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粮油史永革:中国大豆压榨产业发展仍面临多重挑战

2020-12-22
 

12月22日,大连商品交易所举办的“第15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上,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史永革表示,当前阶段,复杂的经营形势下,中国大豆压榨企业面临多重挑战,包括经济贸易全球化遭遇逆流、全球粮食安全、供应链安全等问题凸显,希望压榨行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共同携手,抓住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带来的新机遇,应对新的挑战,依靠国内庞大的市场,国际雄厚的资源优势推动中国压榨产业真正走向高质量发展之路,构建中国大豆产业新的发展微笑曲线。

20201222/5f890d592b70eda1496620373de0b05a.png

回顾2020年整体情况,史永革表示,中国大豆压榨企业面临的复杂形势呈现出几个特点。

第一,大豆进口数量恢复性增长,2020年进口总体增加,尤其是5到9月份进口大豆到港量高达1千万吨,预计2020年到2021年度大豆的进口数量会超过1亿吨,总体保持恢复性的增长态势。

第二,大豆进口格局正在重塑优化,从进口的来源国看,主要是来自于巴西、阿根廷,但是2020年美豆增幅巨大, 下一步,保障的供应渠道可能主要是美国大豆。俄罗斯、乌克兰等其他国家虽然有一些进口,但是数量有限, 短期内大豆进口仍以美国、巴西为主。

第三,豆粕消费保持较高增速,整体来看,随着非洲猪瘟淡去、生猪产能恢复,规模化养殖趋势的不断提升,饲料消费和豆粕需求重回增长势头,展望乐观。2020/2021年,豆粕增速预计在9-10%左右(Usda预估,中国豆粕饲用需求增率8.5%左右,明显高于欧洲及东南亚等其他地区)。未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城镇化推进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肉蛋奶的消费持续稳步增长,将会进一步带动豆粕需求增长。

第四,大豆价格持续高企,包括国产大豆和进口大豆,特别是二季度以来,受疫情影响国内玉米、大豆等农产品价格普遍上涨,大豆和玉米种植的比价效应和进口成本推动下,国产大豆也价格持续上扬;国产大豆价格已进入一个新的高价格区间, 高价大豆对需求产生了一定的抑制作用,不利于国产大豆行情。伴随着大豆价格日益走高回调风险也在积聚,不排除震荡调整的可能。

第五,大豆压榨利润率先高后低。2020年的榨利走势主要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农历新年前后,受市场需求低迷以及疫情影响,压榨利润持续走弱;二是3月份后,国内油厂开工率恢复缓慢,国内豆粕库存偏低,同时由于进口大豆到港量低于预期,伴随着疫情的扩散,市场担忧二季度南美大豆不能如期到港,美豆走势与国内豆粕走势出现偏离,榨利应声上涨;三是进入四季度,油厂开机率快速恢复,豆粕库存持续维持高位,导致外盘不断走强,形成了外强内弱的格局,压榨利润持续走低。

第六,近期库存的压力略增基差下滑,2021年度豆粕需求增长依赖于生猪养殖的恢复,但是生猪恢复的高峰期现在来看还没有完全到来,2月份之前国内库存仍然处于比较高的水平,需求南强北弱也带来了基差不平衡的现状,3到4月份因榨利较差,到港偏低,叠加一些不确定因素,将会出现降库存的现象。

史永革表示,在上述背景下,中国大豆压榨产业发展面临多重挑战。“从整体来看,外部环境恶化,体现在贸易、投资和各个领域,对国内产业链供应方面都带来了一些影响,同时国内需求下行压力也持续加大,转方式、调结构还在阵痛期,尤其受疫情影响,实体经济困难加剧,工业生产增速放缓,经济形势更加严峻,国内压榨行业也将面临着更多不确定性的挑战。”

一是经济贸易全球化遭遇逆流。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影响,致使全球经济情况衰退加剧,全球贸易保护的情况也进一步加剧,已经造成了投资壁垒的增多,信任危机面临着挑战,特别是现在的贸易合作方式、合作的信任程度严重缺失。短期看,疫情严重的国家,由于企业停摆和社会距离疏远,经济遭遇衰退,按照经济理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将终结弱势企业,长期来看政府干预的措施,各国的保护不利于世界贸易总体系统发展。

二是疫情让全球粮食安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有统计数据显示,现在全球有很多国家,2.6亿多人口遇到粮食危机,粮食安全性、重要性引起了全国各国的关注。也就是说疫情让全球粮食安全面临更多挑战,从经济、人口、城镇化进程等方面来评估,都有很多的问题,因为中国经济和农业经济经过40年的发展,目前口粮需求能够保证,且需求峰值已过,但饲料粮需求峰值还尚未到来,中国粮食需求在未来十年内仍然会继续增加,若以目前的供需形势来看,谷物和粮油供需缺口仍然是长期存在的。结合目前的农业政策,我国在促进粮食增产方面还面临着耕地不足、种植收益不足、规模化程度不够等问题,在经济发展转向内外双循环背景下,需要系统地进行研究和规划,做到未雨绸缪。

三是全球供应链受到新冠疫情的严峻考验,从国际物流方面看,一季度出现巴西装港工人罢工,对整体产业有一定影响。国内压榨企业来看,一是终端肉类需求恢复较慢,餐饮、食堂等消费下滑,导致猪肉、禽肉的价格明显下滑,禽类养殖利润已经转亏,对于下游养殖持续性恢复带来了阻力;二是带来结构性和节奏性消费变化。2020年年后复工以来,因春节假期被迫延长,年前饲料厂备货量偏低,年后出现了短缺,加之物流、工人等原因的限制,出现了饲料厂补库情况;后期随着加工量的逐步恢复以及物流的解封,最终端的养殖厂又开启了一轮饲料补库存,使得疫情冲击下短期表现需求较旺;但随着油厂开机的逐步恢复,饲料厂又回归真实需求。

此外,外部环境复杂,美国执政党更迭带来更多政策不确定性,压榨产能继续增加、过剩问题更加凸显等问题仍旧困扰大豆压榨行业的发展。

展望未来,史永革认为,中国大豆压榨产业在高质量发展的路径方面有以下选择:一是要走全产业链竞争之路;二是走相关多元化构成护城河之路;三是走控制增量提高质量的发展之路;四是走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创新之路;五是走产业营销创新和品牌之路;六是拥抱数字时代,走数字化转型之路;七是走人才支撑发展之路;八是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之路。

史永革表示,“十四五”期间,我国将进入一个高质量发展新时期,压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要共同携手,能够抓住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带来的新机遇,应对新挑战,构建产业链生态圈,生态体系内互为上下游、互为产业链、互为商业链、互为服务链,促进产业链、商业链、服务链三链协同,形成产业链内部的良性循环,通过依靠国内庞大的市场,国际雄厚的资源优势推动中国压榨产业真正走向高质量发展之路,构建中国大豆产业新的发展微笑曲线。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