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籽油期货市场运行报告(中)

2009-08-03
 

(1)通过套期保值,规避原料采购和库存风险


  由于2007年至2008年上半年油脂价格暴涨,在2008年夏收油菜籽上市后,大部分菜油加工企业都认为菜籽油价格不会下跌,于是出现了油菜籽上市后的抢购浪潮。奥星公司面对这一状况,陷入两难:不采购原料将出现公司停产状况,采购原料公司将面临巨大的价格下跌风险。经过研究,奥星公司决定一边积极入市采购原料,一边积极根据当天的原料收购数量进行套期保值,保值目标为5000吨菜籽油,于是6月份陆续在809合约上卖出1000手期货合约(1手=5吨),平均价位12400元/吨。在当时的情况下,套期保值与生产成本有每吨200多元的倒挂亏损,很多企业认为应等待期货价格上升到成本以上或期货价格有利润空间后再进行套保。奥星公司分析后认为,虽然按目前的期货价格套保后会有少量亏损,但套保不仅是保价格,更应该是保趋势。果然,2008年7月中旬开始了菜籽油期货、现货价格的大幅暴跌,很多菜籽油生产企业由于没有在期货市场上套期保值,现货库存产生严重账面亏损。如果销售产品,账面亏损会变成实际亏损,因此现货企业纷纷惜售,现货市场出现菜籽油断流,造成了菜籽油现货价格比期货价格高1000元/吨的严重倒挂的局面。奥星公司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从8月开始一边积极卖掉现货,一边及时平掉809合约1000手空单,最终期货盈利1000万元,现货亏损约500万元。通过利用期货工具,奥星公司规避了风险,保证了企业的正常生产,掌握了菜籽油销售市场的主动权。


  (2)通过利用期货价格开展点价模式,迅速完成现货销售


  期货市场对现货经营的稳定作用不仅体现在企业的经营方式上,还体现在现货市场价格的制定环节。2008年9月以后,油脂现货市场价格暴跌,面对单边下跌的市场,很多下游贸易商在从购销合同签订到运输的过程中承担了巨大的在途风险,因而不敢下订单,威胁到油脂生产企业的销售。在这种情况下,奥星公司率先推出了升贴水报价模式,与贸易商约定:贸易商先把货款以高于市场价格支付给奥星公司,待货物到达销区后以约定时间内任意一天的当日期货收盘均价加上预定的600元/吨-800元/吨的升水价格,作为双方成交价格。通过期货点价和升贴水模式打消了贸易商的在路价格风险顾虑,维持了公司的正常销售,加速了公司的资金流转,又极大地扩大了客户销售网络。2008年7-11月份,奥星公司通过点价方式进行的菜籽油贸易量就达3万多吨,获利1000多万元,不但弥补了前期油菜籽收购亏损,而且也使下游客户很好地规避了风险,实现了双赢。目前,已经有西安油脂公司、陕西建兴油脂公司、四川金府油脂公司、广安巨泰、川新粮油等近10家现货企业开始与奥星公司开展期货点价贸易,稳定了供销关系,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2. 菜籽油期货增强了农民对产品销售的掌控能力


  油菜籽作为生产菜籽油的原料,二者的价格相关性在0.99,菜籽油价格的变化直接影响到油菜籽价格。菜籽油期货上市后,为农民以更合理价格销售油菜籽提供了一条畅通的信息渠道。这主要表现在:一是在油菜籽播种时期,农民可以根据菜籽油期货价格倒推出油菜籽在未来收获期可能得到的价格,这样可以通过订单方式提前预售;二是大大增强了农民在价格上的谈判能力,改变了先前在价格的博弈上不对等的被动局面。


  (1)利用期货价格,农民在价格有利时调整油菜籽销售进度,增加收入


  2007年6月菜籽油期货上市后,菜籽油期货价格稳步上涨,709期货合约的价格从8500元/吨涨到9300元/吨左右,按此价格折算成油菜籽价格应该在1.8元/斤。很多菜籽油加工企业和中间商根据期货价格信号,一方面在期货上积极卖出保值,另一方面不断地提高油菜籽收购价格,从1.6元/斤提高到1.8元/斤,四川地区最高甚至达到2元/斤左右。油菜籽收购价格的提高大大激发了农民销售的积极性,很多农民抓住机会在高位把油菜籽卖掉。与2006年比较,农民平均卖价从1.2元/斤提高到1.7元/斤,平均每亩收入增加125元(每亩按250斤计算),增收幅度达41%。据不完全估计,2007年全国油菜籽销售收入较2006年增加105亿元。


  (2)利用期货价格,增强农民与油菜籽收购商博弈能力,实现增收


  2008年6月油菜籽上市时,菜籽油期货809月合约价格在12500元/吨左右,折算成油菜籽价格约合2.7元/斤。但由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很多油厂对后市看不准,不敢轻易收购,开秤价定的比较低。湖北中粮祥瑞油脂公司甚至将开秤价定在1.9元/斤。很多农民根据菜籽油期货价格折算油菜籽价格后,认为油菜籽收购价格定的太低,因此纷纷惜售。油厂在与农民僵持10天左右后终于妥协,将油菜籽收购价格从1.9元/斤直接涨到2.4元/斤,但农民还是惜售,油厂收购数量很少,几乎无法开工。随后油厂不得不把收购价格涨到每斤2.6、2.7、2.8,四川地区甚至出现3元/斤历史天价。随着油菜籽收购价格的不断上涨,农民的交售量开始逐渐增加。与2007年比较,农民卖价从1.7元/斤提高到2.7元/斤,平均每亩收入增加250元(每亩按250斤计算),增收幅度达58%。据不完全估计,2008年全国油菜籽销售收入较2007年增加100亿元以上。农民在这场博弈中获得全胜。


  2008年6月经济日报社记者在油菜籽主产区湖北调研时,湖北荆州桑梓湖农场正在收割油菜籽的农民訾玲高兴地告诉记者:"今年菜籽油价格高,油菜籽能卖个好价,每斤油菜籽应该能卖到两元五以上,而我们去年才卖了一块多钱。今年每亩地能多赚150多块钱。"农民开始试着通过期货市场价格信号自己给油菜籽定价,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只能被动接受中间商和油厂的收购价,这是菜籽油期货上市给农民销售油菜籽带来的变化。


  (四)有助于促进农村组织形态转变,完善农民增收的组织架构


  农村经济合作组织是小生产与大市场有效对接的桥梁。2004年以来,国家在中央的一号文件里多次提倡在有条件地区建立农村经济合作组织,使合作组织成为农民进入市场的代表。菜籽油期货推出后,对农民经济合作组织的发展壮大方面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安徽、湖北、四川涌现了不少农民合作社组织,在油菜籽种植和销售中通过和期货相结合,保护了农民利益,增加了农民收入。这里面,安徽巢湖巨兴大平油料合作社就是其中典型之一。


  1.  安徽巢湖巨兴大平油料合作社的运作模式


  安徽大平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平集团")位于安徽巢湖,是以菜籽油加工为主的大型油脂企业,是农业产业化国家级重点龙头企业。


  2001年以来,大平集团为了发展产业化农业,一直在探索和实践订单农业模式,从最初的 "龙头企业+农户",到"龙头企业+基地+农户",最后又到"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社员"及"订单+期货"的模式,从而实现了"小生产"与"大市场"有效对接,提高了农户组织化程度,推动了农业产业化发展,在实现企业利润增长的同时,带动了当地农民增收,形成了"大平模式"。它的出现和发展,为探索适合油菜产业的现代化生产经营模式做出了贡献。"大平模式"的成功运作也受到了安徽省和国内重要媒体的关注。


  (3)积极创新经营模式,开展期现一体化经营


  2008年,对国内油料加工企业而言是个灾年。国际油价剧烈波动,仅湖北省的油脂加工企业亏损即达15亿元。但在这个不平静的年份,奥星公司却通过套期保值交易,取得了不平凡的业绩。由于菜籽油价格大跌,菜籽油市场价严重低于成本价,一些菜籽油企业的库存难以实现顺价销售,但又占用大量资金,造成很多企业资金链断档。奥星公司结合期货价格走势和现货市场形势,分析判断跌势仍将继续,便以资金作抵押,向同行油脂企业"借油"销往下游企业,并与"借出"的企业约定归还周期。随后利用期现倒挂的形势,在相对低价位买入未来相应月份的菜籽油期货,到期交割"归还"给"借出"的企业,并赚取其中的差价。借助"现货做空+期货做多",奥星粮油减轻了自身的经营成本压力,在价格急剧下跌过程中反而获得了稳定收益,同时也为同行缓解了资金压力。通过期现套做,奥星公司跟国内有影响力的几十家油脂企业建立了贸易往来关系,扩大了市场份额。2008年奥星公司收购加工油菜籽共计12万吨,销售收入突破10亿元,均居湖北省前列。2008年湖北省农业发展银行基于奥星公司的行业地位、稳健的期货套保和良好的经营业绩,给予其1.45亿元的授信额度,光大银行也给予奥星公司1亿元的授信额度,从而增加了企业融资能力,降低了财务成本。


  (4)通过期现运作提升企业品牌,用企业品牌打造产品品牌


  2008年奥星公司虽然通过期货保值成功规避了风险,但也清醒地认识到国内菜籽油行业形势非常严峻。由于跨国公司多年在豆油及调和油消费市场广泛宣传和深入推广,进口油脂不断蚕食菜籽油消费份额,居民的菜籽油消费习惯持续弱化,国内民族企业没有一个能在全国打得开的菜籽油品牌。而只有打造出有中国特色的菜籽油品牌,把终端市场培育起来,提高终端市场对国产菜籽油的认可度和忠诚度,才能发展壮大菜籽油民族产业,扭转跨国油商及进口原料不断冲击的不利局面。


  奥星公司通过套期保值、工贸结合、期现互补、经营创新等一系列的措施,扩大了客户网络,提高了市场占有率,对提升公司的品牌价值起到积极的作用。在品牌建设方面,奥星公司2008年先后推出了浓香菜籽油、纯生冷榨菜籽油、火锅专用油等十余种中国特色的菜籽油新产品, 2009年5月,"奥星"牌菜籽油被湖北省政府认定为湖北菜籽油第一品牌,并被湖北省政府列为农业产业化品牌重点建设工程。2009年6月,"奥星"牌小包装菜籽油进入武汉中百仓储、富迪实业的400多家连锁店和家乐福、武商量贩店等大型超市,这是奥星公司争创全国知名品牌的第一步,也是国内民族企业在菜籽油产业发展中可喜的一步。


  奥星公司董事长梁红星说:"内地企业不缺经营,缺创新,尤其缺经营模式的创新,对于先进的经营模式,我们一直在学习,也一直在根据自己企业的实际来改变我们不合适的经营模式。对于期现结合的模式和点价模式,并不是我们创造的,但是我们是内地企业里比较早开始模仿应用的,我们学习的对象是益海嘉里和中粮。"梁红星对于"率先模仿就是创新"的理念非常认同。


  梁红星认为,目前国内民营菜油加工企业与外资企业差距一是在于信息渠道,外资企业可以把国内国际信息进行联动,而民营企业难以做到;二在于风险控制水平,民营企业应对市场风险的经验不足,风险控制体系不健全,不能有效地控制风险;三是物流体系不健全,民营企业掌握的物流资源较少。梁红星说:"面对种种不利条件,企业只有不断创新,并且利用好期货这一金融工具,弥补自身劣势,从而具备更强的前瞻性和风险抵御能力,把经营做活,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4. 市场风险唤醒企业避险意识,期货经营成为企业的有力资源


  2008年的市场暴跌,使不少油脂企业对市场风险有很深入的认识,对期货保值需求不断提高。据统计,目前国内有规模的菜籽油企业都已经在期货市场开户。


  在期货市场功能不断发挥的过程中,银行机构也从对期货不理解到逐步理解。2008年10月奥星公司曾在菜籽油期货8000元/吨时做买入保值操作,由于价格的下跌,形成了账面虚亏,引起银行方面的注意。但经过奥星公司向银行进行耐心解释,说明期、现货需要统一经营和核算,银行才增加了对期货市场的理解,坚定了对企业的支持。2009年3月,国家农发行和湖北农发行把奥星公司列为首批湖北省期货套期保值试点企业,奥星公司成为农发行系统了解期货市场的一个窗口。


  襄樊万宝粮油有限公司董事长柴顺功将该企业近三年来的快速发展归功于三个方面:一是国家对大型粮油加工企业在环境政策上的扶持;二是政府对油料托市收购政策的扶持;三是借助期货工具对市场风险进行了预测和防范。柴顺功说:"企业下一步要做大做强,和期货市场必然要密切相连,公司努力将自身具有优势的仓储条件和优质粮源基地等资源与期货进行对接,这样企业在农产品加工上基本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了,作为一个追求稳定经营的企业,我们的目标是获得像"割韭菜"一样的稳定收益。"


  与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相比,郑商所和商业银行合作推出的期货标准仓单质押贷款业务也从另一个渠道为相关企业提供了便利。湖北潜江巨鑫粮油集团是集菜籽油收购、加工、销售为一体的民营企业,由于公司规模较小,自有资金不足,向银行融资难度大,限制了公司业务的发展。但是2008年巨鑫粮油通过商业银行和郑商所,把公司生产的菜籽油注册成标准期货仓单200张(1000吨)进行质押融资,获得资金约560万,从而加速了企业的资金周转,扩大了融资渠道。


  江苏省粮食集团总经理刘习东认为,菜籽油压榨行业是国内油料油脂行业中唯一没有被外资控制的产业,帮助企业学会利用期货市场做大做强,意义更加重大。随着菜籽油期货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功能逐步发挥,必将在保护民族产业、维护国家油料油脂安全以及促进行业稳定发展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经过菜籽油期货两年的发展,与期货市场的互动使许多油脂企业的经营更加趋于理性和科学,许多民营企业家也不再只盯着"小市场",而把眼光投向金融领域和国际市场,经营思路改单一为多元。企业的发展战略开始变守为攻,在业务拓展和创新上更加积极,市场竞争力不断提升。在这种令人惊喜的变化中,我国菜籽油行业未来的新发展、新格局正在悄然酝酿。


  (三)有助于解决农民"卖籽难、卖价低"问题,增加农民收入


  1. 传统的油菜籽生产销售方式造成农民增收难


  我国油菜种植面积在1亿亩左右,涉及15个省市自治区1亿多农民。油菜籽商品率达80%以上,是主产区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据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调查,在长江流域油菜主产区,每个农户种植规模一般在0.33公顷左右,每户可收入750至1000元。这是一年中农业生产的第一季收入。农民常拿这笔钱用于下季生产或给孩子交学费,所以油菜籽的收入影响到农户安排全年生产和家庭生活。但长期以来,受进口油脂油料的冲击,油菜籽价格波动非常大,因时常出现的"卖籽难、卖价低"现象,农民收入始终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例如2007年以前,油菜籽价格一直在1.6元/斤以下,2005-2006年甚至跌至1.1元/斤左右,除去种子、化肥等费用,农民种油菜基本无利可图甚至赔钱。过低的价格导致农民种植油菜的积极性不断下降,抛荒耕地现象不断出现,这也是2005年以后我国长江流域出现大量撂荒冬闲田的主要原因。


  农民种植油菜籽收入低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油菜籽集中上市销售,容易形成价格低谷。一般来说,长江流域油菜籽在5-8月间收获后集中上市销售,大量的油菜籽同时进入市场,市场短期内容易出现供过于求,油菜籽价格往往是低谷。同时,很多农民急需下一季的耕种资金,为了能够尽快得到收入,不惜以低价出售;二是油菜籽价格影响因素较多,农民基本无法对油菜籽价格的走势作出判断,只能被动地接受收购单位或菜籽商贩的报价,从而在价格的博弈上处于被动和劣势地位。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