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豆产业需金融力量支持

2009-07-15
 

7月3日,大连商品交易所数据显示,今年9月交割的大豆期货价格收盘每吨3762元,比年初上涨了528元,豆油收盘价比年初涨了1000元。


  远在黑龙江省友谊农场的豆农田兰江得知收盘价后高兴地抿了两口酒,这意味着今年种的大豆有希望卖个好价钱了。而在祥源油脂公司的办公室里,厂务经理姜连厚点上了一根烟:“如果豆油价格能保持这种态势,应该再恢复一部分生产了。”


  大豆价格,牵动着黑龙江600万豆农和100多家大豆加工企业的神经。而黑龙江大豆,则牵动着我国整个大豆产业乃至国家的粮食安全。十几年来,我国已从大豆的发源地和出口国转为了最大的进口国,进口量逐年增加。2008年,全国进口大豆数量达到3744万吨的历史高位。而黑龙江的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商品量占到近一半,其作为大豆主产区的作用更加凸显。


  “尽管市场起伏比较大,但黑龙江大豆仍然在曲折中不断发展。”黑龙江省农委的一名调研员表示,面对国内日益严峻的供需形势,黑龙江毅然承担起了大豆生产的重任。从2001年国家实施大豆振兴规划以来,黑龙江省的大庆、哈尔滨、双鸭山等多个大豆主产区建立了大豆重点生产基地,生产能力和产量逐年提升。2008年,黑龙江省大豆再获丰收,产量达696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41%。


  金融的推力


  “在黑龙江大豆的生产中,金融机构的力量不可或缺。”黑龙江省农委的这位调研员表示,正是银行贷款保障了豆农的基本生产资金,才使得黑龙江大豆生产的优势得以发挥。


  “现在我们每年都从农信社贷款,主要是购买种子、化肥、农药等,这样才能维持生产。”田兰江说。作为服务“三农”的主力军,黑龙江农信社一直扮演着豆农生产资金来源的角色。“省联社成立以来,已累计投放大豆贷款527.5亿元,其中大豆种植贷款129.1亿元。”黑龙江省农信社信贷部部长郭俊秋告诉记者,“贷款基本上覆盖了全省有贷款需求的豆农。”


  随着黑龙江金融机构加大对大豆等主要农作物支持的力度,越来越多的信贷资金涌入大豆种植业。据了解,2007年农行黑龙江省分行对大豆种植投放贷款仅为7793万元,而今年前6个月,就已投放大豆种植贷款21亿元,支持农户种植大豆855万亩。


  不仅仅是豆农得到了银行信贷的源头活水,黑龙江大豆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实际上都是银行资金的受益者。各金融机构在支持黑龙江大豆产业链条上已颇具格局,在种植端,主要由农信社和农行支持,在收购和加工端,则主要由农发行来支持。


  2003年,黑龙江的大豆加工企业大多是小作坊,这些处于产业链终端、实际上是黑龙江豆农卖粮最终保障的民营企业,却一直苦于缺乏资金而无法扩大规模。而从2004年农发行开办产业化龙头企业贷款后,这些企业就在农发行的信贷资金支持下不断发展壮大。


  以呼兰的黑龙江明达油脂开发公司为例,与农发行建立信贷关系5年来,该公司贷款额度已由最初的5000万元增加到了2009年的1亿元。得益于贷款的支持,明达公司在油脂行业被外资打压的几年内不但生存下来,而且经济效益大幅增加,其资产已从2005年的1.5亿元增长到今年上半年的2.4亿元。


  在黑龙江大豆产业链中,经销是连通豆农和加工企业的枢纽。为解决农户卖粮难的问题,黑龙江省农信社还支持了森源米业、富源粮油等一大批大豆经销大户、各类中介组织和流通企业经销贩运大豆及其制品,发挥了他们在生产与流通中的媒介作用。


  事实上,在支持大豆产业的同时,金融机构自身也获得了丰厚的收益。“贷款规模上去了,农信社的业务和盈利也有了保障。”郭俊秋说,金融机构与黑龙江的大豆产业实际上是一种互动关系,因此银行支持大豆产业很有动力。


  另外,黑龙江大豆协会产业发展部部长王小语告诉记者:“在黑龙江大豆产业的发展上,金融工具的使用同样功不可没。”如今,黑龙江已有很多种植大户在期货交易所开户,通过期货价格来指导卖粮,去年大豆市场行情上涨时,许多农户就把握住了卖粮的好时机。2005年黑龙江成立了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承包了以粮食为主的7000多万亩农作物,而豆农作为主要投保人同样受益匪浅。


  最后的守望者


  “尽管目前大豆的生产形势良好,但受外资布局的影响,黑龙江大豆产业也受到了很大冲击。”王小语说。2004年国内的本土大豆加工企业,在遭遇国际投资基金的疯狂打压后,纷纷宣布破产,而外资油脂企业则趁机将南方的众多企业尽收囊中。据了解,目前国内开工的97家大型压榨厂中,已有64家为外资或外资参股,而未被外资控制的企业主要集中在黑龙江。


  外资的扩张使我国逐渐丧失了大豆产业的定价权和话语权,更为严峻的是,外资油脂企业使用的原料主要是进口转基因大豆,由于价格较低,不但逐步挤占国产大豆的市场,而且使用国产大豆的黑龙江企业在与外资竞争中节节败退。


  “1995年前后,黑龙江油脂企业豆粕、豆油可以卖到广东沿海,而2007年以后,豆粕销售区域多数被压缩在黑龙江,而南方油脂企业用进口大豆加工的豆油已经摆上了黑龙江超市的货架。”王小语告诉记者。


  据了解,黑龙江大豆加工企业目前估算有100家,其中规模以上的有68家。如何增强这些最后守望者的实力和竞争力,决定了黑龙江作为国产大豆的最后阵地能否守住。


  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近两年支持大豆油脂加工企业的力度不断加大,”农发行黑龙江分行客户一处副处长梁刚表示,在哈尔滨、双鸭山、佳木斯等大豆主产区农发行均确定了重点支持对象,无论从贷款额度上,还是从企业数量上,贷款都逐步上升,支持了阳霖、明达等一批优秀的油脂加工企业脱颖而出。


  而从去年以来,长期重点支持大豆种植的农信社也将支持领域扩展到加工和经销环节,目前已累放大豆加工和经销贷款35亿元,重点支持了黄淮油脂等科技含量高、规模大、区位优势明显的油脂加工和大豆蛋白深加工龙头企业。


  金融机构的支持效果是明显的。今年以来,由于进口大豆价格一路走低,黑龙江许多油脂企业在冲击下选择了部分停产。“农信社的授信贷款让我们有了渡过难关的信心。”姜连厚说,“为了保护自己的品牌和地方农民的利益,我们企业坚决不用转基因大豆。”


  新的生产方式


  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受进口转基因大豆价格下跌的影响,黑龙江省内大豆价格也一路走低,从去年7月份的每斤3.05元,最低甚至下跌到每斤1.5元。由于黑龙江加工企业的部分停产,市场上一时出现了豆农不能卖豆或超低价卖出的情况,为了保护豆农利益,国家不得不启动了临时收储。


  国内原产大豆生产关系到每个大豆制品消费者的生活。如果失去了黑龙江这一主阵地,危及的将不仅是当地世代以大豆种植为生的农户的利益和生存,还关乎黑龙江大豆原产种源的保护问题以及我国非转基因豆油的安全性和生存空间。


  实际上,进口转基因大豆与国产大豆在品质上竞争并不具有优势,之所以能够挤占市场主要是因为国外种植机械化、规模化程度比较高,生产成本较低,因而具有价格优势。而黑龙江大豆的种植主要有农场集中种植和农户单户种植两种形式,尽管农场垦区的科学种植水平较之国外并不逊色,但农户单户种植仍然占了大豆生产的大部分,这种单兵作战的方式导致了规模化经营程度不高、应对灾害能力较弱等问题,从而影响了产量,增加了成本。


  对此,黑龙江在提高农户种植产业水平上不断探索,近来年“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等新型组织形式已活跃在黑龙江的广袤大地上。这种新的生产方式将千家万户的小生产经营联合起来集中种植,实现了由家庭传统耕作到规模化种植的转变,同时改善了单户农民面对市场的弱势,正逐步成为金融机构的重点支持对象。


  “省联社着力于推动大豆连片种植,引导农民向规模化、集约化和大生产方向发展”。郭俊秋表示,已累计投放贷款6.5亿元,支持大豆专业合作社、专业协会、专业联合会发展。另外,黑龙江农信社还累计投放贷款5.4亿元,支持农民购买大型农机,通过实施机械深松深翻,提高土壤蓄水保墒、抗旱耐涝能力,为大豆生产打好基础。


  “农行放的大豆种植贷款都是公司+农户、农场+农工等订单模式。”农行黑龙江省分行“三农”个人金融部总经理张佳林说,“采取这种模式,农民在没种地时就能算出今年赚多少钱,有很大选择余地。我们将充分配置信贷资源,顺应和促进这种新的生产方式的形成。”


  对于未来黑龙江大豆产业的发展,王小语认为:“不但需要金融机构的帮助,而且豆农、企业也应该学习运用金融工具,增强对市场研判的能力,同时应该在黑龙江建立大豆产业基金,配合国家收储对市场进行调控,这对黑龙江大豆产业的发展和国家的粮食安全都有帮助。”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