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鱼被疑哄抬物价扰乱市场

2009-05-26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45分报道,最近几天,金龙鱼等食用油一直在说自己要涨价。虽然到现在北京的一些超市仍在观望,没有最后确定涨价日期,但是金龙鱼的销售却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在超市里经常能看到消费者把食用油装满了购物车,很多超市也表示这几天食用油销量超过平时的两倍。对于食用油这样的日常消费品来说,这种突然的消费增长并不正常。 

 据金龙鱼方面介绍,涨价的主要原因在于原料,也就是大豆价格涨价,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目前大豆价格还在低位运行,即使有所上涨,也还是比去年同期低30%:

 李国祥:前几个月每吨在1700块钱左右波动,价位相比于去年同期的水平,跌幅大概60%左右,价格恢复高位的时候,跌幅至少已经有30%,但是从供求调节的角度看,包括国产的大豆,包括我们国家进口的大豆,国际市场的大豆,供给是相当充裕,所以说这种展销也没有供求平衡调节的需要。

 我们注意到,去年3月,黑龙江大豆价格最高曾经达到每吨6000元,一般在5500元左右。到去年下半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大豆价格剧烈下降,目前我国大豆的收购价在3400元到3700元之间,虽然有一定上涨的趋势,但是与去年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既然是这样,金龙鱼吆喝要涨价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看一下这次金龙鱼涨价的几个疑点:

 疑点一:使劲吆喝。一般来讲,企业要涨价都应该暗中酝酿,悄然实施,以实现利润最大化。可现在,食用油生产企业却举着喇叭高喊要涨价,生怕别人不知道。

 疑点二:计划混乱。倘若真想涨价,各地区、各卖场要形成联动,并且要有明确的时间安排。但我们只看到涨价宣传铺天盖地,而在涨价的具体操作上,各地区、各卖场却众说纷纭,各自为战,这显然与常态不符。

 疑点三:势单力孤。如果真的是因为成本上升而涨价,那绝不是一两家企业的事,整个行业都应该有所反应。可现在的情形是,除了金龙鱼、福临门的一些品种表示要调价外,别的品牌都没动静。

 虽然疑点重重,但有一点是明确的,这就是食用油销售量的确大增了。人们得到消息纷纷抢购,很多超市食用油卖到断货。有人就指出--金龙鱼醉翁之意不在酒。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认为,这种行为很像是变相促销:

 邱宝昌:如果说他是推动价格的过快增长的价格预期,它在短时间内销售大量的商品,短时间内回流资金,其他经营者会受到相应的损失,最主要是消费者,大家争先恐后地购买,有的可能买一瓶两瓶三瓶甚至更多,这是消费者权益公平交易权受到了侵害。

 不仅如此,由于涨价风声带动了消费,趁着食用油供不需求的机会,金龙鱼真的把价格提了起来。本来,对于食用油涨价,超市并不赞成。但是现在金龙鱼拥有了话语权,不涨价厂家就停止发货,面对断货的危险,超市坚持不住,最后不得不提价,因为从2007年开始"'金龙鱼'在食用油市场的份额占到了40%左右。

 至此,金龙鱼的商业策划大获全胜,淡季销量上去了,价格涨了,与超市的角力也占了上风。但是谁为金龙鱼的商业利润买单了呢?是被忽悠的消费者。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认为,这种方式很可能涉嫌违反价格法,甚至涉嫌违反《反垄断法》

 邱宝昌:市场经济企业有自主经营权,包括调整价格的权利,你的涨价,第一不能搞价格预期,如果你涨价了,你可以调整价格,但是不要提前一个月或者提前很长时间散步涨价的信息,这个在阶段当中肯定会引起消费者的抢购,推动价格过快增长,这是法律不允许的,价格法第14条以及违法价格行为的执行的规定都不允许企业这么做,另外一个很关键的方面,我们注意到金龙鱼食用油在相关市场占有的份额可能超过了一半,我们的反垄断法明确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滥用下列这些行为,不得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我们也恰恰看到,涨价和降价都是它带头的,其他企业为什么没有涨价?因为你有市场支配地位,你可以利用自己的支配地位操控价格,应该受到反垄断性相关的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