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我国油茶产业发展现状

2009-07-14
 

近两年,我国食用植物油对外依存度一直高居于60%,拿2007年来说,我国食用植物油自产量是890万吨,消费量是2250万吨, 而2008年,自产量是1020万吨,消费量是2500万吨。为提高食用植物油产量,发展油茶产业被提到国家粮油安全的高度,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和政府工作报告里都出现了发展油茶产业的表述,期望在提高茶油产量的同时,能够提高农民的收入,并一举三得,改善居民食用油结构,提高健康。


  按照国家林业局油茶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力争茶油的产量达到250万吨左右。但是,目前我国4500万亩油茶林,全国年产茶油仅20多万吨,油茶林亩产茶油只有四五公斤。从20万吨到250万吨,我国油茶产业任重道远。


  种产销一体化企业不多


  “全国200多家上规模的油茶企业像我们这样既有油茶种植又有大型加工厂,还进行油茶市场销售的,不超过10家。”湖南金浩茶油北京分公司经理刘建军自豪地对记者说,“大多数现有油茶企业都是单纯的小型加工厂,也就是小作坊。”


  “不超过10家”的说法也得到北京绿冠集团相关负责人的确认。该公司自07年就在贵州开始投资建设“林油一体化项目”。所谓“林油一体化”,就是从原料种植、原料采集到加工生产再到销售一条龙的专业化产业链。该公司以“龙头企业+示范基地+种植大户”为主要发展模式,在贵州、江西、福建等地投资建设优质高产油茶林,致力于打造油茶产业的龙头企业。


  在现有的“政府+农户”和“龙头企业+示范基地+农户”这良种产业发展模式中,企业应该是居于主体位置的。油茶企业要发展做大,建设优质高产油茶林是必然。但目前投资油茶产业的企业,尤其是一些加工企业出身的油茶企业,虽然意识到扩大种植面积、提高产量是大势所趋,但在市场经济影响下大多并没有大力投资进行油茶林种植。


  与种植的冷清相反,很多公司都醉心于上马油脂加工设备。近二年,随着社会对于油茶的价值认识程度越来越高,造成需求越来越大,刺激了油茶业加工产能上马。企业在上马加工厂的时候,有时为了达到最低规模效应,会使加工能力进一步增多。还有,这些企业的油脂加工厂,不仅只是生产油茶籽油,加工设备可以稍作改装,兼顾着生产其它如葵花籽油、花生油等等。业内人士表示,单独惟一生产茶油的企业很少。在毛油加工这一环节,加工茶油和其他种类油只需稍微换一下。而到了精炼环节,基本不用换。整个原理是一样的。


  记者获悉,中粮集团正是只做茶油的精炼,目前不涉及前期的种植和育苗。而且所生产的茶油占整个福临门油系列微乎其微。


  据国家林业局业内人士介绍, “我们现在对于企业,不再号召动员,而是泼冷水,不希望油茶加工产业热过头。我国油茶设计加工产能的利用率整体约在30%。”


  刘建军告诉记者,大体上油茶加工者可分为三类,一是小作坊,二是商贸公司,他们都是收毛油再加工、贴牌后销售,三是种产销一体。除了最后一种,前两类都不愿意也不可能在种植上花费太多精力。


  国家林业局油茶产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尹刚强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金融危机以来,好多企业转而来搞林业,发展油茶,这是好事。但是各地政府在与企业商谈时,一定要认真考查,一株油茶苗从种下后至盛果期,需要7至8年时间。这么长时间,如果不是真心实意地来发展油茶产业的公司,肯定不愿意来投入。


  还有一重要原因是市场的规范问题,这也加大企业投入的风险意识。贵冠公司在其油茶产业发展规划中提出,目前国内上市的油茶产品包装上大同小异,大中城市的各大卖场中品牌混杂,价格不一,没有真正的全国知名品牌,甚至有作假产品出现,以廉价的调和油冒充茶油出售,导致各商家打起价格战。


  前期投入过大


  5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林业局等五部门共同发布《关于做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与林业发展金融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倡多元化资金进入林业。在尹刚强看来,如果这些政策能够落实,将对油茶产业的发展大有好处。


  记者电话采访参与政策制定的央行工作人员龙阅新时,他表示,“这个指导意见主要是让我们金融部门来配合林业部门,在贷款相关的政策上给予指示。”但记者提及债券融资时,他表示,“这不是什么新事物,其他行业早就有了。只不过在我们林业行业可能新一些。”


  据国家林业局测算,10亩高产油茶林,进入盛果期后,按目前价格,每年凭毛油可以有稳定的两万元收入。油茶果的用途很多,除了可以加工为食用油之外,油茶的副产品价值非常高。将毛油进一步精炼,可做成高档食用油,再往后,可提炼加工成保健品和化妆品。


  其剩余物,比如茶枯、茶壳,他们的利用价值也非常高。茶枯经深加工可生产茶皂素、抛光粉和茶粕。茶皂素可销往欧美,市场前景不错。茶壳,市场销售价在一吨好几百元,经提取可用于制作糠醛、木糖醇、栲胶、活性碳和培养基等。而茶粕一斤售价在1800元,这些都促使茶枯、茶壳的市场需求急剧上升。


  综合考虑油茶林的诸多好处,企业的种植热情也应该很高。可实际上并不是如此。这几年营造的高产林不到400万亩。


  见效慢,融资难,风险大,是投资高产油茶林种植的制约因素。


  首先是投入。尹刚强说,所有的经济林前期投入都是比较大,要想高产,首先保证种苗是良种,栽培要高档次高水平。根据林业局的调研数据分析,油茶林的前期投入大约要1500元/亩,包括种苗、整地、施肥、前三年抚育等费用。算一笔帐,10亩就是15000的投入。


  除此之外,还要加上土地租金。目前大多公司都采取公司+基地+农户的形式。土地租地在不同的省份不一样,每一年也不一样。


  另一方面,企业的融资渠道还没有完全畅通。林业生长周期长,前期投入大,银行的短期贷款根本无法满足资金要求。


  在国家林业局正门旁开了一张茶油形象店的贵冠公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包括五部门新出台的政策等都体现了国家对油茶产业的支持力度,但是还只是政策性的,执行和落实还需要时间,具体的扶持尚未落到实处。目前享受到的还只是项目性的扶持和配套。申请手续比较烦琐。某些土地或林地还不能作为金融融资的资质或工具。”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同省份因林权改革的情况不同,所以可以用于林权抵押的具体情况也不一样。比如,在福建、江西等省,绿冠集团可以用林权做抵押,而在贵州省,就不可以。据刘建军介绍,湖南省去年,一共拿出6个亿的专项资金来发展当地油茶产业。如果考虑到湖南是中国第一油茶大省,这些资金并不算多。


  农民期待补助


  像企业一样,农民种植也有成本上的考虑,也受前期投入成本过大的束缚,另外,农民还有一些属于自己烦恼。


  对于这次中国人民银行、国家林业局等五部门出台的金融辅助指导意见中提到的良种补贴,农民期待已久。


  具体补贴数量是多少,尹刚强表示,“良种补贴国家林业局正和财政部协调。具体怎么补,补多少,在什么时候有够真的落实到位,还在进一步研究协商。”


  尹刚强还透露,国家林业局希望中央这块有造林补助,就像退耕还林、造防护林一样。现正在积极地发改委沟通,如果能争取得位,希望能参照防护林建设,每亩油茶林给予适当的补助。


  目前,地方政府从省到县相应财政都会拿出一些专项资金。实质上,地方政府的投入现在是大头。但即便如此,这些还不能解决农民种植上的问题。


  “关键一点,是林权抵押时如何估值的问题。”国家林业局林改司李主任对记者说,“鉴于林地、林木资产评估的特殊性,现在一般的评估机构还不太熟悉这项业务。”


  优良种苗成最大制约


  目前,全国油茶业的重点工作是提高油茶产量,无外乎两种手法,一是扩大种植面积,二是提高亩产量。在种植面积不可能大幅增加的时候,现在主要的做法是提高亩产。而提高亩产又分两种办法,一是残次低产林改造,一是利用宜林林荒山荒地营造高产林。这些都离不开高产良种,高产油茶林亩产可得油50公斤,是现在低产林的10倍。一棵油茶树进入盛果期需要七八年,也就是说,一棵油茶苗是良种苗还是劣质苗,需要等上七八年才能知道。如果在最初种植时不能保证良种苗,所花时间成本巨大,种植者所受损失也难以挽回,远远比农民种一年一熟的庄稼要大。


  今年春季一株苗在1.5元。各地方种植密度不一样,平均每亩110株。这样每亩苗子费在165元。加上第二年适当的补植费,每亩种苗在200元左右。“目前产量远远不能满足规划的需要。全国目前每年1亿株的产量。明年可能会有大幅度的提高。油茶产业最大的制约瓶颈是优良种苗供应不上。”国家林业局油茶产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尹刚强说,“虽然科技有发展,培育了很多良种,但是资源有限,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生产能力。目前种苗的供需矛盾比较大,好苗子的缺口较大。”


  根据产业发展规划,这两年重点是加强采穗圃的建设,采穗圃建设每亩3000~5000元。一根穗条,可以生产三至五株苗子。争取2到3年后,在穗条的生产上能加大,穗条的产量提高了,种苗的产量才会提高。目前,国家林业局正在与发改委沟通协调,争取今年中央拿出一笔专项经费用于采穗圃建设,把规划中确定该建的采穗圃一次性全部安排到位,确保二至三年后良种穗条生产能力得到大幅度提高。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任何产业的投入,要求上下游产业资本均衡投入,并且能做到相互匹配,才能做到健康发展,油茶产业也不例外。如果油茶终端产品开发投入过大,而种植和育苗上投入跟不上,产量受限,市场受资金短期获利冲动,将很有可能使油茶产业走上畸型发展轨道,形成高端产品独霸局面,而国家提高粮油安全和农民收入的愿望落空。


  育苗政府主控


  据记者了解,眼下私人自己育苗量极少。育苗的前期投入和技术都很关键。嫁接技术一般人不经过严格专门的培训,反复地操作,掌握不了。


  为了严格保证良种繁育,林业部门采取了种种措施。


  首先是林木种苗生产经营许可证制度。尹刚强表示,目前良种繁育的主要工作是各级林业部门来组织,具体有多少企业投资进入到良种繁育,投入多少,近期我们将搞一次调研,在摸清企业发展模式和运行机制的同时,力争将这个数目搞清楚。


  “在育苗方面,没有完全放开,怕控制不住,目前主要还是靠政府来调控。”


  这种做法可以保证良种繁育,但也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其他资金投入育苗。在籽种产业热闹的今天,油茶育种似乎过于清静。


  另外,尹刚强说,企业建立采穗圃,开展良种生产,必须纳入省里面的规划范围之内。如果不纳入规划范围,生产的苗子就不会被认可。没有许可证,生产就是非法的。业内所谓的三证一签,就是林木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检验检疫证、合格证和标签,都是有许多资质的……


  每个省采穗圃和种苗繁育基地都是定点的。这才可以保证是良种,要育苗必须在定点的机构来采穗条。如江西确定了16个定点采穗圃和7个定点育苗单位;湖南确定了 23个定点采穗圃和65个定点育苗单位。每年生产的苗子由省里统一掌握。


  在种苗上,国家林业局种苗工作站提出一个“四定三清楚”,四定就是“定点采穗、定点育苗、定单生产、定向供应”, 三清楚,就是“品系清楚、种源清楚、销售去向清楚”。使每一株苗子都有身份证,做到可以追根溯源。


  因为优良种苗紧缺,今年春季造林时,有些地方的市场上已经出现炒苗现象,个别的甚至一株苗子炒到3.8元。为了净化和规范市场,国家林业局决定七月初开始,搞一次专项的全面的油茶种苗质量大检查。重点是对定点机构的苗子的品种质量检查。对于非定点的苗子,实行严格检查。该取缔的取缔,该铲除的铲除。


  实际上,国家育苗已有一定市场。去年油茶产业会之后,许多农民挖了很多坑,但是因为没有省林业厅认定的好苗子,他们宁愿空着坑,也不栽。林地确权后,农民的自主性更高。 “把山当田耕、把树当菜种”,做到了宁缺勿滥。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