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学军:中国大豆压榨行业产业现状及发展趋势

2014-11-06
 
  和讯期货消息 第九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今日在广州南丰朗豪酒店举办,本次大会以“新形势、新策略、新发展”为主题。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 谷物与油籽价值链中国与韩国区事业部副总裁周学军先生发表主题演讲,指出中国压榨行业产业现状及发展趋势。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同仁,大家好!非常高兴又在一年一度的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与大家见面,国际油脂油料大会是大连商品交易所与马来西亚衍生产品交易所成功举办的行业盛会,我们都应该感谢两大交易所给我们搭建行业交流的广阔平台。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中国压榨行业展望”,谈到这个话题我先做一点说明,本来欣然接受大会邀请的是安博泰先生,他因为临时有事不能来,我代替他来发言,从个人的情感角度来讲,他对这个话题是非常感兴趣的。在最近接近10年的时间,他一直在中国,把所有时间和精力致力于国内行业的发展,对我们行业充满了深厚的感情,他拿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希望能够看到大豆压榨行业作为产业回归到健康可持续的轨道上来。当然,各位可能知道作为嘉吉公司发家的核心产业,嘉吉公司对粮油行业一直是非常关心也是非常关注的,希望有一个有序健康的产业,这样才能够保证全球的粮食供应安全,能够达到服务于百姓的目的。
 
 
  今天谈到这个话题,我们也是希望本位客观务实的态度,用数据来跟大家分享。在一定意义上可能我们可以代表这个行业、这个产业表露一下我们的心声。
 
 
  言归正传,谈到这个话题我主要从三个方面来回顾与展望中国大豆压榨行业的现状以及将来可能发展的趋势:第一,从全球大豆供需历史情况,以及对将来发展的展望;第二,全球压榨产能,尤其是中国压榨产能在过去10年甚至20年的发展,以及将来的产能发展情况;第三,中国压榨行业作为整个企业压榨利润的历史情况,以及对将来的预算、将来产业格局情况。
 
 
  谈到中国大豆的压榨行业,我们不能不去看全球大豆供需的情况,中国早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大豆进口量、加工量、加工产能都居第一的国家,而在全球大豆的贸易流当中中国所占的份额早已经超过了65%,所以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
 
 
  当然,以中国的人口基数,以及我们目前保持相对经济增长的速度来看,中国要想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大豆的油脂油料的市场里不成为第一也是很困难的。这是一个统计数据,作为中国大豆压榨行业来讲,不能说我们有这么高的份额,或者这么高的数字排在世界第一而感到骄傲,我们同时也不用太过于担心。既然中国大豆的进口量一直在大量的增加,我们中国的压榨产能也是快速地扩张,中国压榨行业在将来的发展当中会不会出现大豆供应不足或者大豆短缺的情况,首先我们看一下大豆的供需情况,在我的讲稿里面大部分的数据都是借用美国的农业数据,还有一部分是我们公司的研发数据。
 
 
  在全球过去的10年甚至20年的时间范围内,全球主产区乃至世界的播种面积是在逐年增加的,我们放更长一点的线来看,美国大豆的播种面积也增加了25%,从1994年相对播种面积比较小到2014年播种面积应该增加了25%,应该说巴西增长比较快速,南美两大增产国巴西和阿根廷。也许美国播种面积本身没有更多的增长空间,而南美的两大主产国巴西和阿根廷仍然有很大的趋势,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中国的需求生物柴油、生物燃油等因素推高了大豆的市场价格,当大豆市场价格比较高的时候,给农民带来的收入是很客观的,这时候农民会播种更多的大豆。在其他的竞争作物不会带来更多的收益之前,目前这个趋势是有效的,根据目前市场价格反映的情况来看。
 
 
  不仅是播种面积,我们在过去10年甚至是20年的时间我们有了充足的增长,实际上更为显著增加的是单产,我们看单产增加的趋势,全球总体的单产趋势,其中最主要的是三大主产国,单产趋势主要得益于生物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到了目前为止,整个单产达到了高点,将来不能发展了呢?我们全球应用空间还有待扩大,单产的趋势仍然是有上升的空间,而且单产对于总体的产业贡献会是更大的。年度与年度是农作物,我们面临的气侯环境不一样,年度与年度会有一些差别在里面,这是从趋势去看的。
 
 
  既然播种面积有增加,单产还有增加,全球的大豆增产量还有持续增加的趋势。看过去10年、20年增长就更多,我们把2014年的大豆总产与1994年总产增加了很多,这主要是单产的增加。根据美国农业部的预测,在将来的10年,全球大豆的总产仍然会继续增加,总产有望达到35700万吨。
 
 
  在我们国内整个行业发展需求增加的情况下,我们是不用担心全球大豆供应的情况,全球大豆的供应在目前情况下已经给我们形成了相对宽松的供需环境。在过去的10年当中,中国的大豆进口量快速大幅度的增加,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国内的需求增加。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经济增长,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收入增加,所以消费水平增加。同时整个压榨行业新的产能增加,也进一步促进了总体的进出口需求的增加。
 
 
  在过去的10年,中国的压榨行业大豆需求有10%是因为中国需求带动的,这是因为中国国内原来的动物蛋白消费水平降低,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过程中我们有个快速消费的过程。在将来的10年,中国是否能够持续为全球大豆的需求达到10%以上呢?我们是持怀疑态度的。中国蛋白会持续增加,总体蛋白需求增加最终要满足需求还是必须要依赖于大豆蛋白,也就是我们豆粕产品。
 
 
  我们如果单纯地去研究美国数据库的话,中国的消费需求必须仍然保持5%的年增长率,我们知道中国植物油消费量将来会增长,但是以是非常慢的速度,追求精细化、健康化的方向发展。中国最终因为总体的蛋白需求驱动增加了大豆进口、增加了国内的大豆压榨量,压榨生产出来的大豆油在中国市场消费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是建立在豆油不消费或者不增长的基础上。
 
 
  我们今年开始已经成为全球大豆供需基本面的拐点,以前相对来讲是基于平衡的状态,现在已经出现了大豆宽松的局面。宽松的局面是可以通过库存使用比看得出来,在美国达到比较宽松的库存使用比。如果建立在目前的基础上,市场价格给老百姓带来的收益,给农场主带来的收益保持这样的水平,需求的增长仍然会保持宽松的供应状况。
 
 
  宽松的供应状况对中国的压榨行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先回顾一下历史,中国从1996年成为中国的大豆进口国,1996年以前中国是出口国。在过去的20年时间,我们进口量增长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应该说20年前甚至10年以前,在我们行业里面很少有人预测到中国大豆进产会达到7000万吨以上,中国将来的大豆进口总量应该会超过1亿吨,当然这需要时间。
 
 
  在中国过去20年大豆进口量激增,中国压榨行业快速扩张的20年期间,我们所面对的市场是一个什么情况呢?虽然大豆的市场是有跌宕起伏,一直有坐过山车的情况,但是总体的趋势是向上的,我们产业在过去的10年、20年所面临的市场是长期的牛市趋势市场,在这样的市场里获取利润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目前我们出现变化了,我刚才讲到了供需基本面已经出现了拐点,在将来的5年甚至10年时间范围内,如果整体的供应是宽松的,如果市场是相对比较熊市情况的局面,处于相对下跌的态势,长期结构的牛市不在的情况下,中国的压榨行业面临的挑战可能会更大,单纯从加工利润的角度去看。
 
 
  过去的10年不止是中国的压榨行业产能快速扩张,在全球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大豆加工产能增长速度都是很惊人的。与中国相媲美的是南美的阿根廷,大豆在过去的10年期间已经翻了一番以上,目前它的有效产能应该可以加工1.5倍的产量,甚至将来可以达到2倍的产量。在中国和阿根廷大豆压榨行业产能扩张的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全球范围内大豆加工行业产能利用率一直是走下坡路的。当我们产能增加,豆粕、豆油需求增长幅度达不到比例的时候,这是必然的结果。中国在过去10年产能扩张的过程中,我们是在经历淘汰一些落后的和非有效的产能,我们在增产新产能的同时淘汰一批落后的产能,相对比较低一定的开机率也是可以接受的事实,而阿根廷相反,新进的产能是在原来产能继续扩张的基础上。
 
 
  在全球范围内大豆扩张的故事没有结束,也许阿根廷减少新产能的建设,在中国行业里还有很多远大理想的投资者,以及企业家有远大的计划和扩大继续增加产能,这个我们后面可以提到,这对我们行业意味着什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前面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大豆压榨产能的利用率,现在我们看一下在过去的10年,还有将来4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国内的大豆压榨行业压榨工厂产能增加的情况。过去5年,国内大豆压榨工厂的新建产能每年接近1200万吨产能增加的速度,相当于每年建12个3000吨日加工的大豆加工厂。如果说我们将来继续保持产能扩张的速率,将来行业产能利用率应该来得更低。目前整个行业产能平均利用率差不多55%左右,稍微一半以上。如果接下来4到5年每年增加1200万吨以上,整个行业平均开机率将会降到50%以下。在开机率达不到50%的产业,我们期待有什么样的加工利率呢?大家可想而知。在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接下来4到5年之内,中国国内工厂新建的工厂每年500万吨左右,要略少于前面5年的新建工厂的产能。
 
 
  压榨产能的增加这边是更细的分析,最高峰的时候达到1500万吨的增加。在5年甚至10年产能扩张的结构当中有一些有趣的变化,我们国有企业以及私营企业压榨产能的份额是稳步上升,形成国营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差不多三分天下的局面,在目前的国情下很多人认为是平衡的局面。
 
 
  产能在将来发展的趋势,外资企业受到了投资的一些限制,应该说它整体的扩张和增加是有限的,如果要有进一步增加主要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份额增加。从分地区的结构来看,过去5到10年整体的产能扩张过程当中,国有企业在全范围内分散布局,民营企业好像主要是在华北山东地区为主,跨过企业在长江流域地区,这是因为早期的布局没有完整。
 
 
  到目前为止,整个中华大地大豆压榨工厂遍布全国,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大豆加工在全国分布是非常均衡的,很难出现以前地区之间不同的产品,尤其是豆粕和豆油产品差价非常大,有很多现货的贸易情况,这种情况比较少,也有可能短时间内出现。
 
 
  在大豆进口商的结构里也发生了一些比较有趣的变化,应该说中国的大豆进口最主要的是大豆加工企业来进口的,在过去2到3年当中出现了贸易商参与,而且参与的份额非常大,在这个名单上当中大家可以看到有两大贸易商,他在过去的一、两年当中占到了非常大的份额。也有行业同仁提出过也许贸易商的参与,贸易融资是促进大豆产能增加和大豆进口的主要原因之一,这是争议的,没有形成一个定论。
 
 
  总体来说,早期在国内进口量排头兵的企业现在开始落后了,这是有趣的现象。一方面是贸易商的参与使得给行业带来成本计算方面的变化,另外一个方面也反映出中国在现阶段情况下产能过剩、非理性的竞争导致压榨利润非常差,也使得很多企业降低产能利用率,否则加工越多亏损越大,过去很多企业都是以量取胜,这个商业模式在短期内是有效的,在长期从战略眼光来看应该是不可持续的。
 
 
  最近几年中国大豆压榨利润演变的情况,我用替代成本的方式计算压榨利润,国内很多同行用历史成本来计算的。从2008年到目前为止,我们抛出压榨成本,绝大部分情况下压榨企业是无法去获取利润的,是没有利润的。在座的可能要问,在过去几年可以看到报告,或者听到了很多压榨企业榨油厂还是赚钱的,这个利润是来自何方?前面我已经提到过了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我们面临国际大豆的市场总体上是上涨牛市的行情,作为在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压榨工厂是天然坐多头寸的行业,我们用历史成本来算到中国来还是有成本的,如果市场一路向上,我们利润非常客观,我们知道这个市场是商品市场,不可能只是单边的趋势上涨,在上涨过程中会有下跌,下跌过程当中会有上涨。在过去5年左右的时间,我们面临的市场总体上是上涨的市场。我们国内很大的企业有很大的市场,它以产能为基础,建立了很多投机和贸易的头寸,在市场单边运作的情况下对我们造成的伤害比较小的,如果像今年出现市场下跌或者出现熊市的结构市场,对整个压榨行业形成的挑战都是可想而知的。今年国内已经披露了行业的利润情况,这也可以反映出来在市场发生变化的时候,在利润不好的时候,很难通过交易来扭转,当然不排除在中国市场里利用交易来做套期保值成功的,但是大多数还是承受比较大的风险,通过大的交易想从市场里面赚钱来弥补加工里面的成本,这是不可持续的。
 
 
  我讲了这么多,并不是说我个人对我们整个行业是悲观的,我一直是乐观看待我们行业的。将来我们的豆粕和豆油在将来10年或者20年不能保持5%的增长,国内压榨行业面临的挑战是产能利用率仍然会偏低,我们想把1亿6000万吨的产能都利用上,甚至达到80%,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有没有可能成为像服装行业那样成为区域中心使得整个行业获利呢?我们通过分析,这个结论是很难持续的,在东南亚趋于之间来看,中国豆粕的出口用于满足东亚和东南亚国家地区豆粕需求的份额还是非常小的,这个结构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改变,从供应链效益去看应该说是不太合理的,把中国变成加工中心然后满足周边需求,这个应该是很难做到的。
 
 
  我们这个行业可能面临另外一个挑战,中国有没有可能放开肉类或者动物蛋白的进口,会不会出现政策方面的调整?假设如果有放宽肉类和所有动物蛋白产品的进口,这对我们行业是改变整个局面的因素,为什么这样说?从纯粹的经济学和生产效益的角度来看,应该说动物蛋白的生产主要放在饲料原料的主产国,我们从这边可以看出,我们把中国饲料和饲料成本与巴西与美国相比,我们的成本远远高于巴西甚至美国,这也牵涉到食品健康等话题,我们相信在短时间内国内改变政策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这只是我自己的解读。前面程局长提到了中国应该是进口多样化,这不排除肉品的进口量增加,这也意味着国内的饲料需求量减少,对我们整个行业来讲影响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在我们已经建立了那么大的产能基础情况下。
 
 
  大豆压榨生产产出的豆粕主要是用于饲料原料,中国的大豆压榨整个行业的驱动仍然是蛋白驱动,而不是油籽的驱动。我们维持过去5年乃至10年的需求变化,我们面临全球的大豆供应已经开始由剩于变成富余,大豆的库存会累积;过剩的压榨产能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国内压榨利润前景堪忧;国内需求在将来的时间内很难回到7-8%豆粕需求增产率。在目前情况下整个产业应该要反思,要重新定位。
 
 
  作为负责任的行业参与者来看,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整个行业要停止新产能的建设,再增加新建工厂,有一些可能会成为我们压跨最后一根的稻草,如果有抱负的企业家需要通过合并和收购来实现增长。逐步淘汰低效产能,整个行业应该把目标放在改善利润上,这对供应链的环节更有好处,如果将来出现通货膨胀,压榨利润不好市场起伏不定,有的时候会导致供应过剩,有的时候会供应中断,这对于消费者和社会总体来讲都是不利的。
 
 
  我们希望能够一起发挥智慧,我非常敬重大豆压榨每一位的参与者,所有的同仁不仅非常敬业,而且是非常有智慧的,大家系统性的去分析行业情况,对将来作出一些计划和改变,大豆加工行业仍然还是可以回到健康、可持续新欣向荣的企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