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基本面欠佳,难撑棕油大幅反弹

2009-07-16
 

近日,在原油市场止跌企稳的支撑下,以及美国出口需求部分改善等因素的影响,美国豆油期货受技术买盘推动而上涨。受此影响,马来西亚毛棕油期货更是在空头回补的带动下呈现出高开高走态势,大连棕油期货也出现了止跌反弹。但笔者认为,就目前市场基本面来看,较难支撑棕油大幅的反弹,其反弹只能视作短期的,并非长期趋势。


  原油走势牵动整个商品期货


  原油价格在过去的10个交易日中,由于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CFTC)考虑限制原油投机头寸而引发的资金大量撤离,加之国际交易商持续担忧消费量疲软,且原油库存充足,使得原油出现持续性下跌,其价格在6月末的73.38美元/桶,下滑至7月13日的58.32美元/桶。从而引发整个商品期货的普跌。因此原油走势能否重回上涨通道将直接影响其它商品的走势。近期公布的一些数据又使市场对原油的后期走势表示担忧。如伊拉克国家石油市场组织称,伊拉克在过去两周日均出口石油211万桶,为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以来最高水准;而国际能源署预估,2009年全球石油需求将下滑2.9%,OPEC成员国的空余产能为每日520万桶;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美国在今年夏季需求高峰季节对于汽油的消费仍然疲软,汽油库存不断升高。若国际原油持续在60-65美元/桶区间波动,较难为整个商品期货价格提供更为长久的反弹支撑。


  美国报告频传利空信息


  最近时间段,国际豆类报告均表现出偏空状态。其中,美国农业部7月供需报告显示,陈季大豆结转库存为1.1亿蒲,市场预期均值为1.07亿蒲,6月报告为1.1亿蒲,上年为2.05亿蒲;新季大豆结转库存为2.5亿蒲,市场预期均值为2.29亿蒲,6月报告为2.1亿蒲,陈季虽然供应依旧紧张,但最近天气理想,支持其新豆维持较高单产水平。而截至7月12日,美国新作大豆开花率为24%,去年同期为25%,大豆良好率为66%,上周为66%,去年同期为59%,亦验证了其新大豆生长良好。而据美国油脂加工商协会(NOPA)公布了6月份大豆压榨数据。当月美国大豆压榨量为1.331亿蒲式耳,低于市场预期的1.337亿蒲式耳平均值,较5月报告削减902.4万蒲式耳;当月美豆油库存预计为29.07亿磅,高于市场预期的26.96亿磅平均值,美豆油库存增加表示需求不旺。从豆类报告来看,偏空数据居多,这对短期油脂市场构成了很大压力。


  马来西亚棕油市场压力重重


  据马来西亚棕榈油(MPOB)7月10日称,马来西亚6月毛棕油库存增加2.5%至1405500吨,5月修正值1371238吨。当周预估库存将增值143万吨。而6月产量料较上月增长3.63至145万吨,5月为123万吨。不断增长的产量和库存使得市场忧虑重重。而7月15日马来西亚船运调查机构ITS


  公布数据显示,马来西亚7月1—15日棕榈油出口为659143吨,较上月同期560416吨增长18%;另一船运调查机构SGS数据显示,马来西亚7月1—15日棕榈油出口为653474吨,较上月同期570187吨增长15%。虽然出口数据较好,但并没有超出市场预期的62.5—65.9万吨区间,市场可能已经消化了此数据的利好。作为马来西亚棕油的主要进口国的中国和印度,由于国内油脂库存比较充裕,短时间很难会有较大采购动作,这对马来西亚棕油库存的消化是不利的。从而制约马盘棕油价格的上行。


  国内需求压力短时间难以改善


  国内各油脂供应比较充裕,市场压力较大。目前港口棕榈油库存近40多万吨,且有不断增加趋势,据市场预期7月将有50—70万吨棕油到港,而据预测7月棕油消费仅有54万吨。加之港口各地豆油库存,国内最主要的植物油供应地区,植物油的供应量预计在80万吨以上,且未来具有较高数量的棕榈油以及一定数量的豆油进口,较为庞大的7月大豆进口也将在压榨之后形成新的豆油供给。另外国内菜籽正处在集中上市期,菜油的替代作用也将压制棕油的价格。另外经过前期油脂的大幅下跌之后,贸易商普遍出现了一些亏损使得他们入市采购的意愿不强,现货市场成交冷淡,看空气氛依然很浓,这样可能会使市场需求进一步萎缩;更重要的因素是国储大豆抛售的市场预期依然压制着国内油脂的价格。这些因素都将不利于国内棕油价格的走势。


  综合上面来看,面对目前棕油止跌反弹的行情,我们仍应保持谨慎看空的思维,市场短暂的技术性反弹难掩基本面潜在利空。短期后市坚持日内交易,不宜过度追涨,空头等待更好的入市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