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变身滨州第二富豪:中国人每吃的20桶油里,有一桶是他产的

2020-01-28
 

来源|鲁商儒风  文|丛树

鲁商传奇故事NO.103

1990年,还是博兴县供销社主任助理的舒忠峰,在政治上看不出有多大的进步前景,这一年8月,他来到博兴县第三油棉厂当厂长。

30年后,这个当年的县供销系统小公务员,身家已高达326.69亿元,在山东的滨州市成为第二富豪。首富是魏桥集团的郑淑良家族。在滨州,很难有人能与魏桥争取首富的位置。

小公务员下海

舒忠峰是山东博兴人,出生于1962年6月。

博兴县对于山东人,可能都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县,甚至由于其带有“博”字,被认为是淄博的一个县,而且淄博有一个博山区。博兴县则确实与淄博接界。

大学毕业后,舒忠峰一直在供销系统工作,从镇供销社到县供销社,从办事员到县供销社主任助理。上世纪90年代以前,供销社是相当热门的单位,如今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供销社为何物了,那时候没有网购,也没有商场,供销社是大家买东西的最主要渠道。

1990年8月,舒忠峰到下属第三油棉厂当厂长。

从名字就可能看出,这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厂,在一个县的油棉厂都排到第三。当时,全国有4000多家棉花加工厂,博兴第三油棉厂,显然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个。

谁也没想到,后来这家企业会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油脂企业,中国人每吃的20桶里,有一桶就是他们生产的,也没有想到这个偏于一隅的小厂,会出身家超过300亿的富豪。

舒忠峰的眼光

很快,舒忠峰的商人眼光得到了体现。

那时候,一个大家都面临的生活问题——做菜时没有油腥,在当时的舒忠峰看来,里面有着巨大的商机。

很多成功创业者在创业的时候,就有这种超过常人的敏锐眼光,社会需求就是自己的生存空间,其实这就是后来常说的痛点。

舒忠峰先是搞小精炼油厂,后来索性从国外引进一套年产6万吨/年食用油的精炼生产线。这条线是中国北方最早的一条现代化食用油精炼生产线。

这成为舒忠峰的起点,也是后来更名而来的渤海集团的起点。

他眼光和魄力进一步发挥作用。

1998年前后,食用油走私泛滥,很多厂子索性关门,舒忠峰不仅没有转行,反而大力投资,扩大规模。这种疯狂的逆势而动,在很多企业家身上都有过。结果是两个极端,有的企业粉身碎骨,有的则是迎来历史性转机。当年全国砸锭的时候,魏桥集团大量买入,才成就其世界最大的纺织企业。

舒忠峰属于后者,很快国家打击走私,舒忠峰的渤海集团的大力扩大的产能,成为巨大的财富。

更能体现他的眼光和魄力的是,他随后跑青岛港建工厂。这也是当时很多人理解不了的,毕竟一个小县城的企业跑到青岛这样的大都市建厂,显然是需要很大的魄力的。但舒忠峰看到的是在港口建厂,可以节省大量的运输成本。众所周知,在中国,用作油脂原料的大豆依赖进口的程度很高。

这一点,有点类似当年的日照钢铁,在港口建厂,可以节省大量的物流费用。因此,在国内各大钢铁企业亏损的时候,日照钢铁仍保持较高的利润率。

随后,舒忠峰又到南方的广西北海、广东湛江建厂,完成了南北布局。

还有一点外界鲜知的是,北方人,尤其是山东人,更喜欢吃花生油,而南方对豆油的需求量要大得多。

变身富豪

很快,他们又发现,围绕大豆可以做出一条很长的产业链,于是他们开始进军和大豆相关的食品、医疗保健、饲料养殖等行业。

最惊人的一次跳跃是,2005年,他们开始做纤维素纤维。这是一种天然与自然的纺织面料的重要原料,舒忠峰不仅请来院士级别人才加盟渤海公司,甚至让奥地利的知名专家莱新格博士,直接担任纤维素纤维板块——雅美科技的CEO。

随后,渤海又进入更多的产业。

一个偏居在小县城、并不为外界所熟知的小厂,如今已经成为企业巨头。

在2018年的山东百强企业中,舒忠峰的渤海集团列第40位,2018年的营业收入达419.86亿元。2019年,渤海还进入中国企业500强。

这为他成为滨州第二富豪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撑。在2019山东创富榜上,舒忠峰成第12位,财富为326.69亿元。

县城小公务员,完成了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