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豆危机:一边"豆满仓" 一边闹"豆荒"

2009-05-21
 

相信不少观众都听说了这个消息,食用油涨价了。像在北京的粮油批发市场,金龙鱼大豆油一箱从月初的158元涨到了168元,福临门大豆油从156元涨 到了166元,火鸟大豆油从月初的152元上涨到了160元。有消息说,造成这轮食用油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国际上大豆供应紧张。作为大豆的原产国,我们国家 的大豆生产形势又如何?会不会也存在大豆紧缺的情况呢?我的同事姜龙飞到大豆主产区黑龙江进行了调查。


  国储收购大豆满仓 豆油企业无豆停产


  黑龙江中储粮宾县直属库主任孙吉玉:“我这基本上库内已经装满了。”


  记者:“已经肯定没地了。”


  孙吉玉:“没地,是这样子。”


  5月14日,记者在黑龙江省宾县的中储直属库粮库里,见到了粮库主任孙吉玉,孙吉玉今年负责的粮库总共收进了七千四百吨大豆,由于粮库的库存有 限,这些大豆只能在室外存放。


  记者:“那您收的这七千四百吨豆子,都是在临时的储存?”


  孙吉玉:“对,都在露天储存,因为库内专储粮,这是临储。”


  记者在粮库中见到,所有能够露天堆放的场地已经被临时搭建的穴墩占满,每个穴墩储存了400吨左右的大豆,孙吉玉告诉记者,这些大豆都是从去年 开始,以1.85元/斤的价格收购来的优质大豆,水分不超过13.5%。时间长的已经储存了半年以上,现在孙吉玉最为担忧的就是大豆的质量问题。


  孙吉玉:“目前储存对我们压力来说是最大的,每天都在抓这个安全保粮这块,安全问题,定期检查,时时这个检查,就怕上面漏雨,下面起潮。”


  孙吉玉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收购大豆以来,从来都是只进不出,看着堆满粮库的大豆,孙吉玉一直在发愁,他不知道这些大豆要在自己的手中保 存多久。


  孙吉玉:“这期间高温,雨季,粮食会发生变化,一旦保管不善的话就容易造成坏粮,所以说我们全力以赴地在夏季保粮中加大力度,正常地说应该说, 应该快调,调出,完了给明年倒出地方。”


  孙吉玉希望眼前的这些大豆能够尽快地调出,就是运到其他条件好一点的粮库保存或者直接销售,这样他身上的担子就能轻一点。其实在黑龙江,总 共有11家类似的中储直属粮库,他们也都在为堆积如山的大豆发愁。


  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黑龙江分公司总经理任振民:“我们所有的仓库都已经都满了,就是固定仓,现在我们做大量的这个,我们东北叫露天墩,南方 叫露天垛,是这样,可能得上万了,这样无形当中就加大了我们的管理,风险也大,但我们是严格按照中央储备粮的管理标准。”


  任振民告诉记者,他是在2008年10月27日接到了指令,启动了第一批中央储备大豆的收购任务,到2009年5月初的时候,总共收购了450多万吨的大豆, 而这450多万吨的大豆压得任振民有些力不从心。


  任振民:“我们现在目前感到最大的压力,是2009年怎么办。”


  除了11家中储直属的粮库以外,任振民还委托了黑龙江省的214家地方粮库作为代储库收购大豆,如今也都已经基本存满,如果不能及时地消化处 理,2009年的收购任务将很难完成,任振民现在的希望寄托在大豆外运储存。


  任振民:“还没卖,我们调出一部分去,我们往南方已经调了100多万吨了,正在调,调是充实销区的库存,那是将来满足销区的需求,但是现在真正进入 市场,现在还没有进入。”


  黑龙江省的这次大豆储备高峰开始于去年10月份,当时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豆价下跌,为了保护农民利益和粮食安全,国家先后3次在东北大豆主产区按 照每斤1.85元的价格实行大规模收购,累计收购600万吨,其中黑龙江省就占到了453万吨。记者在黑龙江看到,中储收购的大豆多得粮库都装不下了,难道 当地大豆真的供过于求了吗?记者在当地的油脂生产厂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九三集团北安大豆制品公司副厂长代刚:“现在我们是上个月23号停的机,到现在已经得有接近20多天了,今年一共加工了是4300吨吧,干了22天。”


  记者在北安见到了一家油脂加工企业的厂长代刚,他告诉记者,自己的企业今年实际的开机生产时间不过22天。在黑龙江,还有很多油脂厂面临着同 样的困境。


  黑龙江省大豆产业协会常务秘书长吴立强:“规模以上的,应该现在是68家。”


  记者:“68家,最严重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情况?”


  吴立强:“最严重的时候,已经几乎是全部停产了,全线停产。”


  据吴立强介绍,作为非转基因大豆油的基地,黑龙江省的食用油企业加工的全部是非转基因的食用油,长时间停产对于非转基因食用油产业的打击将 会是致命的。


  吴立强:“如果国储这块如果不抛售到市场来说,就说这个地产非转基因根本就没有,没有供应的来源了。”


  黑龙江的油脂加工企业全线停产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买不到价格合适的大豆原料。


  代刚:“要按现在的价格得一斤一块五毛多钱,达不到1.6元,我们现在的价格能勾回来,如果超过这个价格,我们现在就是亏损经营,但是为了保证这个 市场份额,我们还必须得干,还必须得收。”


  据了解,按照现在的油价,代刚必须买到1.58元/斤的大豆才能达到成本的平衡,可是如今中储收购价格是1.85元/斤,这其中0.27/斤的巨大价差,使得 以往送到油厂的大豆如今已经被送到了收购粮库,代刚很难收到合适的大豆,为了保住市场份额,代刚不得不以1.65/斤的价格零星收购了一些质量很差的 大豆。


  代刚:“这个豆子有什么豆子呢?一部分是国储那个筛漏,就是往那个,就是那个原粮里边掺的筛出来的,像这里边有毛草子、豆荚子、豆皮子、虫吃 粒、碎半豆子。”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代刚所在的企业是黑龙江省最大的非转基因食用油的加工企业,日生产能力在2000吨,这些零星收购上来的大豆还不够企业一天 的加工量。


  记者:“这些够干一天的吗?”


  代刚:“现场这些豆子不够,现场这些豆子也就七百吨。”


  记者:“不够一天干的。”


  代刚:“对,不够一天干的。”


  据代刚介绍,这两年来由于大豆价格过山车式起伏,企业的生产经营一直处于半停产状态,企业本身已经失血过多,半年来22天的正常生产,使得企业 早已不堪重负,前景堪忧。


  代刚:“着急,包括我们这个300多名员工,都很着急,企业不生产,那就是一点生机也没有,包括周边的企业一看,这么大的企业在这儿停着,没办法。 ”


  事实上,在国储大豆计划出台之前,往年黑龙江的豆农们大部分都将自己的大豆销售给了当地的油脂加工企业。而今年国储规定的价格又抬高了对豆 价的预期,直接造成了黑龙江地区绝大部分的大豆加工企业无豆可收,纷纷选择停产。


  吴立强:“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价格,它在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我们的价格就人为地上扬了,这样造成比较大的悬殊,自然就给加工企业造成很大一个成 本压力,这样它的加工利润根本就没有利润可谈了,甚至是亏损,越加工越亏损,不加工还少赔点钱,所以造成所有加工企业都是全部停产,是这样的情况。 ” 非转基因大豆产业面临危机


  一方面国产大豆存在仓库里没有进入市场,另一方面,豆油生产企业长时间停产,难以为继。我们在接下来的调查中发现,即使国产大豆被加工成豆油 ,走进了超市,它们也会遭遇另一种尴尬,这层压力来自于进口的转基因大豆。


  5月10日,记者在哈尔滨市的一家超市的油脂货架里面见到,很多顾客都在选购一种正在促销的大豆油,五升包装的价格是每桶37.9元。


  哈尔滨市大润发超市工作人员:“现在差不多有100多桶了。”


  记者:“100多桶了?就这一上午?”


  哈尔滨市大润发超市工作人员:“不是一上午,就是这一阵,应该是最好的,现在因为它促销价,老百姓都吃便宜的。”


  据了解,这是一种转基因的大豆油,由于价格低廉,哈尔滨的顾客开始放弃多年来食用非转基因大豆油的生活习惯。


  记者:“大娘,你为什么最后选这一款了呢?”


  顾客:“便宜啊。”


  记者:“便宜。那您原来一直吃什么油?”


  顾客:“原来吃九三的,什么都吃反正是,还有那个。”


  记者:“那现在为什么不选了呢?”


  顾客:“那个贵吧,我心思比较便宜。”


  记者:“这个多少钱呢?”


  顾客:“这个37块9,我一直都是吃九三的。”


  这位顾客所说的九三大豆油,是非转基因大豆油,一直以来占据着黑龙江的食用油市场,记者注意到,九三大豆油的价格是47元每桶,价差在9.1元,并 且与其它的转基因大豆油的价差也在6、7元左右。超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半年以来,转基因的大豆油一直在减价促销,从根本上改变了食用油的销售 结构。


  哈尔滨市大润发超市杂货部副经理朱滨伟:“转基因大豆(油)这一块价格在持续往下降,我们店内是安排了一些促销活动,销量比较好,市场上也逐渐 因为它受价位影响嘛,市场上对它便宜油的需求还是比较多,所以说它挤占了一部分非转基因大豆油那个市场,非转基因(油)我们还以当地品牌为主,估计 (去年)占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现在只有百分之四十多吧。”


  记者在九三油脂了解到,超市中还能够占有的市场份额,还是在企业亏本经营的情况勉强得到的。


  九三集团哈尔滨惠康食品公司经理薛宝臣:“这个大豆加工行业的形势一直在下滑,我们已经很长时间都是这样了,但是为了保证这个市场的供应吧, 站住九三大豆油的市场份额,我们还得要经营下去,也得苦苦支撑,是这样,在亏本经营。”


  由于买不到本地大豆,薛宝臣管理的企业,今年的生产总共不到50天的时间,产量的下降直接导致了全省市场的占有率在直线下降。


  薛宝臣:“原来我们是在黑龙江,我们九三的产量占有率应该是在70%左右,现在看也就10%几。”


  与九三油脂一样,黑龙江全部的非转基因大豆油加工企业今年的生产都很不稳定,总产量的锐减就自然使得进口的转基因大豆油在黑龙江市场上大肆 攻城略地。


  黑龙江省大豆产业协会常务秘书长吴立强:“目前就是在我们本省现在就是说通过调研,豆油的,转基因豆油所占的市场比例已经达到80%,甚至以上 。”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登高:“你这个转基因大豆油你没有,所以这对黑龙江的人对哈尔滨的人感到很震惊,我们黑龙江吃不到我们黑龙江 的油,我们要吃进口大豆油。”


  如何才能转危为安?


  黑龙江是国内大豆主产区,也是非转基因大豆的传统市场。可是,现在黑龙江却成了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天下。处在食用油产业链上的国有粮库和非转 基因大豆生产企业都各自捧着本难念的经。为什么具有传统优势的大豆产业会面临这样的困境?怎样才能让这条产业链顺畅地运转起来?我们继续来探 求事情的究竟。


  据了解,黑龙江省内豆农只认同1.85元/斤的收购价,而进口豆到港完税价格为1.55元/斤,比国储价格便宜0.30元/斤,每吨的价差达到了600元。巨大 的差价使得九三油脂在黑龙江一共有5家企业今年的生产一直不正常,而与本土企业的惨淡经营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沿海的3家企业今年的收益丰厚。


  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宝龙:“由于沿海价格一直很低,这样我们在沿海的企业应该说遇到了历史以来在第一季度到现在,历史以来 最好的一段时期,经营的非常好,利润也很丰厚,但是省内的这几家企业遇到了历史以来最艰难的时期,压力很大。”


  杨宝龙坦诚,鉴于大豆行情近年来的大起大落,企业走出黑龙江,在沿海地区加工进口的转基因大豆,是企业在迫不得已做出的选择。


  杨宝龙:“由于黑龙江现在我们这些大豆没有进入国际市场,没有进入到国内市场,以及国储政策的出台,就逼迫着我们开始转型,我们把主要的产能 和加工能力呢向沿海的几家企业进行转移,加入到了进口大豆,加工进口大豆的序列当中。”


  一方面是沿海红红火火的大豆进口,一方面是怨声载道的东北大豆产区,中国的大豆市场正在经历着奇特的冰火两重天。一艘艘从太平洋(601099,股 吧)上飘来的运粮船装载转基因大豆不断的停靠在天津、大连、广州等码头,这些进口的低价大豆不断地运送到这些沿海的加工厂,为中国人提供了大部 分的食用油。


  杨宝龙:“按照我们现在的进口的数量和每年实际大豆压榨的情况来看,我们每年食用油份额中90%以上的食用油,都是转基因大豆所做成的食用油, 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之下,可以直接推断出我们国家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食用油的一个使用国家,消费国家,或者成了一个转基因食品的一个最大的 实验基地。”


  如果转基因大豆油继续在国内继续畅通无阻的话,非转基因大豆油行业的生存空间不容乐观。


  杨宝龙:“我们国产的大豆没有进入到国内市场,没有参与加工这个环节,所以说这些非转基因的这些食品,非转基因的食用油可能会在市场的份额越 来越少,最是直至它消失。”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除了油脂企业以外,有关专家担心国内的豆制品加工企业也将会出现问题。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登高:“南方的豆制品加工企业所需要的大豆也不能满足了,这样他们最近不是大豆涨价嘛,就是豆制品加工企业没 有原料了,因为原料进了国库了,所以他们就引起加工企业的恐慌,如果说这种恐慌再延续下去,我看也许会有个别企业用转基因大豆来加工产品。”


  在不少专家的看来如何处理那些储存在粮库中的大豆,成为解决现在国产大豆问题的重中之重,北豆南运可暂时解决东北粮库的压力,可是完成这个 过程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困难。


  同时在运输、储存的过程之中,大豆的成本自然就会增加,每斤的成本将会提高到2.2元,远远高于收购价1.85/斤,短时间内这些大豆很难做到顺价销 售,就是高于2.2元的价格向市场销售,这也就意味着中储收购的大豆很难进入最终的市场流通,如何使这些大豆物尽其用,成为时下的当务之急。


  刘登高:“赶快把这大豆加工,加工成油进入市场,就可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平衡我们的进出口。”


  杨宝龙:“能不能把这些豆子在当地以国储豆的形式,变成国储油的形式来进行存储,既节约了存储的空间,又降低了存储的成本,同时又拉动了当地 加工企业的加工和提高它的生存。”


  半小时观察:退守阵地不如主动出击


  2008年第一季度,黑龙江进口大豆只有5156吨,而今年一季度,这个数字是44.1万吨,一年时间上升了85.5倍。即使在素有国产大豆“最后守望者”之 称的黑龙江,现在国产大豆的市场空间也被迅速压缩。


  对黑龙江的大豆产业,我们栏目多次进行过跟踪报道,前两年困扰当地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豆农手中的大豆卖不出去,因为市场遭遇进口的转基因大豆 低价冲击,价格较高的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相对竞争力下降了。去年国家动用中央储备和国家临时存储,高价收购正是为了保护农民利益,防止国产大豆遭 遇生存危机。不过,缓解了豆农的燃眉之急后,如今的焦点又向下游,转移到了粮库和生产企业身上,仓储成本、生产成本与市场价格倒挂,进口大豆带来 的竞争压力依然持续增强。


  面对相关利益错综复杂的大豆市场,现在看来,仅仅依靠几条政策措施,并不能实现统筹平衡。对我们这个大豆原产国来说,怎么样维护国产大豆的市 场,保护大豆产业,还需要做出更全面的长远规划。一方面,可以从种植方式、农业技术等各方面扶助豆农,压低种植成本、扩大单位产量、提高产品质量 ,增强国产大豆的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利用国产优质非转基因大豆资源,培育高端产业链,生产绿色产品,跳出与进口转基因大豆打价格战的束缚。这 样的中国大豆就不会是烫手的山芋,反而会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