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豆出口创新高,国储大豆“消化不良”

2009-04-13
 

   由于中国等国家的需求强劲,美国农业部最新的油料作物预测报告(4月10日)显示,2008/2009年度美国大豆出口将达到创纪录的12.1亿蒲式耳(1蒲式耳约等于27公斤),约合3267万吨,种植面积也将达到创纪录的7600万英亩。
  美国大豆出口猛增的态势在中国海关统计的大豆进口数据中已有明显体现,海关4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我国进口大豆386万吨。中华油脂网表示,3月份的大豆进口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增长66.6%。而2008年中国总计进口大豆3744万吨,其中美国大豆占其中的40%。
  在廉价进口大豆的冲击下,业内人士表示,我国在东北大豆主产区收储的600万吨如何消化将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因为如果进口大豆的增势不减,最近两年内都将很难实现顺价销售。
  美大豆输入激增
  美国农业部表示,2007/2008年度,美国大豆出口总量为3160万吨。大量出口让美国大豆的库存数量急剧减少,从2008年12月1日的27.57亿蒲式耳下降到2009年3月1日的13.02亿蒲式耳。美国农业部预计,出口猛增将使美国大豆的种植面积达到创纪录的7600万英亩,而2007/2008年度,全美大豆种植面积为7570万英亩。
  除了数量的大幅增长,美国大豆继续保持对国产大豆的价格优势。美国农业部预计受出口量大增的推动,美国大豆的市场交易价格将从每蒲式耳8.85美元~9.85美元上涨至9.25美元~10.05美元,折合每斤1.20元~1.30元,这个价格仍然远低于国产大豆的价格。
  收储难题
  2008年10月到今年1月,国家先后三次在东北主产区对大豆进行临时收储,收储价每斤1.85元,总量达到600万吨。按照规定,收储的600万吨大豆出售实行顺价销售的原则,即在每斤1.85元的基础上,添加一定的仓储、运输费用。
  九三油脂集团总经理田仁礼和中国大豆网总经理刘兆福均对CBN记者表示,如果进口大豆保持在每斤1.20元~1.30元的价格,国家收储大豆不可能以每斤1.85元以上的价格销售出去。
  刘兆福说:“大豆的价格周期一般是5年,2007下半年到2008年上半年大豆价格处于上涨周期,现在整体处于下降区间,在2011年春天之前,美国大豆价格要大幅反弹很难。石油价格现在还处于低位,用玉米做生物燃料不赚钱,美国原来种玉米的土地被大豆挤占,如果石油价格上涨,玉米种植面积增加,大豆种植面积减少,也许会促使大豆价格大幅反弹,国内外的大豆价格有可能平齐。”
  田仁礼说:“国储600万吨大豆顺价销售现在没有可能,每斤1.85元的价格卖出去没有人要,比进口大豆价格高很多,除非美国发生大的自然灾害导致大豆供给减少,价格大涨;还有就是今年国内大豆种植面积大量减少,整个大豆市场的价格也有可能上涨到国储每斤1.85元的水平。”
  如果国家收储的大豆在1~2年内无法实现顺价销售,随之而来的就是仓储难题,大豆将多少会有损耗。曾经在粮库工作,也做过大豆经理人的刘兆福介绍:“国家收储的大豆1~2年卖不出去,不会在粮库里烂掉,如果收储大豆的水分严格控制在13%~13.5%的水平,大豆的保质期可以达到3年,如果保管的条件更好一些,存放5年也是可以的。仓容也不是问题,黑龙江除了要收储大豆,还要收储玉米、水稻,粮库放不下,可以把大豆运到山东、河北,这些地区有不少大豆的加工企业,库容也大。”
  600万吨仓储大豆还将积淀大量资金,对此刘兆福认为也不是大问题。如果按照每斤1.85元的收储价计算,收储600万吨大豆至少需要110亿元的资金,刘兆福说与国家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相比,投入110亿元保证豆农的收益并不算多。
  观察 大豆收储的尴尬境地
  虽然国家收储不是一个新事物,但对于国储大豆来说,却是头一遭。因此,在进口大豆低价大量涌入之下,高价收储大豆是不是在自找麻烦?
  刘兆福承认大量国产大豆待在粮库里,会让进口大豆进一步蚕食国内市场。田仁礼说,现在东北市场外资的食用植物油市场份额已经占到60%左右,在大豆国家收储之前,外资的市场份额还只有40%左右。
  田仁礼说:“我们的大豆都入库了,市场却让给了老外。现在已经出现了两种很奇怪的现象,一种是我们国产大豆的北豆南运,因为国家大量收储,黑龙江这些地方放不下,只能运到山东等南方地区,另一种就是南油北运,本来东北的豆油除了满足本地的需求之外,还有一部分运往关内,现在是进口大豆压榨的豆油往北进入黑龙江市场。”
  田仁礼认为,大豆的国家收储现在处在一种很尴尬的境地。承担国家收储任务的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要实现收储大豆的顺价销售,只能指望大豆价格上涨,但是大豆价格一上涨,也拉动了大豆的进口量,进口量一多,大豆价格又往下走,中储粮还是实现不了顺价销售。
  对于大豆国家收储有利于稳定物价的观点,田仁礼与刘兆福观点迥异。2008年7月前后,当时大豆价格上涨至每吨5600元、大豆油上涨至每吨16000元左右的水平,为了平抑物价,国家向市场投放了25万吨食用油,与此同时中国食用植物油市场的巨头益海嘉里也宣布将旗下的金龙鱼产品下调价格,食用油市场应声而落,这成为呼吁国家对食用油市场加强宏观调控的一大依据。
  刘兆福说:“国家要想实现调控大豆市场的目标,手里应该有1500万吨左右的大豆;这次收储的600万吨大豆虽然这两年可能卖不出去,但是两年后大豆市场价格如果上涨至1.85元以上,实现顺价销售,除了能收回成本,还有一部分收益。” 
  田仁礼则表示,按照经济学家的测算,粮食储备要实现干预市场价格的功能,储备量必须达到消费量的30%左右,但是要实现30%的储备量,所耗费的仓储设施建设费用、长期财务费用以及人力费用支出巨大,难度很大,特别是在进入WTO以后,像大豆这样完全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农产品很难像水稻和小麦那样可以进行有效的宏观调控。田仁礼说:“水稻和小麦基本没有进口,因此可以通过最低保护价进行收储调剂余缺,这几年很好地控制了价格的波动;但是大豆却严重依赖进口,我们可以控制国产大豆的收购价格,但是无法控制国际市场,这是大豆国家收储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原因。”
  要解开目前大豆市场的“死结”,田仁礼建议:“首先是宁愿亏损,也必须将国产大豆的市场份额夺回来。国家应该按照目前大豆的市场价格向加工企业出售大豆,市场价格与国家收储价格之间的差价由国家来承担,重新让国产大豆在市场上流通起来。” 
  田仁礼认为接下来要做的是控制大豆加工产能的扩张,他说:“我们目前的大豆消费量只需要4000万吨的加工能力,现在却有7000万吨,这么大的加工能力自然会产生庞大的进口需求。去年国家出台文件,限制外资企业进一步扩大产能,但是实际上有些外资企业还在变相扩张。有一家外资企业,去年收购了一家油脂加工企业,本来的日处理大豆能力只有2000吨,收购以后把处理能力扩张到4000吨。另外,我们本土的一些大型企业也在沿海大力扩张产能,用的都是进口大豆,所以国家应该规定,要扩张产能就应该到东北国产大豆的主产区去建厂,使用国产大豆。”


        胡军华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