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油脂:以一己之身,于百年风雨中屹立不倒

2019-04-22
 

青白江悦荟圈

自古便有“天府”之称的蜀地,沃野千里,金池汤城,在这片土地上诞生并自成一派的川菜,它“钦点”的菜籽油也在家家户户的大锅小锅里散发出香气,榨油作坊成为“精工”川菜的灵魂。

20190422/0f418612e951330b8f9f0a77f6ec709e.png

一生二:从小作坊到国营

民国元年,在古丝绸之路的南方起点——城厢古镇的某条小巷上,一家榨油坊悄无声息得落地扎了根,名曰「罗家油坊」。

至此,青白江的历史上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罗家油坊红火了三十年,在青白江还不叫青白江的时候,一代人记忆中独属于妈妈的味道里少不了它的功劳,但是那个混乱的时代很快落幕了。

新中国成立的第五年,也是“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的第二年。战火方熄,百废待兴,国家一穷二白,青白江人的口袋里也空空如也。

「红旗油脂厂」前身「罗家油坊」也面临着设备陈旧、劳动力纷纷加入农业合作社、农产品实行统购统销等诸多问题,还好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崭新的路——公私合营,国家还给了他们新的名字“红旗”:东风吹,战鼓擂,红旗飘飘怕过谁。

从此,「罗家油坊」摇身一变,成为了连续式工业化生产的国营红旗油厂,它们未曾辜负这个百废待兴的时代。

二生三:从国营到民营

有了国家的鼎力支持,「红旗油厂」又走过了两个五年计划,见证了青白江从无到有的蜕变,又抓住了改革开放递来的橄榄枝。

1989年,现任行政部主任赵姐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了红旗油厂,进了生产科搞技术,也是同一年,她认识了被青白江政府引进到红旗油厂的一名技术员,他叫巨浪。

当人人都沉浸在千禧年即将到来的兴奋中,一些“流言”开始在红旗油厂的工人之间蔓延,“国家不保了”、“国家不管我们了”、“国企的牌子要摘了”·······很快,时代就发出“求变”的信号,第一代国营改制开始了,当时是1999年。

20190422/02b9f1eb6ea8b2d9a42a2a8a08e06f30.png

生活从来不会只丢给我们一座大山,面临改制的红旗油厂身上还有500多万的负债,算得上是生死存亡之际。我们不崇拜英雄主义,但此时的红旗油厂的确需要一个领头人,于是当年那个小技术员站了出来。

其实他也不是非得留下来,经历了改制时期并一直跟随企业的赵姐说,“以他的技术能力和工作资历可以去任何一家同类企业拿高薪水,但他留下了,为的是一份责任。”“这么多人都跟着我,大家都要养家糊口,我不想就此放手”,于是红旗油厂的厂长巨浪变成了成都红旗油脂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巨浪。

20190422/b41b488eb5ae85fe6e9eaaf1425ead2e.png

名头变了,但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

从一切依靠国家到一切依靠自己,赵姐说当年的同事如今大多都已退休离开,当年整个公司只剩下了四十多个人,以一己之身扛起改变重任的巨浪,抵押了自己的房子赌上所有身家性命,整个公司都拧着一股劲儿。

“我们要活下来!我们想成为浓香菜籽油的标杆企业!”

公司所有员工都蹲守在一线,烈日下巨浪带着员工去田间地头收购油菜籽,很多时候到深更半夜才结束,睡几个小时后又得迎着升起的太阳翻晒油菜籽。

机器的轰鸣声夜以继日得喧嚣着,但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就像当年跨越世纪的美好希望一样,种在红旗人的心里,所有人挤在一起吃简单的大锅饭,放下饭碗又接着干!

员工们想着的是“活下来”,但站在高处的巨浪还想要“走出去”,在求生存的同时品牌建设必须提上日程,他想让红旗的菜籽油进入现代商超甚至拥有自己的电商,“即使高门槛也要砸钱做,公交,地铁,一个也不放过”。

时代向来不辜负努力的人,与员工共生共赢,「红旗油脂厂」做到了。

20190422/0bcd515700d045c3806fd5432af0f080.png

改制后第三年,红旗油脂厂就被评为了“中国油菜籽50强企业”,第五年便获得了成都市龙头企业的称号,连续三年被评为无投诉社会满意单位。

它们未曾辜负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也未曾辜负一起拼命的员工们。

即使变成了民营企业,「红旗油脂厂」仍然保留了国企员工福利,补助受灾员工,给家里老人去世的职工发放慰问金,职工子女结婚也给婚假,甚至节假日比国家法定的还多。

三生万物:从民营到互联网时代

但一切还没有结束。

2015年因原厂址被划归为搬迁区域,红旗油脂迁到了青白江区弥牟镇的现代粮食物流加工产业园区,这又是一轮“辛苦战”。

但经历过改制的红旗员工们已经是一条心了,同样经历搬迁的赵主任说,“大家都不是唐家寺的人,从城市的另一边城厢跑到这边来守着,平时晚上也不能回去”,有工人甚至连续加班十几个小时,门卫和保安们都是露天作业受着日晒雨淋。

但每一次变动对于红旗油脂来说都是新的机会,工厂规模和市场规模都急速增长:如今的红旗油脂已拥有10万亩绿色油菜籽原料基地、38项专利技术、3万平方米标准库房和10万吨的年压榨能力。

20190422/96f4c79974304e2e07eff6174d5dd938.png

飞跃发展的「红旗」,当年注册五十多万元的企业已经拥有了5亿元的固定资产和8亿元人民币的年产值,是成都市农业产业化经营市级重点龙头企业和成都市市级应急储备企业,在粮食行业排名已进入省内前五名,产品远销国外,省内市场占有率高达58%。

可是新时代又已经来临,这一次它叫互联网。

当年以一己之身平息风浪的巨总没有居功退隐,当然他也等来了更具互联网新思维的“小巨总”——现任采购总监巨欣。

作为国外留学归来的90后,巨欣也想给红旗带来一些改变,他在尝试以更年轻化的方式推广品牌,但他始终坚持“内核的东西绝对不会变”。

“ 子承父业 ”向来会引起诸多争议和关注,从小便在油厂长大的巨欣,目睹了一个企业家父亲的艰辛破土,更深刻明白企业做品质的生存之道。但他更选择用能力回应所有质疑,并坚持自己的原则,“如果不符合我们的采购原则,谁的产品我都不会要”。

20190422/71c3b23b6e6e580cb8698ea5c73b7ee6.png

他深刻明白父亲几十年本着良心做产品的生存之道,更看重父亲一直践行的企业使命:职工共生共赢、为耕者谋利、为食者造福,无论在什么样的时代和遇见怎样的机遇,这都是「红旗」能走到今天并走向未来的根本。

「红旗油脂」也不想辜负新的互联网时代,他们永不止步,但是“做中国好粮油,让国人用上放心油”的初心永不改变。

万物生 : 墙内开花 处处是芬芳

从1912年到2019年,百年间,风云变幻,浮浮沉沉,一代又一代人登上舞台又慢慢退去,从私营作坊到背靠国家的国营企业,再到自负盈亏的民营公司,「红旗油脂厂」的每一步都走得既稳又实。每一代红旗人在时代洪流的漩涡中,脚踏黄土地,手可摘星辰,延续了红旗百年辉煌。

20190422/deaa2c85e7aed514ba63dc702e060645.png

而现在,新一代红旗人会接过父辈的旗帜,继续拥抱更美好的互联网时代“走出去”。

中国油菜籽企业50强、连续四年获全国油菜籽收购加工百强企业、被成都市青白江区政府列为“重点保护企业”......无数荣誉纷至沓来的同时,早已墙内开花的「红旗油脂厂」,对区域内的大多数青白江人来说,或许连大型商超里占据一整柜的“本地产品”都还不熟悉。

其实,“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本地名企在青白江不在少数,当川化成钢的荣耀远去,他们始终以领头羊的身份,站在城市发展洪流的前端担负“走出去”的重任,留下遍地芬芳。

20190422/647ee4227737b1045f7f0754679b4cb0.png

东风吹,战鼓擂,红旗飘飘怕过谁。


相关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