就可能超过150万吨,超过去年全年的总量。”益海集团油脂贸易总监涂长明在前述论坛上表示。
    益海集团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油脂加工企业,涂长明说,曾经有安徽加工厂向他询问,是否可以收购当地油菜籽,但核算后发现,收购将导致每吨亏损七八百块钱。
    “我们现在都是直接到港口拉货,今年不会收购国产油菜籽了。”湖南金健植物油有限公司供储部长罗贻锦向本报记者表示。他的公司,往年平均每年收购2-3万吨国产油菜籽。但是如果按照国家的托市价格,每吨菜油亏损可达4000元左右。
    此前业界有分析认为,为了保持农民的稳定预期,今年的国家托市收购价格,将保持在2.2元/斤甚至以上。这样由于价格倒挂,中国今年进口油菜籽可能超过500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
    企业放弃入市收购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担心国家后期拍卖储备植物油和油菜籽,压低此后的市场价格,导致贸易商和有库存的企业亏损。这一现象,曾经发生在2008年的玉米加工行业。
    但是如果企业放弃收购,中国1300万吨的油菜籽,将远远超出国家的收储能力。
    涂长明说,由于2008年油菜籽价格低于2007年,至今一些主产区的油菜籽仍然压在农民手中。估计河南还有30%,河北还有60%,山东还有40%左右,东北还有40-50%,安徽还有10%。
    最低收购价政策之辩
    “现在国家在粮食行业大量采取最低收购价来托市,造成了一系列问题。”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名誉董事长李经谋向本报记者表示:“价格扭曲,农民得不到正确的价格信号;国内外粮价倒挂,当然企业就会大规模进口粮食。”
    此前,国家制定的2009年粮食最低收购价分别为白小麦每斤0.87元,红小麦每斤0.83元,混合麦每斤0.83元。临时收储中,东北粳稻每斤0.92元、玉米每斤0.75元,中央储备大豆每斤1.85元。
    而3月31日,美国芝加哥期货市场的相关价格大致折算为小麦每斤0.67元/斤,玉米0.66元/斤,稻谷0.93元/斤,大豆1.19元/斤(以6.8汇率计算)。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今年年初,在全球粮价持续低迷时,中国除油料作物外,粮食价格都出现了小幅上涨。曾丽瑛说,按照国家粮食局的监测,2009年3月24日,主产区的白小麦比1月初上涨5.1%,红小麦上涨4.8%,混合麦上涨5.1%,早籼稻上涨1.5%,中籼稻上涨1.4%,晚籼稻上涨2.4%,粳稻上涨3.2%,玉米上涨2.4%。
    国家粮食局分析认为,年初粮价上涨的原因包括:旱情导致减产的预期,国家提高2009年最低收购价以及国家加大收储力度。
    但是目前情况显示,旱情对于粮食生产的影响显著小于此前预期,国家粮食信息中心预测说,今年全年小麦产量可能下降1.3%。因此,可能导致粮价上涨的因素,除突发自然灾害外,只剩下国家政策。
    曾丽瑛表示,目前预测2009年当年中国小麦、玉米皆产大于需,大米基本平衡,谷物供略大于求,政府部门会继续做好收储,并顺价销售,调节市场价格。
    “顺价销售是很难做到的。”原广东省粮食局局长董富胜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产区国家托市价格,用1500元/吨收购玉米,但是在广东销区,玉米每吨只有1400多元,中间还有储备费用和运费,如何实现顺价销售?”
    而对于油料作物来说,面临的困境是,国家抬高了收购价格,但是食用油价格仍然由国际市场决定,如果企业不采用进口原料,几乎很难有盈利可能。
    一位东北油脂加工企业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自从国家用3700元/吨的价格收购国产大豆后,企业几乎无法从当地收购,目前,进口大豆在中国港口的分销价格,为3400元/吨左右。东北当地油脂加工企业不少已经停产。
    目前,政府已经成为中国小麦、玉米、大豆、油菜籽收购的中坚力量,曾丽瑛说,2008年末,中国粮食库存大幅增加,目前库存非常充裕。有消息说,目前中国的小麦库存,已经创下历史新高。
    一位粮食行业专家表示:“如果这样下去,政府将逐渐把流通企业和加工企业挤出市场,中国将回到1998年之前的局面。”
    2008年,中国公布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中提到:“完善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逐步理顺粮食价格,使粮食价格保持在合理水平,使种粮农民能够获得较多收益。借鉴国际经验,探索研究目标价格补贴制度,建立符合市场化要求、适合中国国情的新型粮食价格支持体系,促进粮食生产长期稳定发展。”
    “这一改革方向是十分明确的。”李经谋说:“政府可以制定目标价格,但是由市场来决定价格,如果市场价格低于政府目标价格,政府可以向农民提供补贴,这样才能够发挥市场作用,让农民获得正确的价格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