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高宁:不担心粮食安全,反对粮食“政治化”

2015-03-23
 
  网易财经3月21日讯 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宁高宁在2015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表示,“中国的粮食安全以本土生产为主,外国进口为辅,关键在于度,我认为这个度现在可以放开一些。”
 
 
  粮食的政治化有一个专门的词描述,即粮食权力,指一个或多个国家透过提供或停止提供粮食,以操纵农业作为政治手段。
 
  而宁高宁认为,粮食是特殊的产品,每个国家都害怕没有粮食,人类历史上也发生过禁运粮食的现象。但全世界粮食存在不平衡,必须通过贸易解决。为了维护世界粮食安全,国际组织应该推动粮食不作为政治工具。
 
  “对中国粮食安全来说,以前是用7%的土地养活全球20%的人口,但未来中国人必须把饭碗握在自己手里这种观念会慢慢变化,未来应该大胆利用国际市场,”宁高宁表示。
 
  数据显示,一方面中国粮食生产连续11年增长,年均增长2.82%,另一方面中国进口年均增长32.86%,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粮食库存国。在进口暴增面前,一方面是国内需求扩大,而另一部分是内外粮食差价导致的。
 
  一些人担心,粮食特别是主粮大量依靠进口,会危及中国粮食安全。农业部总经济师钱克明今日也表示,对农业管理部门而言,如何解决粮食过度进口、降低国内粮食生产成本已经成为亟需解决的问题,从长远看,中国则需要构建粮食产业的安全保护机制。
 
  但宁高宁认为,中国粮食已经在依靠贸易了,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并非需要选择的问题。“今天如果没人卖给我们大豆,就像没人卖给我们石油一样。现在我已经不担心中国发生粮食危机,我担心的是如何保存这些粮食,以及价格是否会下跌,”宁高宁说。
 
  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宁高宁发言:
 
  大家早上好,今天的话题是主办方设定的,我觉得非常的有意义,谁为中国的米袋子负责呢?我觉得这个本身也是一本书的书名,这本书是20年前出版的了。作为是叫做赖斯特·布朗,他也提出了这个问题,中国人口快速的增长超出了十亿了,那么到时候谁为中国提供粮食?这本书不仅是谈了粮食,谈到了生活的各个方面。
 
  因为人口的增长,所以他问了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来保证这个粮食的供应。但是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当时是发生了粮食危机,因为当时粮食的生产减少了50%,当时人们在担心,是否会发生粮食的危机。有一些国家采取了政策限制出口,把粮食作为一种政策的工具去实现他们的目的,当时,大豆的价格上涨了很多,大家都很担心,中国特别担心,因为中国很担心在大豆和玉米方面的进口会受到影响。但是后来我们的担心并没有成为现实。今天,粮食的价格,大豆的价格,玉米的价格,小麦的价格,是历史的新高,特别是在中国,但是我们也看到了这个价格的波动,对于我们来讲,粮食的价格并不是那么重要。人类可以使用他的技术,比如说种子的技术,正如之前发言人所说的,哈利?斯坦先生所说的种子的技术。可以通过贸易,我们可以携手来提供足够多的粮食供全世界的使用。人类对这个问题的理解,还有待深入。
 
  我们看到,经常我们会重蹈覆辙,会重复以前的错误。现在我们已经不担心粮食危机,特别是你看到今天中国的现状。我们现在担心如何的来保存这些粮食,我们建了很多的粮库。我们担心粮食价格的下跌,现在全世界各个角落并不是说现在世界上各个角落都有充足的粮食,特别是在亚洲,亚洲的人口很多,但是也面临着这个各地区不平衡的问题。资源的分配是非常的重要要通过贸易来实现一个重新的资源的分配,正如之前发言人所说的,中国正在反思,应该生产多少,他生产的成本应该如何。应该在生产粮食的过程中,如何的来保护环境,农业的增长的质量,不仅仅是数量的问题,我们现在更关注质量,更加关注成本和他的种类。
 
  所以我想要强调说的中国的粮食的增长,不仅仅是大米的增长,小麦的增长,还包括了一些高蛋白质食物的增长,包括像肉类、蛋类、禽类,这样的趋势会继续。如果说这样的趋势继续的话,那么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生产更多的粮食。我们要想想如何的来实现产量,但是同时我们也需要来更好的来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就是国内,国外市场。中粮也对两个企业进行了投资,希望通过这种海外的收购能够建立起来一个国际的网络,能够有效的进行采购,使得全球的粮食市场更加高效,更加有序,造福生产者,造福消费者。同时,我们也会更好的利用技术来实现粮食的再分布。所以我们无需担心,我们一定能够解决中国米袋子的问题。
 
 
  以下为现场互动实录:
 
  现场提问:我想请教宁董,您强调了贸易强调粮食安全的作用,以中粮这么多年经验来看您认为中国更大更多扩大开放这样的政策是否是可行的,是否能够通过贸易来保证中国比较平稳的进口以及世界粮价平稳的趋势。谢谢。
 
  宁高宁:从全球来讲,全球的粮食安全解决的唯一方法就是自由贸易,因为我刚才讲了人口和资源的分配是不平均的,过去我们讲中国用7%左右的土地养活20%左右的人口,那是消费水平比较低的情况先的消费方式,亚洲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的,人口多,土地少。这样来讲的话必须有贸易,否则的话不平衡,上帝给资源是不一样的,有的地方人多,有的地方地多。必然带来了一种贸易,没有贸易不行。
 
  反过来讲粮食的产品是比较特殊的产品,每个人害怕没有,总希望有一个政策来保护它,总希望这个东西能够肯定,不会说受到任何的威胁。历史上确实也出现过禁运,粮食贸易停止的现象,这个大家觉得很害怕,就变成了对粮食有点担心。
 
  实际上我觉得从全球来讲,应该把这个粮食和食品作为一个超级的商品,全球都应该对任何粮食和食品的贸易作为一个对其他的手段的工具来应对粮食,我觉得可以在一些国际组织希望里面来讨论这个问题,可不可以,这样的话就比较放心了。
 
  再一个是粮食的安全性,就是说中国一定要把饭碗端在中国人自己手里,中国人一定要有一个自给自足的政策,这个就慢慢开始转变,刚才韩主任也讲了,这个转变是比较慢的,逐步的一个过程,实际上过去十年以来,这个转变已经非常快速的开始,使我们被迫的开始。
 
  刚才讲了我们十连增,还进口一亿吨粮食,这一亿吨里面有七千两百万吨是大豆从产量来讲,从用土地来讲,几乎要顶玉米的,量上是很大的,中国已经是依靠贸易了,中国的大豆没有人供给像石油没有人供给是一样的,是已经发生了,不是是否有选择的问题,我们是怎么样管理好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