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卫全球豆农

2009-05-22
 

政府介入石油与大豆市场,但在市场效率方面存在巨大差距,在资源储备与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的进步与不足同样明显。


  在石油、铜等资源储备方面,中国在国际市场下行时进行储备,弥补了资源库存,同时建立起系统的石油战略与商业储备政策,在经历一味购 买美国国债的痛苦岁经月后,有关方面找到了正确使用外汇储备的方法。


  5月19日,巴西总统卢拉访华期间,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耗大国中国与巴西签署了100亿美元贷款协议;同时,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总裁加布利叶宣 布:“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每天将向中国供应15万桶石油,从明年起向中国每天提供20万桶石油。”两国还将致力于用本币非美元来进行贸易结算。 上溯3个月――今年2月份,中国决定向俄罗斯提供250亿美元贷款,俄罗斯在20年时间里每天向中国提供30万桶原油。4月16日,我国决定向哈萨克 斯坦提供100亿美元贷款,作为代价,中国将获得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50%的股份。


  我国外汇储备不仅找到了合适的用途,还让人民币走上了循序渐进的国际化道路――从贸易结算出发,最终过渡到成为全球主要储备和投资货 币。


  在大豆储备方面,据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我国大豆收储始于去年10月,政府以1.85元/斤的价格收购优质大豆。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 黑龙江分公司总经理任振民表示,从去年10月27日到今年5月初,总共收购了450多万吨的大豆,库满为患,如果不能及时地消化处理,2009年的收 购任务将很难完成。


  因为价格扭曲,堆积如山的大豆储备无法外运;因为政府收购的大豆价格远高于市场价格,而进口价格又低于国内市场价,导致廉价的进口大 豆数量直线上升,2008年第一季度,黑龙江进口大豆只有5156吨,而今年一季度,这个数字是44.1万吨,一年时间上升了85.5倍。同时,国内油企 无法承担储备大豆的高价,处于停产半停产的状态。


  政府在国内收储的直接后果,看似保护了东三省豆农的利益,但豆农在得到一次性的收储红利后,由于供需和价格关系,不可能得到第二次补 贴,反而断绝了豆农的未来市场。最直接的受益者是国外豆农和进出口商人,以及期货投机者,他们通过中国进口拉高了国际市场价格,保护了全 球的大豆业者。美国大豆期货处于连续反弹行情中,从今年3月2日的每蒲式耳846.5美分,上涨到5月20日收盘价的每蒲式耳1169美分。由于国际原 油期货市场价格继续高企,受其影响,大豆、玉米等农产品价格回调幅度不会太大。这就意味着,我国大豆收储将继续推高国际价格,直到进口无 利可图,才可能停止进口潮。


  中国的收储政策保护了国际投机者,听上去不可思议,但情况确实如此。在一体化的全球市场,国内的成本有可能是国际投资者的收益,反之 亦然。


  令人奇怪的是,石油、铜等领域的收储政策获得了良好的效果,保护了国内的制造企业,打开了国内的资源瓶颈,为何在农产品领域情况却不 能达到同样的目的?这主要源于资源产品性质的不同,中国收储石油固然让国际投资者获利,但同时也满足了中国大宗商品储备的战略需求。而在 农产品领域,国家储备有限,仓储有时间限制,价格未能理顺,抑制了国内的市场。


  我国食用油领域外资占据大半壁江山,资金与物流占据优势,转基因油攻城略地。此时,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油产品区分不清,价格界 限不明确,直接导致使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食用油生产企业处于绝对的价格劣势,多数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倒逼上游的豆农和政府收储 部门。现在政府面临的难题是,继续收储还是停止收储?继续收储,原先的储备怎么办?维持高价,内资食用油企业成本上升处于亏损该如何处置 ?建立明确的绿色食品,建立转基因大豆食用油市场,避免冲击非转基因大豆,是当然之急。


  中国成为全球铝仓库、大豆仓库、铁矿石仓库。逆周期积累资源没错,理顺价格同样重要,国内价格体系失衡的结果是,中国成为高能耗产品 的买单者,而不是逆周期储备的获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