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籽利用再进阶,全粉原料获青睐

2020-08-15
 

食品加工包装在线

近日,欧盟营养、新型食品和食物过敏源研究小组就菜籽粉和甘蓝型菜籽粉(rapeseedpowderfromBrassicarapaL.andBrassicanapusL.)作为新型食品的安全性发表科学意见。

评估结论指出,在建议的使用条件下,菜籽粉和甘蓝型菜籽粉作为新型食品是安全的。该意见对于油菜籽粉在欧盟市场上的推广具有重要指导意义,油菜籽的功能性应用也即将在欧盟市场拉开帷幕。

油菜是世界第二大油料作物,是典型的冬季油料作物,其不与其他油料作物争地,具有较为明显的生长优势和开发优势,特别适宜我国广阔的温带气候,我国也成为油菜种植面积及产量最高的国家,约占世界油菜种植和总产量的30%左右。为了提高油菜籽的产油量,油菜逐渐由普通型发展为高产的白菜型、芥菜型和甘蓝型,其中甘蓝型油菜是籽粒产量最高的种类,也是目前种植范围最广的品类。

营养与功能兼具

油菜籽中脂肪酸含量高达35%-45%,其中绝大部分属于对人体有益的不饱和脂肪酸,比如油酸、亚油酸、亚麻酸等,另外还含有磷脂、维生素E、植物甾醇、多酚等丰富的活性成分,是典型的可开发的功能性原料。油菜籽在我国古代也是传统的植物性药用原料,具有防治小儿惊风、成人脑风、颈椎痛、抵抗和消除赤火丹毒、清肺明目、行血祛瘀、消肿散结等功效,妇女使用,对偏头痛、瘭疽乳痛、补血破气均有功效。

蛋白质在油菜籽中也较为丰富,占籽类总重量的23%左右,研究指出,油菜籽蛋白的氨基酸较为全面,接近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值,蛋白质质量可以与动物蛋白媲美,单从质量上来说甚至要优于大豆蛋白。同时,菜籽蛋白的消化率在95%以上,可作为蛋白质的理想来源之一。

油菜籽应用泾渭分明

油料作物加工后的产品主要有两类,一类必然是食用油,而剩下的产物则可作为优质的动物饲料,大豆、花生、玉米、油菜等也都是如此。

在综合利用方面,油菜籽则要稍逊一筹,无论是大豆还是花生、玉米,其开发和应用的产品品类可以说非常丰富,原料提取、食品饮料等方方面面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反观油菜籽则要落寞了许多,制油和饲料几乎成了油菜籽仅存的两条出路。

实际上,我国对于常规种子的接纳度要远远高于其他原料。早在2014年,国家卫计委食品司曾发布关于蔬菜、水果种子有关问题的复函(国卫食品评便函[2014]148号),复函指出:蔬菜、水果种子为传统可食部分,且未经提纯、浓缩的可以作为普通食品。

除此之外的,如需开发应用普通食品,应当按照《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审查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进行安全评估并申报。也就是说,包括我们常常食用的坚果类都是可以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当然也包括苹果、梨的种子,不过由于很多种子的口感苦涩感突出,在一定程度上属于"自限"式的原料。我国的油菜籽产量非常庞大,却很少有直接食用油菜籽的,即便我国有着雄厚的中医文化支撑,油菜籽的应用依然捉襟见肘。

质疑风波逐渐平息

芥酸和硫苷是油菜籽中已经证实的具有健康危害的成分,动物实验指出,芥酸能够引起心肌纤维化及心肌病变,会造成血管壁增厚和心肌脂肪沉积,导致动物增重迟缓、发育不良,长期大量食用还会导致生殖能力下降及血小板下降等风险。硫苷本身并没有毒性,其毒性主要来源于异硫氰酸酯、硫氰酸酯等降解产物。研究指出,动物采食硫苷含量较高的菜籽粕后,会显著降低动物的采食量,降低产奶、产蛋量,增加动物的患病机率。

早期的油菜籽中芥酸和硫苷的含量过于丰富,芥酸在菜籽油中的含量甚至达到了30%,这对于健康而言非常不利,而压榨后的菜籽粕也并不是饲料的首选。

随着油菜品种的不断改良,油菜籽中的芥酸和硫苷含量大幅降低,目前主流的油菜品种都可以达到"双低"的程度,芥酸含量在3%-5%甚至更低,饼粕中的硫苷也降到3mg/g以下。欧盟近日关于油菜籽粉的科学意见等于再一次向市场证实,油菜籽的安全性是有保障的,可以作为原料投入到食品的各种场合。

多功能应用之路正式入轨

油菜籽全粉的投入应用会极大的扩展应用的可行性。

首先,全粉的性质可以摆脱以往常规的油脂形式,在与其他原料混用时可塑性更高;

其次,营养更加全面,作为不饱和脂肪酸和蛋白质的优质营养源,油菜籽全粉可以显著提升营养食品的质量分数,并且其含有的维生素E、甾醇、磷脂、多酚等活性成分也将赋予产品独特的功能性,提高产品的竞争力;

第三,促进油菜籽的深层次研究,硫苷降解物通常认为具有对人体不利的健康效应,但也有研究指出,硫苷降解物在一定浓度下不仅不会影响机体的生长发育,还有一定的抑菌效果,多样化应用探索亟待解决。

综合来看,油菜籽全粉的应用会助推社会对于成分、功能、适用的系统性研究,形成全产业链的良性循环,进而使质优价廉的油菜籽获得更多的价值增长空间,在欧盟庞大的功能性食品市场的支撑下,油菜籽的多功能原料时代正在形成。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