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油闹涨背后

2009-05-22
 

   事实上,被简称作“ABCD”——ADM、邦吉(Bunge)、嘉吉(Cargil)和路易达孚(Louis-Dreyfus)的四大粮商已经垄断了全球80%的粮食交易量。而他们也正逐步夺走了中国大豆的话语权。

   这不再是传言。

   昨日,《市场导报》记者分别致电杭州的欧尚超市、乐购的德胜店和庆春店,服务人员告知,“金龙油已经涨价了”。而在物美的文一店,5月20日,因为“明天就要涨价”的消息言之凿凿,而让买油也成为一种时髦。

   金龙鱼涨价终于波及杭城。

   金龙鱼的影响力

   近日,益海嘉里粮油公司称由于原料价格高过出厂价,将调高金龙鱼调和油、豆油、菜油的出厂价,平均上涨幅度近10%。有消息称,中粮集团旗下的福临门等品牌或会跟进。

   这不是金龙鱼第一次在中国的豆油市场证明其影响力。

   最近的一次在去年的8月。当时金龙鱼宣布,下调部分油种零售价格,降幅超过10%,品类同样涉及大豆油、菜油和调和油等。国内的相关企业也不得不被动调整应对。

   金龙鱼为何具备如此的市场调控力?

   不妨就头说起。金龙鱼隶属于益海嘉里集团,而这一集团是美国ADM(Archer-DanielsMidland)和新加坡著名的丰益集团共同投资组建的。目前该集团在国内直接控股的工厂和贸易公司已达38家,另外还参股鲁花等多家国内著名粮油加工企业,工厂遍布全国,堪称全国最大的粮油加工集团。有统计显示,金龙鱼目前在国内小包装食用油市场的份额已经在40%左右,加上嘉里旗下的其他品牌,市场份额已经不下一半,牢牢掌握话语权。

   在这样的情势下,国内的油脂企业无疑陷入无尽的尴尬。

   有业内人士告诉导报记者,一些跨国粮油集团控制了油脂加工的产业链条,从上游的大豆种植,到下游的小包装食用油销售,甚至投资豆类期货市场。国内油脂企业需要进口大豆生产,两厢比较,跨国粮油加工商在大豆采购时就已经赚了一把。所以,他们也有能力主导下游终端食用油产品的价格变化。“而一旦他们的定价发生变化,国内的企业为了维护市场份额的需要,也必然得及时跟进。”

   四大跨国粮商的中国谋局

   事实上,被简称作“ABCD”——ADM、邦吉(Bunge)、嘉吉(Cargil)和路易达孚(LouisDreyfus)的四大粮商已经垄断了全球80%的粮食交易量。而他们也正逐步夺走了中国大豆的话语权。

   公开资料显示,路易达孚在上世纪60年代就与中国有饲料和谷物贸易,并相当重视农产品期货买卖。从2006年开始,路易达孚(北京)有限公司从中国政府手中获得玉米国内贸易的许可证后,积极拓展国内市场。公开信息显示,路易达孚从中国出口玉米的业务持续增长,其在美国的棉花公司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棉花供应商。嘉吉则在中国20个省市投资建立了34家独资与合资企业,在华投资项目包括饲料蛋白、植物油、玉米加工、各种食品配料,动物饲料和化肥。而邦吉2000年正式进入中国。邦吉在全球32个国家拥有450多个工厂,在四大粮商中,邦吉以注重从农场到终端的全过程闻名。邦吉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大豆和油子供应商。目前该集团在中国已运营三个大豆加工工厂,而在广州正在兴建另外一家工厂。

   这四大家族行事低调,尽管在中国已进行多年投资布局,却鲜有动作见诸报端。即使是堪称全国最大的粮油加工集团益海嘉里也是如此。

   “目前国内能与跨国粮油集团匹敌的国内企业,仅有中粮集团与九三油脂。”上述业内人士不无忧虑。

   就在金龙鱼涨价消息传来的同一时间,央视经济半小时关注了黑龙江的豆油企业面临无豆停产的困境。在素有国产大豆“最后守望者”之称的黑龙江,现在国产大豆的市场空间也被迅速压缩。

   我们质疑金龙鱼 “垄断市场、操纵价格”,但若国产大豆的困境不解,那么,不管是涨价还是降价,这样“狼来了”的故事绝不会少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