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动剧烈,油脂阶段性底部或已现

2020-03-26
 

银河期货

最近市场关注比较多的几个问题:

1.  油脂价格的弱势有没有反应国际油脂的弱需求?是不是已经price in了?

2.  如果价格已经企稳的话,是反弹还是反转?

3.  现在到底在交易什么?

首先第一个问题。海外疫情主要打压欧盟、印尼以及美国生柴需求,这里分别体现在菜油、棕榈油以及豆油需求的下降。以美豆油为例,已知的可以看到的美豆油工业需求非常差,在这种趋势下预估,未来年末库存或将积累至10年新高,虽USDA平衡表并未进行调整,但大概率已经在盘面所交易体现,目前跌到26美分/磅的价格为2006年以来的最低价格。即使国际油粕比的逻辑没变,但从绝对空间的角度而言,美豆油继续大跌的概率和空间已经不大了。

再看一下棕榈油,印尼和欧盟为最大的棕榈油制生物柴油生产国,20-30美金的原油势必将对生柴的生产和消费造成影响。这次原油价格的弱势不同以往,价格的弱势是由其需求的下降所导致,而并非供应等其他因素,目前市场主流预估重灾区欧洲生柴消费下降20%,极端的有预估50%。首先,定量来看,T3棕榈油进口国的老大印度2019-20年度预计棕榈油将减少进口60-70万吨至870-880万吨,截止2月末累积进口已经下降50万吨,进口下降主要由于豆棕价差偏低而导致进口需求转至豆油和葵油所致。而本年度中国预计棕榈油进口下降70-80万吨至600万吨,前期采购较慢叠加今年24度掺混柴油的量将被打没,今年进口量将从去年的超高进口回归往年的“常态”水平。而欧洲地区如果按照生柴降幅达到20%计算的话,预计损失的需求将达到70-80万吨。那么这样算来,T3印度中国及欧盟本年度总需求将下降200万吨出头。另外,巴基斯坦等其他国家的进口需求也将因棕榈油价格偏高进口预估下降40-50万吨,叠加T3国家,总计将达到接近300万吨的需求减量。而对于印尼和马来生柴需求我们暂看持稳(大概率会下降而不是稳定)。那么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即使本年度马来印尼产量下降200万吨左右(目前预估),但300万吨量级的需求减量足以将产地重新打回到过剩状态,各国家封城还在增加,需求确实是很不乐观,我们可以认为说“价格从哪儿来,再回哪儿去”,马来印尼双产地库存将压力山大,只是当前库存很低未来将逐步体现而已。

但当前宏观边际利空情绪有限的情况下,如果这个时候,焦点由需求逐步转至问题较多的供应上来,从博弈的角度来看,即使需求确实很差,那么空头将结束“战斗”,主动权似乎更靠向多头一方。

首先,产地目前供应存在主动减产和被动减产的可能性。被动性减产主要来自于疫情超预期扩散导致种植园强制性关闭或者港口物流终端的担忧,作为100%进口依赖性的品种,大豆和棕榈油进口供应的这种担忧是将在未来的行情中持续存在。即使当前没问题,不代表未来没问题,也不代表担忧情绪完全消除,毕竟当前国际疫情依然处于强势蔓延期,拐点可能要到今年年中,一旦物流运输出现类似当时中国的问题,那么市场担忧情绪将再度出现……这是被动性减产的体现。而主动性减产是由于去年三季度马来和印尼产地曾出现一段时间的干旱,那么按照时滞性的推算,大概率会对二季度产量造成不利影响,如果影响的产量量级达到100万吨,那么产地将再度由过剩转至中性。

以上均是主观预测,而实际数据和盘面的情况是如下。在马盘月差以及单边价格走强的情况下,马来和印尼价差扩大,因而大概率认为价差的扩大不是反应印尼的过剩而是马来的紧缩。另外,国内24度套盘利润依旧维持亏损状态,大家所预期的产地的货无处可卖而只能卖给中国的现象暂时并未出现。

介于在超弱需求的大背景下(除非原油价格强势反弹,疫情见拐点),当前市场的重心将提前由需求转至供应上来,而供应存在被动或主动性减产的可能性,最近的信息也是层出不穷,那么未来盘面的波动势必将会异常大,交易难度也很大,建议遵循“高抛低吸”不追涨的原则,但底部已现为大概率,整体底部上移。至于最后一个问题,V型反转暂时看不到,如果出现的话只能依赖于产地的超大幅度减产,毕竟需求是真的很差,只能走一步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