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访孟山都,看中国转基因之惑

2014-12-04
 
  来源: 环球网
 
  【环球时报报道记者朱晓磊】转基因技术应用已有40年的历史,但当它与食品安全纠缠在一起时就争议不断。近年来,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巨头”孟山都以转基因种子生产技术备受国人关注。随着国内激烈的“挺转”与“反转”之争,有人将孟山都称为“魔都”,也有人称其为“救世主”,然而呈现两极化的争论并未使普通大众对转基因增加多少了解,反而更加困惑。11月下旬,环球网组织“中国互联网意见领袖美国行”活动,中国网络名人走进孟山都公司,通过交流,对中国舆论界陷入“转基因之惑”有了深层次的看法。
 
  孟山都公司执行副总裁:我不再解释安全问题
 
  环球网本次“中国互联网意见领袖美国行”活动与美国驻华大使馆、美国国务院联合主办,代表团由“童话大王”郑渊洁、香港卫视采访总监秦枫、著名书画僧延参法师、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女作家苏芩、自媒体人徐达内、财经评论家水皮、盘古智库理事长易鹏等“互联网大V”组成。活动以“政府治理、食品安全和中美经贸”为主题,与美国国会、智库、媒体、地方政府、企业交流,孟山都是其中一站。
 
  孟山都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圣路易斯。《环球时报》记者随代表团成员参观了孟山都所拥有的全球最大研发中心。进入大厅,入眼便能看到多媒体互动展示平台。访客按下不同按钮,可以查询几种主要作物的产量及未来需求量,也可获取对未来农业预测的一些数据。平台上显示,2050年全球人口总数将超过96亿,届时世界大豆等主要粮食产量需求增长一倍。在全球耕地面积不断减少、人口不断增长的大趋势下,如何保证近百亿人的粮食供应,显然是个全球性难题。孟山都公司执行副总裁、转基因技术研发者罗伯·弗莱利座谈中表示:“食物挑战不只有一种答案,面对不断增长的人口,我们需要有多种解决方案,同时也要保护自然资源。”弗莱利表示,他们注意到中国民众围绕转基因进行的激烈争论。他说:“我明白人们的焦虑,但几十年来很多人对转基因的认识仍有错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经过了美国立法机构的认定。”
 
  针对孟山都首席科学家这一说法,代表团成员秦枫直接提问:“很多中国人反感转基因食品,认为其有害于人体,你怎么看这些说法?”对这样“刁钻”的问题,弗莱利却风趣地说:“很高兴,你们先给我提了一个最容易回答的问题。”弗莱利解释说:“转基因技术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手段,简单说就是将从其他生物中提取的基因导入到目标生物中,使后者具有抗虫害等特性。很多国家的立法机构已证明其安全性。自上世纪80年代第一株转基因植物诞生起,转基因植物已有30多年历史。转基因作物已在全世界很多国家种植,其危害记录为零。”他还着重强调说:“大多数情况下,我不再解释安全问题,因为科学界对此有着很强的共识。种植转基因作物可以减少化学杀虫剂的使用,也可以提高作物产量,更重要的是可以提高农民收入。”
 
  在孟山都研发中心的温室中,可以看到转基因豆苗与普通豆苗的对比。转基因豆苗枝繁叶茂,而普通豆苗叶子底下则藏着毛毛虫,叶子也被啃得到处是孔。这样对比,是想告诉参观者,转基因大豆的产量将会更加喜人。弗莱利向大家列举了一组数据,据几周前发布的针对过去20年转基因作物的最新研究表明,比起传统作物,种植转基因作物产量提升20%,农民收入增加40%,杀虫剂使用量减少20%。不过,转基因作物种子也会比传统种子贵20%左右。
 
  弗莱利多次来过中国,还在中国领养了一个女儿,他骄傲地向代表团成员展示了手机上孩子的照片。他极为重视与中国方面的技术合作,他说:“中国进行生物技术研究的潜力巨大,有着先进的农业机制,但在育种技术和交付方面投资不大。孟山都在这方面拥有优势。几年前,我们与中化集团成立合资企业,研究最新育种技术,以提高中国农业产量。我对企业的发展表示乐观。”
 
  转基因食品早已在美国上市,一般不会专门标注
 
  如今,转基因食品早已在美国及南美等市场呈“遍地生根”之势。据弗莱利介绍,目前世界上有63个国家种植或进口转基因作物。在美国,转基因大豆、玉米、棉花、甜菜等的种植面积均在总种植面积的90%以上。转基因食品引进美国市场已有13年的历史,以转基因大豆为例,80%用于美国本土市场,20%用于出口。
 
  那么,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市场是否需要“区别对待”?美国农业部是否有专门法规要求厂家标注其转基因身份呢?对中国网络名人这样的问题,美国大豆出口协会首席执行官(CEO)苏健(Jim Sutter)明确予以否定。苏健说:“美国没有这项法律,大部分州不用专门标注,只有东北部的佛蒙特州通过此项法律。”据苏健介绍,美国商家一般会标注有机食品,绝大部分不会专门标注出转基因成分,只有当某一食品做广告促销或提价时才会做标注。此外,他还介绍说,有的商家对转基因食品做出标注有突出原产地之因,以表示产品优质。马晓霖在微博中解释说:“此况或许类似中国人炫耀‘小站米’、‘清徐醋’。”
 
  在纽约第五大道两家超市购物时,《环球时报》记者特意查看了食品袋上的标识,果然只是有机食品做专门标注。对比美国人的做法,秦枫说:“我支持转基因食品,不过我也希望国内商家标识转基因食品,这样让公众有更多选择权。”在美国,记者常向身边的美国朋友了解他们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翻译菲利普也说,美国农业部没有明确要求标注转基因食品,他觉得转基因食品与有机食品没什么差别。圣路易斯陪同工作人员琳说:“我支持转基因食品,觉得其营养价值高,价格比有机食品便宜很多。这次也是托你们的福能去孟山都公司看看,觉得非常荣幸。”回国途中,记者遇到的一名陈姓华裔女士说:“大多数人不会去超市专门看是否为转基因产品,可能是美国人对政府比较信任的缘故吧。美国食品审查很严,食品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不过,记者也遇到从哈佛商学院毕业的小伙子阿J,他说“会专门挑选有机食品吃,对转基因食品信不过”。
 
  在圣路易斯市,多年坚持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场主沃伦·斯泰默告诉环球网“中国互联网意见领袖美国行”代表团成员:“转基因作物和传统作物在口味及营养上没有区别,自己家都吃转基因食品。”斯泰默的农场约有7000亩,其中90%为租赁,主要种植转基因大豆等农作物。他在展示收割机、种植机等“大家伙”时,还不忘介绍说“机械虽然是美国产,但有些零件是从中国进口的”。据他介绍,他一年净收入10万美元。
 
  法国人拍摄的纪录片《孟山都眼中的世界》曾控诉孟山都以转基因种子破坏阿根廷、巴西等地的生物链。当记者问美国大豆出口协会CEO“协会是否联合孟山都公司做出回应”时,苏健竟然表示:“我们不知道这部影片(该影片因版权不能在美国公开放映),不过巴西、阿根廷种植转基因玉米、大豆的面积几乎达到100%,当地农民很感谢由此带来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