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海嘉里回应金龙鱼涨价,称无涉垄断行为

2009-05-21
 

  针对日前金龙鱼部分油种涨价引发的争议,益海嘉里集团高层接受了经济观察网记者的采访。

 日前,益海嘉里粮油集团将旗下“金龙鱼”调和油、豆菜油上调价格近10%,其他品牌和油种则不在调整之列。部分业内人士质疑,益海嘉里此举涉嫌利用自身的市场优势地位操纵价格。 

 而益海嘉里该高层称,此番涨价的主要原因是国际国内油料市场出现快速上涨,使得益海嘉里小包装油业务面临较大成本压力。来自咨询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大豆价格自3月份开始以来已累计上涨了近三分之一,而益海嘉里小包装油价格近3个月的时间内没有任何调整,部分产品甚至降价。“在目前原料价格高过产品出厂价的倒挂现象下,我们的亏损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 ,因此,他认为“调价是不得已为之。”

 这个说法得到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相关统计数据的支持。该中心发布的一份监测报告称,近期进口大豆到港成本继续上涨, 6月船期南美大豆到我国CNF报价476美元/吨,上涨10美元/吨,折合到港完税成本3860元/吨。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称,“以当前的价格销售豆粕和豆油,已经不能弥补后期成本的上升,油厂初榨环节加工利润为大致亏损 130 元/吨。”

 业内普遍认可这些信息,但部分人士认为,金龙鱼此番涨价正值消费淡季,而且在益海嘉里宣布提价之后,其他厂商并没有群起尾随。

 东北一家油脂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价格倒挂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我们还是希望自己内部消化新增加的成本。暂时没有涨价的计划。”他向记者抱怨,以益海嘉里实力之强,面对原料价格上涨时首先想到的竟是通过涨价转嫁成本,难以服众。

 对此,益海嘉里该高层告诉记者,此次价格倒挂与此前并不一样。“包括我们在内的加工企业此前对于市场都过于悲观,因此在国际市场大豆价格一路下滑的情况下普遍做空。”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国际大豆价格一路暴跌,吨价从顶点时的上万元一度跌至 3000 元的低点。油脂价格也从顶点时的 16000多元跌至6000 元左右。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普遍不敢充实库存,以防止资金链断裂。

 但这些企业没有料到的是,市场回暖速度超出他们的预期。按照益海嘉里的说法,在终端消费市场上,通常的“消费淡季”并没有出现:“至少从我们的销量来说没有出现下降”。而在二级市场上,贸易商都在大量买进,“所以,从我们生产企业的角度来讲,现在是一个供不应求的态势。”但是这些企业显然并没有为此做好充分的准备。

 他告诉记者,“2008 年上半年我们也遭遇过原料价格上涨带来的价格倒挂的情况,但是我们此前在原料方面一直做多,到 2007 年底已经有了相当数量的原料储备,可以支撑几个月。”而面对此轮倒挂,由于此前在原材料方面看空做空,包括益海嘉里在内的多数企业普遍面临原料储备不足的问题。“就我们益海嘉里来说,现在基本都是用新采购的原料,亏损已经持续两个星期了。”

 益海嘉里该高层认为,适当提高价格是加工企业应对当前局面的自然选择。至于其他企业没有跟进,他的理解是,“可能因为我们提价后的这两天,正好国际市场上大豆价格又出现了一些波动,所以一些企业还在继续观望。”但从中长期来看,他对未来大豆等大宗农产品的市场走势表示“谨慎乐观。”

 乐观是出于对经济基本面的看好,而谨慎则是因为,目前包括大豆在内的大宗产品价格上涨,背后有明显的投机资金背景。金石期货总经理助理、上海研发中心总经理董淑志在把每个美国商品投机基金净多资金增减规模都作了详细研究之后得出结论,近期大量投机资金由于担心美元贬值等风险,纷纷进入大宗商品市场。

 这意味着,大宗商品市场可能还要经历频繁的起伏波动。

 而对于外界“垄断市场、操纵价格”的质疑,益海嘉里该高层辩称,如果企业在自身原料成本高于产品出厂价格的情况下,仍不涨价,那么他的行为才是“利用市场地位压低及其操纵价格”和“不正当竞争”。

 “我们的价格调整从初衷到程序都无可指摘,没有任何与现行法律法规抵触的地方,始终是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的。正如从去年8月到今年2月底,我们先后三次带头大幅度降价一样。”

 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一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单个企业的涨价行为与“垄断市场操纵价格”等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