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大豆侵入黑龙江,油脂企业全面停产停购

2009-04-14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马玉忠/黑龙江报道


  豆 殇


  “黑龙江省内的油脂已经基本停工、停产”;


  “黑龙江的大豆价格已低于种植成本,豆农手中40%的大豆仍没有卖掉”;


  “黑龙江产非转基因大豆与进口转基因大豆正在展开一场战争”;


  ……


  诸如此类的惊呼正从中国的大豆主产区黑龙江省传出;而由此产生的恐慌气氛几乎蔓延了整个黑龙江省的大豆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


  “一旦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占领黑龙江市场,危及的将不仅是当地世代以大豆种植为生的农户的利益和生存,黑龙江大豆的原产种源、环境也将遭到 破坏,更严重的是,这将影响到国家的粮食安全。”黑龙江省大豆协会的一位人士对记者说。


  据悉,目前黑龙江省政府有关部门和国家相关部委已开始介入实地调查,了解黑龙江大豆产业受低价进口转基因大豆冲击实情。


  省大豆协会发出“急救信”


  “黑龙江省内有一定规模的68家大豆加工企业,几乎全部停产了,也没有一家收购大豆的。而农民手中去年产的大豆还有300多万吨没有卖出去, 甚至2007年的部分大豆也还压在手里。”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下称“省大豆协会”)常务秘书长吴立强一脸焦虑地对记者说,“再这样下去,从种植、到 油脂加工,直至包括大豆油在内的大豆产品所构成的黑龙江大豆产业将全线崩溃。”


  黑龙江省,世界大豆的原产地、中国大豆的主产区(占国内大豆产量50%),在原本应该忙碌的春耕季节却遭遇史无前例的、来自进口大豆入侵的“ 寒流”。


  今年头两个月黑龙江省大豆进口量激增,达到26.9万吨,同比增长6563.5%。而黑龙江省的大豆出口呈相反态势,今年头两个月仅出口1879吨,同比 下降92.2%。


  “其实早在去年下半年,我们就注意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省内的大中型油脂企业、不同县乡的豆农,相继向协会反应处境难题。去年年底,我们对 当地的15家大中型油脂企业进行调研,发现15家全部停产、全部停止收购大豆。”省大豆协会吴立强秘书长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


  但令人不解的、更坏的消息是,进口骤增、出口减少,且农民手里又有大量大豆积压的同时,黑龙江当地的大、中型油脂企业却因为买不到大豆而 停工停产。


  “原因很简单,农民嫌价格低,赔本不愿卖;国储手里有豆也愿意卖,但油脂企业又嫌国储的大豆价格太高,买了只能是亏本买卖。”当地某油脂 企业老板对记者如此解释“国内矛盾”。


  至于进口大豆,价格倒是低,但目前在黑龙江暂时还买不到。“大豆进口权只有少数的国有粮食企业才有,这些国企的进口大豆,基本供应自己在 沿海城市的加工企业;而黑龙江的大多数油脂加工企业都是民企,没有大豆进口权。”该老板介绍说。


  但对于省大豆协会来说,对于当地油脂企业暂时还买不到进口大豆一事,“非常高兴和庆幸”,因为一旦进口大豆真正进入黑龙江市场,那么,作 为世界大豆的原产地、全球大豆资源宝贵财富的黑龙江大豆,将遭受灭顶之灾,不仅大豆种植业和加工业遭殃,而且黑龙江大豆的原产种源、环境也将 面临毁灭性破坏。


  心急如焚的省大豆协会无奈之下对外发出求救信号:“去年底我们向省农委递交了‘关于黑龙江大豆产业情况紧急报告及应对建议’,希望政府能 够关注和帮助。”吴立强常务秘书长向记者透露说。


  据了解,目前,黑龙江省政府、商务部都对此事非常重视和关注,已经开始动手调查了解省大豆协会反映的黑龙江大豆产业的相关问题,特别是黑 龙江大豆产业受低价进口转基因大豆冲击的实情。


  农民为何卖豆难


  由于春耕急用钱,黑龙江省孙吴县西兴乡农民吴凯刚刚以1.62元/斤的价格卖给“粮贩子”8吨大豆。“去年农资价格涨得离谱,对承包土地来说, 大豆一斤1.7元才只是个成本。现在是赔本卖豆。”吴凯愁容满面地告诉记者。


  据了解,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进口大豆的价格一路下跌,达到每吨3000元,今年2月下旬,国际大豆期货市场进入新一轮下滑通道,每吨进口大 豆到达大连港口的价格只有2900多元。受进口大豆价格影响,黑龙江省内大豆价格也一路走低,从去年7月份的3.05元/斤,下跌到10月份的1.50元/斤 ,跌幅超过50%。


  为此,为了保护农民利益和粮食安全,国家先后3次在东北主产区对大豆实行中央储备和国家临时存储收购,国储价每斤1.85元,收购量累计600万 吨,其中拨给黑龙江的指标为453万吨。


  提起国储收购,黑龙江省北安市赵光镇的张欣一脸无奈,“国储收购门槛高,尤其是对水分的要求,新豆子不经烘干根本达不到要求。我们这儿的 收购点上大筛子,一车大豆能筛下来1吨多。就这样,分配到我们手中的指标还很少,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记者从中储粮定点收购粮库了解到,国家规定的中央储备大豆收购质量为2008年国内生产的国标三等以上,即:纯粮率91.0%—93.5%,水分13.0% ,杂质1.0%。低于国标三等的不收购。


  “由于卖不到国储去,粮贩子抓住我们春耕急用钱的心里,压价收我们手中的大豆,一斤才1.6元左右。”佳木斯市桦南县农民冯学军告诉记者。 而富锦市二龙山镇农民田亭国则表示,即使这样,当地还无人收购,“往年走村串屯的收粮车,现在连影儿都见不着。”


  采访中,一些豆农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由于近两年生资和土地承包费增加,豆农生产成本提高,加上流通成本和烘干成本,即使1.85元/斤 的国储收购价也只是微利,现在市场价大都在每斤1.65元左右,农民对这个价格更是不认同,手中还有大量的大豆观望待售,甚至还有2007年生产的大 豆仍旧积压在手中。而对一些“有关系”的粮贩子从农民手中低价收购大豆,再倒卖给国储更是感到忿忿不平。


  “由于省内大豆加工企业停产停收,中储粮成为唯一收购主体,但国储收购数量有限、网点少、尤其是对质量要求高,因此豆农即使通宵达旦地排 队,手中多数大豆也往往因为达不到质量要求而无法卖出。截至2月末,黑龙江农民未售的大豆约有360万吨,占总产量40.4%,为近年来最高,而上年 同期这两个数字分别为220.8万吨和34%。”吴立强秘书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种状况如得不到有效解决,将极大打击农民种豆积极性,估计今 年将减少几百万亩大豆种植面积。”


  黑龙江油脂企业为何全面停产、停购


  据了解,黑龙江省内共100多家大豆加工企业,其中规模以上68家。与沿海油脂企业直接加工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不同的是,多年以来,几乎作为一 条不成文的行规或共识,黑龙江省内的油脂加工企业采用的都是本地产的非转基因大豆,几乎没有一家使用进口转基因大豆。


  记者分别走访了部分国有、民营大豆加工企业,这些企业面临的共同困境是:“进口低价冲击、国储高价挤压、农民惜售短供”及南方沿海油厂的 低价打压。


  “1.65元一斤是我们的利润平衡点。”孙吴县联凯大豆加工有限公司生产厂长常文波对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大豆吨加工比为豆粕79.5—80%,豆 油16.5—17%,吨豆加工成本150元,现在豆粕3000元/吨,豆油6800元/吨,加上税赋,收购大豆1.65元一斤刚好是成本。


  “按现在黑龙江大豆市场价,我们开机就意味着赔钱,只好停产,但每月仍要支付10多万元管理费用,短时间停产尚能承受,如果这种情况长时间 持续,企业将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常文波无奈地说。


  “鉴于成本问题,油脂加工企业若按每斤1.65元的企业保本价收不到大豆,按国储每斤1.85元的价格收购又要亏损,因此目前我省油脂加工企业几 乎全部停产、停购。”吴立强秘书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国储价虽然保护了农民的利益,但造成了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与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巨大差价,这为外省以进口大豆为原料的外资及外资控股企业创 造了巨大的利润空间,从而打压了黑龙江的民族产业。”黑龙江明达油脂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德毅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经过前些年的洗牌 ,我国大豆加工产业已基本被外资垄断,黑龙江是我国民族大豆加工业仅剩的一块净土,现在外资已开始窥视黑龙江大豆加工企业,伺机兼并收购,达 到完全垄断的目的。


  “外资一旦进入并占有黑龙江市场,这意味着中国的大豆主产区将失控,我国将在这一领域彻底失去话语权。政府应该尽快出台优惠政策扶持原产 地加工企业,严格限制跨国巨鳄在黑龙江省内建厂和收购、兼并内资企业的行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防止垄断行为。”张德毅总经理提醒说。


  据了解,就在目前黑龙江本土油脂企业停产、停购的同时,一些外资巨头却正在黑龙江省开始行动,与当地企业接触洽谈,准备以入股、兼并或合 资等形式进入黑龙江省。


  进口大豆和大豆油已侵入黑龙江


  对于黑龙江省来说,“外资油脂企业和转基因大豆还未侵入的最后一块净土”的坚守,已经摇摇欲坠。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今年头两个月黑龙 江省大豆进口量激增至26.9万吨,同比增长6563.5%。这一几乎难以置信的增长比例,既论证了黑龙江的“净土”说法——转基因大豆的进口基数小, 也预示了黑龙江大豆产业的危机——进口转基因大豆来势凶猛。


  吴立强秘书长对今年头两个月黑龙江大豆进口数量激增的原因分析说,由于国内外大豆价格倒挂,政府扶持政策及措施一直没能出台,一些当地油 脂企业为了生存,在南方沿海城市设分厂并利用进口低价大豆加工生产,以弥补省内企业的亏损;还有一部分企业干脆已经开始转向购买进口大豆进行 生产;此外,一些食品加工行业也转而使用廉价的进口大豆。


  “由于本地大豆加工企业被迫停产,市场上的豆油、豆粕供给出现了较大缺口,这就给价格相对低廉的进口大豆加工品提供了市场,转基因豆粕、 豆油趁势进入我省,造成了销区产品向产区的严重倒流现象。”张德毅总经理解释说。


  记者在哈尔滨的沃尔玛、家乐福等几家大型超市看到,货架上的大豆油几乎已被转基因豆油占领,没有看到黑龙江原产地的优质非转基因大豆油, “从今年春节前就进不到当地产的非转基因大豆油了。”家乐福超市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据省大豆协会统计,近两个月来,进口转基因大豆油在黑龙江已经占有80%的市场份额,当地产非转基因大豆油市场占有率不足20%,并且还在持续 下降。不仅如此,作为大豆加工下游产业的饲料加工业,近两个月来也从南方大豆加工企业购入了30多万吨转基因豆粕,和转基因豆油一样已经占据了 当地80%的市场。


  进口大豆是否涉嫌低价倾销


  据海关统计,2008年我国累计进口大豆3743.6万吨,比上年增长21.5%,价值218.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90.1%;今年头两个月累计进口大豆629万吨 ,同比增长15.1%;价值25亿美元,同比下降16.4%。


  “这一升一降说明进口大豆在数量激增的同时,价格在进一步下滑。每吨进口大豆到达大连港口的最低价格只有2900多元,这个价格在出口国也基 本是成本了,已涉嫌倾销,只看如何界定。”吴立强秘书长表示,进口大豆已涉嫌倾销,淡化了国储收购的市场影响力,这一现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 觉,建议国家应尽快研究制定相关政策,采取关税或非关税贸易措施,以及贸易救济措施,保护我国大豆产业免受灭顶之灾。


  更为严重的是,进口大豆涉嫌低价倾销中国,还扰乱了国内市场秩序。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受利益驱使,一些不法商贩已经开始将进口转 基因大豆冒充当地产的非转基因大豆“混”进国储粮库,从中套取差价。对此现象,黑龙江省粮食局发出明传电报,要求各粮库发现转基因大豆或者是 疑似转基因大豆一概拒收并就地封存。


  拯救黑龙江大豆


  黑龙江大豆危机,从深层次来讲,是非转基因大豆与转基因大豆之间的一场较量;较量的胜负,不仅事关黑龙江大豆产业的生存与否,还事关人类 是否还能享用“黑龙江非转基因大豆”这一大自然恩赐的宝贵又稀缺的物种。


  黑龙江大豆拥有两大天然优点


  “黑龙江大豆之所以珍贵、稀缺,一是因为其蛋白质含量高,二是因为它是纯天然的非转基因大豆。”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常务秘书长吴立强对《中 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对于食品业而言,大豆的首选品质就是蛋白质含量,而安全性更是食品选择的重中之重。”


  据介绍,黑龙江省一直是中国大豆出口的主要供应地,大豆出口鼎盛时期,出口量近百万吨。对食品营养性和安全性最为挑剔的日本,更是黑龙江 省大豆出口的主要市场,上世纪90年代前,黑龙江大豆是日本食用大豆的主要原料,每年的出口量都在30万吨左右。但近年来,出口日本的数量在急剧 下降。


  “很多人认为,黑龙江大豆在日本市场份额的流失,是价格偏高所致,但事实并非如此。”吴立强秘书长说,“这其中有日本进口战略调整的因素 ,但主要还是因为部分黑龙江大豆品质下降才痛失市场。”


  据悉,为了保证食用大豆的高标准,日本始终采取以高价保品质的方式,如每年都要在美国单独种植、收割、运输相当数量的大豆回日本,其收购 价格每吨要高于普通食品大豆35美元。在其他发达国家,人们首选的也是高价格的非转基因大豆和大豆油。


  与发达国家更看中食品安全不同的是,国内市场更看重低价格。近年来,进口转基因大豆和大豆油之所以迅速占领国内市场,主要原因就是其出油 率高(20%—21%,黑龙江非转基因大豆只有17%)、成本低、价格低。


  吴立强秘书长说,转基因食品问世来,虽然尚未报道过食品安全事件,但国外曾发现有少数几种可导致实验动物过敏,鉴于转基因产品的众多说不 清并从安全性考虑,欧美及日本等一些发达国家明确限制转基因产品应用在食品领域。


  进口大豆侵入将带来“基因污染”


  我国大豆专家、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刘宝辉研究员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转基因大豆的安全性问题,还不仅是食用安全 ,更重要的是基因污染。”


  他说,转基因大豆大都抗除草剂、抗病虫。如抗病虫,在大豆中植入目的基因,使大豆叶或大豆体内产生有害物质,将虫子毒死,这从抗病抗虫角 度是有利的。但这种对虫子有害的物质是否会在大豆种子中聚集,是否对人体有害,现在谁也说不清。


  “其次是对环境污染,转基因生物具有自然生物所不具备的优势,若被释放到环境中,可造成原有的生态平衡被打破,改变物种间的竞争关系。转 基因大豆花粉一旦漂移了,漂移到非转基因大豆上,便产生杂交,对非转基因大豆种源造成污染;如抗除草剂目的基因若漂移到杂草中,万一整合到杂 草基因组中,那么,杂草也就会抗除草剂。这样势必会造成原有的生态平衡被打破,改变物种间的竞争关系。”


  据了解,长期以来,为了保护黑龙江大豆的天然高品质,黑龙江大豆产业自发、自觉地拒绝包括进口转基因大豆在内的其他大豆品种。“但是现在 ,随着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侵入,已经在收购的大豆中发现混杂的迹象。”黑龙江某油脂企业老板透露说,而一旦种子出现混杂,那后果可想而知。


  “保护黑龙江大豆就是保护中国的大豆产业,对于进口转基因大豆侵入黑龙江问题,政府应从战略高度来对待和解决。”刘宝辉研究员提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