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这一天 | 后美国大豆时代,会发生什么?

2018-07-27
 

oilcn油讯  (注:本文发表于2018年7月6日晚)

2018年的7月6日,那艘全民关注的名为飞马峰号Peak Pegasus、满载美国大豆的货船经过一天飞速狂飙,终于在下午到达大连港,但还是没能赶上海关下班,这意味着货主可能要多交几千万元的关税。

因为就在今天,中美互征关税实锤落下,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正式开打,美国输华大豆被加征25%的关税。这一天将成为产业的分水岭:全球大豆的贸易和加工格局从此重塑,中国植物油市场的变局或将展开。

历史不会重演,但总是惊人地相似——“豆争”屡次出现于近代国际粮食贸易史中:

1973年全球粮食减产,美国大豆库存不足。尼克松总统颁布法令,禁止大豆和豆粕出口;在大豆几乎全靠进口的日本引发了“豆腐骚动”,日本开始实施海外农业战略,首先前往巴西投资,巴西的大豆产业由此起飞;

1980年在苏联入侵阿富汗后,美国展开报复,卡特政府禁止向苏联出售谷物。结果事与愿违,封锁对苏联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他们能够从其他来源获得粮食,苏联向阿根廷、巴西等国购买大豆、小麦,促使巴西大豆产业崛起,成为美国农民的劲敌。

巴西的大豆产业,本身就是贸易制裁的产物。冷战的历史说明了贸易市场的空隙,可迅速被其他国家填补的道理。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研究指出:

中美贸易争端可能持续数十年。虽然短期影响可能是负面和严重的,但危机也会创造机会,将提高中国农业的生产效率,并与世界其他地区更加融合,中国得以更接近粮食安全、可持续性和自给自足的长期目标。

贸易战对国内食用油行业来说,是好是坏?尚难定论。

但可以反过来想一想,如果没有这场贸易战,中国食用油市场正滚滚驶向何方?

中国人油锅里倒入的近一半油,仍将是豆油;尽管菜籽油、花生油、玉米油、茶油等都深受中国消费者的喜爱,以现有市场份额来说,即便加在一起,也难以撼动豆油的绝对老大地位。

据FAO的统计,2000-2013年的十几年间,中国豆油消费的年均增长速度约为11%,远远超过中国生产的其他植物油。

这是因为大豆进口量连年急剧增加,驱动力来自肉蛋奶产品消费的增加,使得中国畜牧业得到快速发展。而豆粕是饲料生产的主要原料,通过进口大豆在国内加工满足,豆油作为大豆压榨的主要副产品,供给量随之大量增加。

专业机构此前预计:中国大豆年进口量将突破1亿吨

在植物油市场规模一定的前提下,豆油的市场价格相对较低,从而挤占其他植物油的市场份额。

按此速度,明年或后年,中国大豆的年进口量将很快突破一亿吨,对非大豆类植物油供给的挤压效应愈加明显,其他油种基本翻身无望。

7月6日正式开打的中美关税大战,很可能终结这一趋势,豆油消费出现拐点,加速中国食用油消费结构的升级变革。

中国、美国、巴西、阿根廷四国大豆贸易流   来源:彭博社、荷兰合作银行

中国大豆进口量的三分之一,来自美国。征税启动后,中国仍将购买1000万至1500万吨加征关税的美国大豆;

但总体而言,大豆进口总量将下降,为解决供应短缺,中国可能进口更多的豆粕、其他油籽、甚至其他蛋白粕类作为替代品。荷兰合作银行的推演如下:

中国

——对美国大豆增加25%的关税将提升国内大豆价格,也会推升豆油和豆粕的价格;

——较高的豆粕价格将提高畜牧业的生产成本,进一步挤压利润率,将促使饲料配方的改变,降低豆粕的使用量。

——国内大豆压榨厂无法完全将增加的成本转移到下游,除非政府提供补贴或增值税减免,否则压榨利润将下降;

——大豆压榨产能的利用率将下降;

——大豆进口量可能连年下降,菜籽等替代品的进口量将增加;

国际大豆产销流:中国进口了全球大豆的60%,欧盟和东南亚地区进口了全球豆粕60%,阿根廷和巴西出口了60%的大豆,图片来源:荷兰合作银行

国际(如果大豆高关税持续多年)

——大豆种植面积/产量:美国减产,南美、中国、欧盟扩大;

——大豆压榨能力:美国、欧盟和东南亚地区扩张,南美有限增长以及中国的收缩;

——替代品: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油菜籽产量和出口量上升。

就贸易而言,美国非但没有给中国一记教训,反而带来了一个长期后果,即中国或许会学到在不进口、少进口美国大豆的情况下如何自处。

中国有句成语:“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中美贸易争端将推动中国的经济改革,进一步实现自我可持续发展,将更多的资源用于提高农业生产力;大豆和油脂产业也得以调整结构,减少对美国供应及其他单一来源的依赖,走向多元化多渠道,多粕多油并举,虽然还将经历不少周折,但危机的另一面是变局与商机。

历史将记住今天,后美国大豆时代自此开启!将会发生很多变化,不变的是,中国不会停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