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豆产业深陷四不危局,国储装不下农民卖不出

2009-05-04
 
    整个黑龙江大豆产业链条越来越陷入“市场不认可、企业不收购、国储装不下、农民卖不出”的僵局
    4月24日,黑龙江省黑河市北安赵光镇国储大豆收购点门口,装满大豆的卡车排着长队。距离国储原定收购结束日期4月28日还剩四天,这个收购点已没有大规模收购的指标。但农民们还是满怀期待地来了。“听说长春今天有个会,我们过来看看,想知道是不是又发国储指标了。”一位豆农对记者说。
    农民们所听说的会议确实正在长春召开,参会者包括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与黑龙江省相关单位,据当天参加会议的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总经理任振民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当天的会议内容是如何消化农民手中的大豆。
    在之前的4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决定,将临时存储大豆收购截止期延长至6月底,但具体追加多少怎么追加,因为涉及到中央财政的巨额补贴,现在也还没有明确。
    据黑龙江大豆产业协会调研,截至目前,黑龙江黑河、伊春、佳木斯等大豆产区,起码还有1/4的大豆没有售出,预计全省农户手中还有185万吨大豆。春耕已经十分紧迫,黑龙江的农民们正在艰难地决定如何处理堆积在家中的大豆,对于很多农民来说,大豆卖不掉,下一年的生产和生活会越发艰难。
    而据海关数据显示,2009年3月中国进口大豆386万吨,同比增加66.6%,为历史第二高月度进口量。商务部外贸司日前已经发布大豆、油菜籽进口预警通报,提醒国内相关进口企业适度调整进口节奏,避免过量进口造成损失。
    此时此刻,距离中国政府宣布用1.85元/斤的价格,挂牌收购中央储备大豆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整个黑龙江大豆产业链条却越来越陷入“市场不认可、企业不收购、国储装不下、农民卖不出”的“四不”危局。
    一方面是沿海红红火火的大豆进口,一方面是怨声载道的东北大豆产区。中国的大豆市场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冰火两重天。
    “只卖几袋粮,还要雇车雇人拉去卖,太不划算”
    豆农:种还是不种?
    大豆国储计划是中央储备和国家临时存储粮食收购计划的一部分,开始于2008年10月20日,按照国家粮食局有关负责人的说法,这项政策是为促进农业和粮食生产稳定发展,切实保护农民利益和种粮积极性,国务院进一步加大强农惠农政策力度而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
    当时的背景是国际农产品价格急剧下滑,使得大豆等作物的市场价已经低于农民的种粮成本价。计划的初衷无疑是好的。
    由于东北地区的大豆产量巨大,使得国储计划一再追加,先后下达了三批,收购执行期截至2009年4月底,计划总量达到600万吨,占到国内大豆产量36.4%左右。其中主产省黑龙江省计划收储453万吨,而该省的总产量为900万吨。
    4月25日,在九三粮油工业集团北安分厂门外,记者见到了来卖豆子的城郊乡新华村农民冯都来。九三北安厂给出的收购价是1.60元/斤。不过像他这种亲自把豆子送到加工企业的农民很少见。“一般都得通过农业经济人,俗称的‘粮贩子’送粮。这是因为,农民家一般离收购厂太远,雇车算上运费不划算。”冯都来说。
    对于给国储送粮,冯都来则说压根儿没敢想。“普通人根本送不进去,都得通过中间商。”
    另外指标也是问题。国家总的收购指标下达后,由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和各地进行沟通,根据它的粮源能力,进行指标安排,各地会有所不同。冯都来家2008年一共收了42吨粮,辗转拿到的国储指标有600斤左右。“只卖几袋粮,还要雇车雇人拉去卖,太不划算。”所以只能通过中间商了。而国储要求收购的大豆需要13个水分(影响大豆质量的重要指标:数值越小越好),老百姓家里的豆子也只有三分之一能够达到这个水平。“剩下三分之二达不到标准,于是就有人专门去倒卖国家下发给老百姓的收购票。价格在30到100元不等。”冯都来说。
    在齐齐哈尔市乾丰镇,一位任姓农民告诉记者,自己家里还剩三四万斤大豆。他压根儿没上村里领国储票。“领了也白领。现在那票早就被人倒手卖了。”
    中储粮黑龙江总公司总经理任振民坦陈,确实发现过滥用职权的现象,比如人情粮,村领导总要留出一部分给亲戚朋友。
    据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会长吴立强告诉记者,一部分国储指标被个别人和商贩垄断,从中牟取暴利。可能北安的粮就卖到了哈尔滨,出现互相倒指标,倒大豆的现象。
    冯都来说,自己村里至少一半人家每家还剩几万斤的大豆。自己家2008年包了27亩地,现在差不多都卖了。总的下来,一年赔了1万多。身边还有赔得更多的。2008年,农药化肥种子灭草剂等中豆成本共计150元,包地成本300块钱1亩。不算人工费,如果亩产260斤,1.85元/斤不赔不赚。“2009年,大家的种地积极性都不那么高了,可种可不种。”
    冯都来今年打算少包点地,交给父母和媳妇看管,而他自己要去外面做建筑工,村子里的人都在合计,2009年选点啥其他出路?种豆还是不种豆?
    据了解,在黑龙江省农委召开的内部会议上,黑龙江省农委预估,2009年黑龙江省农民种植大豆面积至少会下降20%。
    4月28日,来自黑龙江省社情民意调查中心最新调查结果显示,2009年黑龙江省农作物种植意向表现为“一降五升”。其中,部分大豆种植户今年改种其他作物,致使2009年大豆预计种植比去年减少4000亩,小麦、水稻等则增长。此次调查对象为黑龙江省主要粮食种植区自然村屯的农户,样本覆盖九个粮食主产区。
    “我们受的伤害是最大的。厂子应该挣钱,但按现在的价格越生产越赔钱,目前我们的困难不是经营不善造成的。”
    委屈的加工企业
    事实上,在国储大豆计划出台之前,往年东北的豆农们大部分都将自己的大豆销售给了九三油脂等当地的油脂加工企业。而今年过低的市场价格使得很多农民放弃了这个途径,国储规定的价格又抬高了大家的豆价预期,使他们都挤在国储粮库的门口,其结果造成东北地区绝大部分的大豆加工企业无豆可收,纷纷选择停产。
    “我们受的伤害是最大的。厂子应该挣钱,但按现在的价格越生产越赔钱。”龙江福粮油(工业)集团董事长宋胜斌对记者说。他的工厂最近也在陆续收购大豆,价格是1.65元/斤。
    “都是破豆子,质量不好。”宋说,当国储把13个水分的好豆子都收走后,只剩下次豆子,这些次豆子只有低价销售。“我们收的豆子水分有15、16,甚至到18。虽不影响榨油,但成本就高了。”
    由于近期豆粕价格回涨,农民又急需资金进行春播、收购价有所下跌,部分油厂又重启了收购。九三集团北安厂即是如此。“这个厂子年前生产了20多天后,已经几个月没有生产了。目前收了7万多吨豆子,只能说替农民解决负担。”北安厂总经理王利民这样认为。
   据了解,黑龙江地区成规模的大豆生产厂家17家,目前为止,没有正规生产的。往年这个时候加工怎么也得300万、400万吨,今年还不到100万吨。据宋胜斌讲,油厂低价收不到大豆,按照国储价收购则亏损,越加工亏损越严重。这些企业虽然停工停产,但每家每月仍旧要支付10万到20万元管理费用。作为国企的九三粮油集团管理财务成本则更高。
    来自进口大豆和国储的压力,使得黑龙江本土大豆企业遭受沉痛打击。作为和国际市场几乎完全接轨的农产品,黑龙江国产大豆价格的决定力量来自国际的期货和现货市场,其中尤以美国芝加哥CBOT期货交易市场的作用最大。受金融危机影响,去年以来国际商品市场一片低迷,进口大豆价格连续创下新低,国内外各大粮商借国际市场大豆价格下跌的机会,迅猛增加进口量,并在期货市场上疯狂抛售,使得多年来一直跟随其后的国产大豆市场价格无法抬头。同时,国产大豆入库不入市,也为进口大豆提供了畅通无阻的机会。国储计划几个月来的实施的确打乱了国产大豆和进口大豆之间的一致性,但却使得东北的加工企业陷入加工即亏损的境地。“现在中粮等大型油脂集团还在继续加快在沿海建厂的步伐,导致产能和进口数量进一步扩大。这对加工国产大豆的企业打击是致命的。”一位东北油脂集团的老总对记者说。
    这的确是事实,据新华社报道,国内最大的粮油加工企业中粮集团天津粮油综合基地一期22万吨粮油仓储项目刚刚于4月28日奠基,该基地计划总投资40亿元人民币,项目投产后中粮在天津的油脂油料加工能力将达600万吨。投产后,将使中粮集团的油脂油料加工能力超过1500万吨。
    记者在对东北油脂企业的走访中发现,当下,他们最关心的是:国家政策下一步怎么走?国储的粮食未来怎么走向市场?很明显,如果国储卖出价格高于进口价格或者当地收购价格,不会有企业参加拍卖。其次,目前农民手中的粮预计还有200万吨左右,国储收购延迟两个月后,农民手中的粮就很少很少了。油脂企业再收几十万吨,那么5月份粮食就会基本干净。“那我们就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油脂企业,一直到新粮10月份下来,让我们干什么?国家出台政策时没有给我们明确的说法”。一位油脂企业负责人说。
    “现在延期后的追加收储量没下来,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正在沟通,中央财政感到压力也很大。但是已经走到这步就不能犹豫了,要奋不顾身朝前走。”
    中储粮的压力
    对于农民的反映、油脂企业的反应,作为此次国储收购执行主体的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的总经理任振民很清楚。前不久,当黑龙江省副省长杜家毫对任振民和他的团队保质保量完成国家收储计划提出表扬时。任振民则对杜家毫说:“感谢鼓励。但话说回来,我又给您惹了个麻烦。由于我的收粮,您所有的油厂都停产了。本来黑龙江工业就不景气。这样的企业停产几个月带来的产值、利税、工作、就业损失确实很大。”杜家毫副省长点了点头。现在看来这样的损失还要继续下去。
    据任振民介绍,其实在中储粮整个承担国储收购的半年时间里,一直有两个难题。一是力不从心。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一共871人,担负着经营贷款主体、资金主体、收购主体的多重角色。二是布局不合理:黑龙江214个收储点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庞大的工作量。
    他们还与当地政府有一个管理责任划定,以仓库门为界,进了仓库中储量负责,负责数量质量验证付款交粮秩序。仓库外由地方党委粮食局政府负责,组织交粮秩序,安排交粮时间等。“贪官污吏的事,我们也知道,不能说一点问题没有。但是收储质量和数量没问题,我们心里有底。”任振民说。
    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储粮每收购1吨大豆,将从财政获得50块钱的收购补贴和120块钱的保管轮换补贴。
    “我们收购价是3700元/吨,进口大豆最低价是2900元/吨,现在可能是3100~3200元/吨。一吨粮差700块,按照国家规定,现在已经收了450万吨左右,中央财政已经担上三十几个亿的价差风险了。如果再继续增加,压力很大。总理有指令的,要延期两个月。尽可能把符合质量标准的大豆收购,这是我们需要作的。”任振民说。
    对于各方关心的未来国储大豆如何处理?任振民说:“变成油是肯定的。但什么时候变,怎么变,现在还没有预案。现在已预计拿出100多万吨往南方调,还要不要继续调?南方高温高湿,管理风险也很高。”
    一些黑龙江油脂企业建议,国家保证农民增产增收要建立在配套措施的基础上。应该解决国产大豆进入市场的接口问题。增加收储,控制进口。让国储大豆顺价进入市场,让大豆流通起来。
   “现在延期后的追加收储量没下来,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正在沟通,中央财政感到压力也很大。但是已经走到这步就不能犹豫了,要奋不顾身朝前走。”任振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