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储大豆流拍暴露深刻矛盾

2009-08-06
 

国家粮食交易中心于7月23日和29日举行了两场临时存储大豆竞价销售会,挂牌销售50万吨左右的国家临时存储大豆,结果无人报价全部流拍。面上看,这仅仅是个起拍价格过高而导致流拍的普通事件,但折射出的是两对矛盾体的共存。


  第一对矛盾是,顺价才能托市,但顺价就会导致因为价高而流拍。顺价即官方按照保护价(3700元/吨)收储的大豆,必须在综合收购管理运输交易等各种成本之后,按照合理盈利的价格水平(3750元/吨)向市场投放。但当前由于市场进口大豆供大于求,价格下探。在7月23日的拍卖会上,当日起拍底价按等级分别为3830元/吨、3790元/吨和3750元/吨。而加工企业则推算,只有以低于3537元的水平拿到原料,才能扭亏为盈。


  也曾传出相关部门准备下调起拍价,以确保国储玉米和大豆出库计划如期完成。不过,这就意味着官方将打破国储粮顺价销售的惯例。众所周知的是,顺价销售为中国粮食托市收储政策最核心的原则之一,可以保证政府不会因为粮食收储背上财政包袱。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把整个市场价格托起到政府希望的范围之内,亦即“托市”。这又引发了第二对矛盾体,理论上对大豆市场的封闭需求与现实中市场放开的矛盾。所谓托市,其实只有在封闭的市场环境下才能够形成垄断地位,然后才能谈得上对价格调控,比如小麦、稻谷和玉米。在中国,稻谷和小麦市场正是一个封闭的市场,进口量和出口量对市场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当国家大规模收购政策性稻谷和小麦时,掌握了大部分粮源,必然导致市场供应下降,价格自然上涨。


  但是大豆是个开放性的市场,中国的进口量远远超过自产量。由于此前中国国储不断收购,今年庞大的进口量预计将使美国大豆库存在截至8月31日的市场年减少至32年低点。近日市场传言,中国将购买一到两船秋季付运的美国大豆,或多至12万吨。


  因为进口量远大于资产量,大豆的定价权并不在中国,即使国家将东北当年产的全部大豆都进行政策性收购,仍然还会有进口大豆补充进来,也不一定会实现国内大豆价格上涨。如果加上豆油、豆粕等等各种加工品,中国80%以上的大豆消费量要依赖进口。如此情境下,抛储兼顺价,因为价格外低内高,意味着外盘大豆会更加顺畅地进入国内市场。


  这对矛盾暂时难以消除。只要国储无法顺利抛售,国内实质需求支撑,相关部门和企业必然要继续在国际市场上采购大豆;其次,压榨企业也不可能苦等抛储,虽然500万吨的抛售量仅相当于中国一个半月的消费量,但国储抛售不是一次性的,企业为了正常的生产仍要采购国际大豆。


  就算国储抛售大豆,价格下行,主要的竞标方仍将是内地的压榨企业,而沿海的压榨企业仍要采购国际大豆,因为东北大豆运输到沿海地区进行压榨是不现实的,运输成本上也不占优势。既然如此,大豆的进口量仍会居高不下。有媒体报道,如果575万吨临时储备大豆全部按照每吨3357元的价格成交,国储至少将亏损20多亿元。这可能的“20亿亏损”,还掩埋着最后的第三对矛盾体——国家政策的良好意图与现实误差之间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