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贾燕川:中国油脂油料的市场形势

2016-11-09
 
  中粮集团油脂部风险管理副总经理 贾燕川
 
  由大连商品交易所和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联合举办的“第十一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于11月9日在广州举办。来自中国、马来西亚、美国等多个国家的嘉宾将齐聚一堂,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产业发展现状及农业企业风险管理等市场热点问题进行探讨。
 
  中粮集团油脂部风险管理副总经理栗燕川做主题演讲。 在发言中,栗燕川回顾并展望了中国油脂油料市场的发展状况。
 
  他说,从历史上看,行业经历了四个阶段:首先是2000-2004年产能不足,建厂就可以盈利,2004-2008年国际巨头进入中国市场,那个时候我们压榨企业必须适应国际农场品的体系,培养国际化采购和风险管理能力,当时大量企业被淘汰,当时是管理好采购才能生存的阶段。2009-2013年融资进口量大幅度上升,不理性的采购扰乱市场,那时就是需要企业做好套保才能生存的阶段。2014年之后需求进行次增长的阶段,产能趋于平衡,从采购、销售、套保、生产、物流、国际化全方面竞争。“目前是全面系统的阶段,我们要做到的是拼采购、销售、套保、生产、物流。”他说。
 
  他强调,企业要在行业持续盈利必须建立以套期保值为核心的风险价值体系,以应对各种风险因素。他举例到,如大豆的播种面积、天气、局部市场的供求情况等,报告、海运费,以及人民币汇率波动等都很大程度影响大豆进口的成本。此外,还有国家的因素、GDP增长率、石油价格、美元汇率。鉴于油脂加工企业的获利空间取决于成本优势,如采购成本占总成本费用的80%,而且原料价格非常透明,采购成本很难控制,生产端取决于企业的设备、技术、生产管理水平,生产成本一般比较稳定,差别不大。而物流方面主要取决于工厂的位置和配套的物流系统,物流方面主要取决于企业的投资行为,不同企业之间相差很大。就此,记者在大会采访中也了解到,随着市场不断发展,高增长、高收益的机会难觅,企业亟需期货工具来锁定利润,助其实现稳定经营,因此近年来套期保值的理念在各行业不断深化,油脂油料市场的期货运用已经比较成熟、较具推广价值。
 
  栗燕川还表示,目前行业整合还在继续,行业前十名的企业集团加工能力、加工量在不断增长,市场份额有进一步向大企业集团集中的趋势,从长期趋势看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只有少数几家。他说,目前随着融资商的退出、落后产能的企业被淘汰,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行业的利润率,农业在向良性发展,行业利润率将稳定上涨,同时人口结构趋势性变化也将继续给油脂和蛋白消费提供坚实支撑、行业将进入“次增长”的新常态。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我们掌声有请燕川跟我们分享。
 
  栗燕川:非常高兴跟大家共聚广州油脂油料大会,我今天的报告分四个部分,
 
  我们看一下第一部分:中国油脂油料的市场形势。大家知道中国的油脂供给形势是非常紧张的,我们全国的耕地面积一直在下滑,2010年的20.29亿亩下降到2016年的20.24亿亩。在国家玉米收储政策影响下,农民种植玉米和种植大豆收益差距很大,农民更愿意多种植玉米,2015年种一公顷的玉米收入是一万块,种大豆的收入是8500,在这样的情况下国产油脂的单产也是比较低的,美国的单产是3.4吨,巴西是每公顷3吨,中国大豆每公顷1.76吨,在菜籽方面欧盟的单产2.67吨,中国的是1.9吨,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国产油脂的产量是每年下降的,从2011年的6千万吨下降到2016年的5400万吨。随着经济的增长,百姓对餐饮食品的需求不断增加,油脂和蛋白的消费增长是比较强性的,过去十年油脂的增长率是3.9%,蛋白过去十年的增长是5.9%,我们看一下具体的数字,蛋白需求06、07年只有4815万吨,2015、2016年十年上升了100%的幅度,而且我们预计2016、2017年增长率会继续上升,估计是2.3%的增长速度。
 
  油脂方面06、07年是2342万吨,16、17年油脂消费量也会增长,过去15、16年油脂消费量增长3.5左右,正常的过去几年是2-3,我们看到油脂的消费业在增长。随着需求增加,国内的油脂压榨数量连年攀升,06、07年全国的压榨量是六千万,明年会继续上升,这个要求我们进口更多的大豆和菜籽,我们看一下历史。在02、03年中国进口了2192万吨,我们预计2016、17年进口8500万吨,02、03进口92万吨,16、17年进口400万吨,所以中国的对于依存度是70。进口方面对油脂油料的进口非常大,大豆今年开始大量减少进口的数量,菜籽方面实行分期管理,像华东地区实行1%的管理,工厂码头这些实行1.5%的管理,工厂有自己的码头的、能够直卸到自己工厂的实行2%的管理。然后进行反倾销、反补贴,这个商业进口很难进来。棕榈油也是开始严格查品质,这个问题在之前发生过退货的现象。现在阿根廷豆油还是进口限制,是因为品质的问题。国内另外一个重要的情况就是国家政策下面的去库存,目前国家在今年年初还有大豆库存780万吨,现在剩余的也要抛出来,目前国家还有菜油库存,今年6月份已经抛出268万吨,剩余的289万吨菜油在明年抛完。玉米的抛储对国内的蛋白消费造成很大的影响,玉米深加工补贴会影响提高。
 
  第二部分中国油籽压榨产业现状,从98年到2012年上升到1.18亿吨,这是快速扩张阶段,2012年开始扩张速度减缓,就是因为到2012年之后我们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目前的压榨产能多集中在沿海、沿江区域,华东区域占21%,山东占20%,广东占13%,华北占13%,这四个产区产能合计接近70%。沿海区域的产能比较好,其他区域的产能比较少。山东区域压榨量是1500万吨,广东区域压榨量1千万吨,华北区域压榨量956万吨,这些属于高产能的地区,后面是广西区域压榨量是715万吨,内地区域压榨量716万吨,黑龙江区域压榨量66万吨,后面属于低产能的地区。分集团来看,目前益海集团是排第一位的,中粮、九三集团都排前面,今年年底三个集团合并,中粮集团明年排到行业第一位。分集团来看,前十大集团的产能占73%,国营企业、外资企业、民营企业是三足鼎立的状态。外资企业的优势是开机相对灵活,而且产能相对比较高,像嘉吉公司是93.6%,中粮和九三集团是67%左右。
 
  国产方面随着产量持续下降,还有一个食品豆的需求逐年上升,国产豆需求每年下降,04、05年国产豆用于压榨的数量682万吨,到是14、15年国产豆用于压榨的数量1百万吨,占压榨数量的5%。还有贸易性进口逐渐减少,前几年由于人民币升值,融资性进口是有利可图的,融资进口商在融资进口上面有一块资金上的收入,所以他们可以比进口价格低很多价钱,比如大豆可以低两三百销售产品,打压了国内的生产价格,对我们正常的企业造成困难。融资企业在2012年大豆进口量是1050万吨,2015年随着人民币开始贬值是500万吨,2016只有一百万吨。融资进口2016年64万吨,今年只有两万吨。目前的中国压榨行业还是高风险、低利润的行业,原因是价格波动影响的因素非常复杂,受天气、物流、基金、原油、国家政策的影响。目前的状态,中国压榨产能还是过剩的,我们现在产能是1.38亿吨,压榨量是8000万吨左右,而且前几年加上融资性的进口,前几年产生困难的时期。这个图14年常年的压榨是亏损的。到2015年融资商的减少、行业的整合,这个情况下2015年榨率开始好转,今年达到0以上。
 
  我们看一下今年的情况,今年的情况比前几年有所好转,现货是两三百的区域波动,即使是今年的四五月份,国内现货波动最大的时候,我们最差出现过0的毛利,没有出现过像前年负数的情况。我们看一下今年期货压榨利润,大部分时间是250左右波动,在四五月份最差的时候出现过负一百的水平,没有出现过12、13年负三百的情况。豆粕基差今年也是相对正常的,在四五月份现货压力最大的情况,偶尔几天出现0基差,但是又涨回来了,而且今年九月份出现四百的基差,目前是停留在三百左右。
 
  第三部分中国油脂油料市场的发展展望。从历史上看,我们的行业经历了四个阶段:首先是2000-2004年产能不足,建厂就可以盈利,2004-2008年国际巨头进入中国市场,那个时候我们压榨企业必须适应国际农场品的体系,培养国际化采购和风险管理能力,当时大量企业被淘汰,当时是管理好采购才能生存的阶段。2009-2013年融资进口量大幅度上升,不理性的采购扰乱市场,需要企业做好套保才能生存的阶段。2014年之后需求进行次增长的阶段,产能趋于平衡,从采购、销售、套保、生产、物流、国际化全方面竞争,这目前是全面系统的阶段,我们要做到的是拼采购、销售、套保、生产、物流。
 
  企业要在行业持续盈利必须建立以套期保值的风险价值体系,首先是大豆本身的播种面积、天气、局部市场的供求情况等,相关因素、市场运费这些影响,还有人民币的汇率这两年波动很大,很大影响大豆进口的成本,还有国家的因素、GDP增长率、石油价格、美元汇率,今年美元大幅度贬值。还有资金因素,就是国际的指数基金以及国内的部分资金。油脂加工企业的获利空间取决于成本优势,采购成本占总成本费用的80%,而且原料价格非常透明,采购成本很难控制,生产端这个取决于企业的设备、技术、生产管理水平,生产成本一般比较稳定,主要差别不大。可能外企的管理费用比国有企业低一点。然后是物流方面主要取决于工厂的位置和配套的物流系统,物流方面主要取决于企业的投资行为,不同企业之间相差很大,这个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目前行业整合还在继续,行业前十年的企业集团加工能力、加工量在不断增长,行业整合加剧,从长期趋势看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只有少数几家,目前融资商推出、淘汰落后的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行业的利润率,农业很快在向良性发展,我们慢慢的会出现行业利润率稳定上涨。第一位嘉宾说过了,中国城市化的趋势改变,人口结构的变化继续给油脂和蛋白提供坚实的支撑,但是目前跟前几年不同的是人口增速和经济增速在放缓,消费已经进入了高位区间,未来油脂和蛋白进行增长的新常态。02年到12年是增长率5%,13年之后是3%。食品安全开始受到高度关注,包装化比例迅速提高,05年包装油的数量是406万吨,占比20%,2015年包装油的数量上升两千万吨,占比70%,环保政策倒逼促进养殖向集中规模化转变,今年我们出现养殖区划定意见函、“土十条”“水十条”等,预计我们养殖会保持高位,环保方面的要求是很重要的原因。
 
  第四部分讲一下当前的行情,目前需求端向出口数量不会下调,像美国压榨,因为现在9月份美国压榨数据比正常预期要好,从目前美国榨率来看还是不错的,而且现在美国的生猪养育是比较差的,所以我们觉得美国的压榨产能只有2.5亿,我们觉得至少在未来三四个月美国不会下调。这样从需求端来说不会下调,供给端来看,即使我们考虑到单产调整,我们对比今年情况跟去年,去年4.5亿,美国的价格跌到8.5块,当时的条件是雷亚尔是4,而且卖的只有30%,当时的天气模式是厄尔尼诺,市场觉得南美还要进一步丰收。今年的情况是拉尼娜模式,农业是减产的,到目前为止已经卖了接近60%的货,而且现在时间是11月中旬,马上要进入南美市场,在这样的价格下农民在9.4也是接受的,而且目前已经卖了60%货的情况下,农民如果价格低于10块是比较接受的。这个市场如果价格下跌一定要先做空,但是前面跟去年不同的,基金做空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整体大豆的下降空间比较小,而且未来三个月如果在炒作南美天气的话,大豆上涨的空间比下降的大。而且行业对十一月和十二月感觉很大的压力,我们看到十一月份各国的消费动比增速接近10%,这个原因就是由于菜粕的到货量也不是很大,所以目前豆粕在整个比例来说很高,目前的养殖率还是在高位,所以目前豆粕的比例不会下调,还是在很高的位置,我们预计未来三个月豆粕相对很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面临很大的豆粕压力,我们考虑整个供求还是平衡的,就是国内不要恐慌。像大连的毛利是200-220,我们觉得不会变得很差,现在还有一个情况是下游的终端库存非常低,所以我们觉得未来是非常好的,整个国内未来三个月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