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产业危机升级,种植面积将减少10%以上

2009-05-20
 

   中国大豆产业危机升级

   在目前行情下,如果坚持顺价销售,又不让加工企业参与进来,将变相地帮助进口大豆,给本就奄奄一息的国产大豆产业以致命打击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陈冉 | 北京报道

 

   5月11日,嫩江县白云乡向阳村农民刘敬东对本刊记者说,他已经完成了春耕播种。“大豆50亩,小麦50亩,芸豆50亩。”

   这是刘敬东第一次对种植面积作出重大调整。“以前都是大豆100多亩,小麦和芸豆搭配着种点,但现在不行了,大豆价格太低了,忙活一年刚刚够本,还不算人力和机械成本。”

   2008年10月,为扭转国产大豆价格持续下滑局面,国家发改委宣布,在东北大豆主产区按每市斤1.85元挂牌收购150万吨。2009年4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又将临时存储大豆收购截止期延长至6月底。

   刘敬东没有享受到收储带来的好处,而是以1.45元/斤将家中的大豆全部售出。“最近的收储粮库也在200多里之外,必须租车才能把大豆运过去,运过去之后还要排队等上几天,最后还可能因水分太高达不到收储要求。”

   这笔账算下来,向阳村的绝大部分农民都选择了将手中的大豆卖给“粮贩子”,在春耕备播的压力下,他们只能接受1.50元/斤的价格。

   “因交通不便而享受不到收储政策的情况,不光在黑河等偏远地区,在省会哈尔滨的一些地方也存在。”黑龙江省农委调研员杨玉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更重要的是,目前的调研信息显示,大豆的种植面积将减少10%以上。

   种植面积将减少10%以上

   向阳村的农民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想得开。“很多人被国家收储价格抬高了心理预期,而后就一直观望,但春耕备播是个槛儿,无论种不种大豆,都要赶紧换出钱来做准备。”刘敬东说。

   这种心理预期一度放大到黑龙江全省。“我们也曾迫于生产的需要,以收储价格收购了10万吨大豆,但进口大豆成本价跌破3000元/吨后,我们一下就亏了7000万。”黑龙江九三油脂集团总经理田仁礼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008年11月中旬以来,在成本的压力下,几乎所有油厂都停止了收购和加工,农民则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了国家收储上。

   为保护农民利益,中央政府在10月给予黑龙江100万吨收储指标的基础上,分别于12月1日和2009年1月13日,再次给予黑龙江103万吨、250万吨指标。而黑龙江大豆协会4月份的调研报告称,全省农户预计还有185万吨大豆没有售出。

   “根据我掌握的情况,这453万吨指标并没有充分利用,因为满足含水量13%以下这个条件的大豆并没有这么多,农民一厢情愿地认为生产出来的大豆国家都应该收储,是造成当前矛盾的原因之一。”黑龙江省农委调研员杨玉明说。

   无论农民销售大豆不畅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几乎无利可图却是事实。“经过测算发现,受化肥涨价等影响,只有当大豆销售价格达到3400元/吨时,黑龙江省农户才能勉强收回成本。”黑龙江大豆协会产业发展部部长王小语说。

   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只能通过减少种植面积来应对。

   黑龙江省社情民意调查中心近日对全省9个粮食主产区的4007户农民进行的调查显示,四大粮食作物意向播种面积表现为“三升一降”,即小麦、水稻、玉米面积增长,大豆面积下降,预计齐齐哈尔减6.68%,牡丹江减9.76%,双鸭山减13.01%,佳木斯减7.4%,刘敬东所在的黑河地区预计减少3.02%。

   黑龙江省农委和直属单位组成的12个工作组,也对全省各地春耕准备情况、农民种植意向、预计播种时间、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情况等进行了摸底。

   “这其中也包括对大豆种植情况的摸底,种植面积减少是确定的。但由于种植尚在进行之中,具体减少的比例还不能确定,应该在10%以上。”杨玉明说。

   收储两面受困的解决之道

   农民们抱怨不已,而持续增加的收储指标也给收储者带来了巨大压力。

   “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的体系建设还不是太完善,直属机构十个,一共800多人,整个黑龙江中储粮系统往年的储备量只有400多万吨,而今年的临时收储量已经超过1500万吨,这在黑龙江的历史上是破天荒的。”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综合处副处长曹冰寒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为完成收储任务,东北各地的库容都已经饱和,同时搭建了大量临时收储点,但这些露天收储点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正着手往关内移库。”曹冰寒说。

   目前,河北、山东、安徽等省的国有粮库已开始承接来自中储粮东北各收储库点的移库任务,第一批130万吨已经完成,第二批300万吨正在进行。

   “这我们就看不懂了,为什么不让大豆加工企业参与收储呢?”黑龙江九三油脂集团总经理田仁礼说。

   “大型大豆加工企业库点密布,如果能够成为政策性收购主体,不但可以保护农民利益,也能够保证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还可以减轻国有粮库的压力。”

   田仁礼认为有三个办法可以解决当前的问题,其一是以市场价格将收储的大豆卖给加工企业;其二是让加工企业参与收购,国家将差价补贴给企业;其三是委托企业加工已经收储的大豆。

   对于第一个办法,国家粮食局副局长曾丽瑛在4月1日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粮食论坛上曾有明确表态:为避免打压市场粮价,理顺粮食购销价格,为多渠道入市收购留下市场空间,国家坚持对政策性粮食实行顺价销售,有效发挥调节供求、稳定市场、引导预期的作用。

   顺价销售是指以粮食收购价格为基础,加上合理费用和最低利润形成的价格进行销售,不允许亏本销售。

   “如果前两个办法都行不通也可以采取第三个办法。”田仁礼说,即由中储粮总公司委托当地大豆加工企业进行加工,中储粮支付加工费用;生产出来的油品和豆粕由中储粮承储,或者由加工企业承储或代销,中储粮支付相应费用。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对省内15家大中型油脂企业进行调研发现,这些日处理大豆总量超过1万吨的企业,在当前情况下运作非常困难,基本处于停产停收状态。

   “无论采取哪种办法,都能迅速改变这种状况,实现国家、农民和企业的三赢。”田仁礼说。

   跨国粮商的切入空间

   在目前收购价远高于进口大豆的局面下,“国家如果坚持顺价销售,又不让加工企业参与进来,就是在变相地帮助进口大豆,这将给本就奄奄一息的国产大豆产业以致命打击。”田仁礼说。

   由于国产大豆收购的费用、仓储、远程运输等各方面限制,平均测算,只有国产大豆比进口大豆低400元/吨时,使用国产大豆榨油才有利可图,在前者比后者最高达700元/吨的情况下,连九三油脂这样执著的国产大豆加工企业也不得不转向进口大豆。

   “我5月上旬在美国大豆协会考察时,对方都说美国农民要感谢中国。”田仁礼说。

    2008年10月,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11月大豆合约为858美分/蒲式耳;2009年4月,该交易所5月大豆期货报收1051美分/蒲式耳。与此同时,中国2月进口大豆326万吨,同比上涨61.4%;3月进口大豆386万吨,同比上涨66.4%。

   4月28日,中粮集团天津粮油综合基地一期22万吨粮油仓储项目奠基,该基地计划总投资40亿元人民币,项目投产后中粮在天津的油脂油料加工能力将达600万吨。

   “在国内产能已经过剩的情况下,国家还批准中粮的粮油项目,也是在为进口大豆推波助澜。如果是为了中国大豆产业,为什么不去大豆主产区建设粮油基地?”田仁礼说。

   “提高依存度之后就是复制在巴西的做法,控制仓储和物流环节,进而影响农民的种植意愿。”田仁礼对此非常担心。

   “中储粮系统内的粮库是绝对国有性质,不允许私人和外资参股,因此跨国粮商不可能控制这个环节。”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综合处副处长曹冰寒说。

   “但吉林已经有把国有粮库出售给私人的先例,跨国粮商可以通过与他们的合作,逐步控制政策允许出售的粮库。”田仁礼说。

   目前,黑龙江省粮食局正在推进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绥化四市组建区域性粮食集团。以齐齐哈尔市为例,该市将以第一粮库为基础组建核心企业,由市第二粮库、市雅尔塞粮库、市碾子山粮库组建紧密层子公司,各县(市)组建松散层分公司,并在适当时机吸收其他企业参与。

   “这些企业可以依据市场手段自由选择战略合作伙伴,只是不知道跨国巨头会不会青睐它们。”黑龙江省粮食局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

   动作最大的要数ADM公司参股的益海集团,该公司2005年12月成立益海(佳木斯)粮油公司,2008年开始在黑龙江地区组建物流公司。“设在哈尔滨的精炼油加工厂正在紧张建设,其直接加工毛油的策略将给地方油厂带来沉重打击。”田仁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