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或令大豆价格不断走高

2009-08-06
 

笔者认为,大豆流拍之日便是利空出尽之时,流拍的最后结果将给市场造成利多影响,大豆价格将会随着流拍而不断走高。


  7月23日,50万吨国储大豆竞价拍卖全部流标,7月29日再次竞价拍卖50万吨大豆,再一次全部流标, 8月5日吉林10.06万吨国家临时收储大豆竞价拍卖,亦全部流标。一次次竞拍,一次次流标,这成为农产品拍卖中绝乎仅有的案例。


  拍卖相当紧迫


  2008年年底以来,政府计划收储大豆总量为725万吨,总共完成了收储量为660万吨(不完全统计),其中中央储备150万吨,地方临时储备510万吨。大豆收储量占当年国产大豆总量1650万吨的40%强。再过三个月,新豆将全面上市,国家粮库中收储大豆,特别是地方政府临时收储大豆将面临库存轮换问题,在当前新豆上市日益临近情况下,将这批大豆成功拍出,以顺利实现轮库已非常迫切。如果仓库中储存大豆不能出库,那么,将带来如下问题:一是大豆陈化,降低品质;二是库容已满,再储乏库;三是资金被占用,后劲不足。


  政府连续收储使大豆价格出现强劲反弹,目前黑龙江地区现货价格从3100元/吨反弹到3680元/吨,而大连大豆期货价格则从最低时2800元/吨一度上涨到收储价之上,达到3800元/吨还多。政府旨在保护农民利益,保护大豆生产目的已基本达到。国际大豆市场也因中国收储而受益,CBOT大豆价格指数也从去年12月5日最低价782.5美分/蒲式耳上涨到了今年6月11日的1171.7美分/蒲式耳,涨幅高达49.7%,成为金融海啸之后反弹最为强劲的商品之一。


  金融海啸中,大豆价格偏低,农民利益受损,收储救市是必不可少的;但市场价格已经回升、救市目的基本达到之后,放储反而成为主要矛盾;况且,经过大半年消耗之后,市面上国产大豆供应已经非常稀少,抛售国储大豆以缓解市场供应紧张的矛盾,亦变得越来越迫切。


  拍卖价格过高是流拍原因


  政府收储大豆价格全部为3700元/吨,按照国家顺价销售的政策,拍卖价必须高于大豆的收储价格。而7月23日以来,每次大豆拍卖的底价均为3750元/吨,虽然拍卖起价每吨高出50元,能够做到“顺价”,但市场现货价格却只有3500—3600元/吨,显然,实际操作上难于做到“顺价”。正是实际市场价格与拍卖价格的差别,使消费企业无法接受,因此,大豆竞拍出现流标。


  流拍利多大豆走势


  政府收储的660万吨大豆去向一直成为市场关注焦点,如此庞大的库存,被人们看成一只笼中老虎,制约着大豆价格上涨空间。今年3月份之后,CBOT大豆价格指数从827.1美分/蒲式耳上涨到6月份的1171.7美分/蒲式耳,大涨41.7%;而同期大连豆一指数从3344元/吨上涨到3758元/吨,只上涨了12.4%。这反映了市场对政府放储的忧虑。国家收储大豆重新流入市场,会改变市场供应量,对大豆价格无疑具有利空作用。


  不过,通过竞拍的方式放储,是不是对大豆市场产生利空影响,则要看大豆拍卖结果,即实际流入市场的大豆数量而定。如果流入市场的数量较少,或者为零,那么,即便仓库里库存很多,也不能改善市面上供应紧张状况,因而不会对市场价格造成打压作用。拍卖流标的结果,不仅不会改变供应量,相反会使市场供应进一步紧张,而市场紧张则会刺激大豆价格上涨。不容忽视的是,在10月份大豆尚未大量上市之前,正是国内大豆青黄不接的紧张时期,如果国储大豆不能流入市场,这会进一步加剧市场供应不足矛盾。“竞拍——流拍——再竞拍——再流拍”的循环,将会导致市场“紧张——涨价——再紧张——再涨价”的另一个循环,直至市场现货价格超过拍卖价,使拍卖得以成功。因此,大豆流拍之日便是利空出尽之时,流拍最后结果将给市场造成利多影响,大豆价格将会随着流拍而不断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