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拍价不变,50万吨国储大豆再遭流拍

2009-07-30
 

距离首次流拍尚不到一周,昨日,50万吨国家临时存储大豆再次遭遇全部流拍的结局。专家表示,此次起拍价并未因首次流拍而有所降低,表明了国家稳定市场价格的决心,但因此很可能导致大量陈化粮的再次出现。也有专家建议,将国储大豆委托企业加工成豆油,并以销售豆粕的方式回笼资金。


  国储大豆再遇流拍


  早在7月23日,首次竞价销售的49.99万吨国家临时存储大豆就因起拍价格过高而不被市场看好,最终全部流拍。当时,专家表示由于3750元/吨的起拍价远高于市场价格,流拍并无意外,而首批流拍的“50万吨”很可能只是政府对市场的一次试探。


  昨日下午1点半,内蒙古的10.14万吨国家临时存储大豆开始交易,紧接着吉林省的10.12万吨大豆,黑龙江省的30.01万吨大豆依次开拍。一、二、三等大豆分别以3830元/吨、3790元/吨和3750元/吨的起拍价开始交易,与首次拍卖的定价完全一致。下午5点左右竞价结束,二次开拍的50万吨大豆依然没有逃过全部流拍的命运。


  对此结果,中华油脂网的主编郭清保说:“现在东北那么缺豆,却依然没人买,看来都在等待国家补贴。”


  而上周,农业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副司长黄延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对补贴油脂加工企业的方式并不看好,不如直接补贴农民。


  顺价销售或导致陈化粮


  国家在首次“试探”之后,面对流拍的结局依然咬紧价格在6天之后再次以原价起拍,寓意何在?“大豆占着,油厂空着”的矛盾如何解决?若屡次流拍,国库里500多万吨的临时储备大豆是一直在库里“养老”,还是会以新的姿态面市?


  郭清保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这次起拍价来看,国家“顺价销售”的决心很坚决,完全没有降价或者补贴加工企业的意思。他预测,“3750元/吨的起拍价将维持到新豆上市。”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李国祥担忧地表示,因为僵化的体制,500万吨大豆很可能最终又会成为陈化粮。他认为,“顺价销售”是行不通的,价格还应该由市场来决定。


  郭清保则认为,国家可能并不担心豆子卖不出去。“目前市场上豆油供给充足,而豆粕供应短缺。国家可以把豆子委托给工厂压榨成油,而用销售豆粕来回笼大量资金,足以弥补委托加工的费用。”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将大豆加工成豆油,1吨费用不过100元左右。而豆粕的售价为每吨3300元左右,以78%的大豆出粕率计算,500万吨大豆可以回笼资金100多亿元。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