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油价格的新推手

2021-06-09
 

oilcn油讯

6月3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5月份全球食品价格指数大幅飙升,其中植物油价格指数连续第12个月上涨,领涨农产品。

20210616/e3dd3e14d4742060038db28fc889c9e0.png

推高国际油价的因素包括棕榈油出口国产量增长疲弱、玉米和大豆的主要出口国巴西出现干旱,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新推手:生物燃料(biofuel)需求的上升。

豆油、棕榈油、菜籽油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地被加工成生物燃料,而它们的价格在一年内都翻了一番多。

在生物燃料行业不断增长的需求推动下,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豆油期货飙升至历史新高,上周五(6月4日)收于每磅近72美分,超过了2008年创下的高点。

这令国内油脂界不由回顾起2007-2008年的跨年超级行情,当时美豆攀高至1640美分,国内豆油吨价也创下了16000元的历史最高价;该轮“史上最强牛市行情”也是由生物燃料题材引爆。

但今昔非往昔,当下生物燃料扩张之势对油价的影响并非昙花一现,将给植物油需求带来的长期“结构性转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20210616/9f1f518f1f15f8c6aad9c941249e4e94.png

为这一变化按下加速键的是美国总统拜登,他提出在2030年之前要将美国温室气体排放减少约一半。受益于拜登的绿色能源新政策及大规模资金投入,可再生柴油(renewable diesel)产业正在美国突飞猛进。

寻求从联邦和州补贴中获益的传统化石炼油厂纷纷宣布扩建改造计划,ADM、嘉吉等农业巨头公司也在竞相加入扩产队伍。

新一代的可再生柴油主要采用催化加氢工艺,美国的生产原料以豆油为主,还包括餐饮业废油、动物脂肪等可再生原料,其化学结构与柴油完全相同,比上一代工艺生产的生物柴油更清洁、更高质,可以调和到现有的化石柴油中或直接作为替代产品来使用。

随着电动汽车的兴起,汽油需求最终会下降,轮船、飞机、住宅和商业供暖对更清洁燃料的需求不断扩大,美国的马拉松石油公司和菲利普斯66等能源巨头正在将多家炼油厂转型改造为生物燃料厂。

美国生物柴油杂志报道说,两个扩建项目和六个新的可再生柴油发电厂正在建设中,将增加75.7亿升的产能,五座拟建的大型工厂将增加另外124.9亿升的产能。

所有这些加起来的可再生柴油行业产能,其规模将是现有美国生物柴油行业的两倍多,这将为可再生柴油原料创造一个巨大的新市场,而豆油是满足这些需求的主要候选者。

20210616/c6228eaaf4204a86b1d63f272b3acc61.png

有机构预测到2022年,将有超过300万吨的美国豆油用于生产可再生柴油。美豆油价格的压力可能会持续下去,因为美国的大豆压榨能力至少要到2023年才能赶上。

为了应对能源客户即将到来的新需求,美国粮商ADM宣布将新建一家日加工4000吨大豆的压榨及精炼厂,并扩大其他现有压榨和精炼厂的产能;

竞争对手嘉吉公司在3月表示,将斥资4.75亿美元改善其在七个州的大豆压榨设施,以提高效率并提高产量;嘉吉在4月还宣布将与其他公司合资建造一座新的可再生柴油工厂,每年将向市场供应8000万加仑的可再生柴油。

20210616/883cb2a0a03091fdee844e72aa5068ef.png

一直以来,大豆压榨产业的利润驱动主要来自于豆粕,可再生柴油的蓬勃发展正在改变这一产业逻辑。

美国大豆出口委员会称,豆油过去占大豆压榨利润的30%至35%;现在接近40%到45%,并且在未来几年内可能仍然如此。

菜籽油用于美国生物柴油生产,但目前没有途径将其用作美国可再生柴油的原料;这是因为美国环保署EPA尚未批准菜籽油作为其可再生识别号(RIN)计划的合格原料。

EPA正在审查菜籽油行业的一项新申请,以将菜籽油纳入该计划。业界预计这一进程在拜登政府期间将会加快。

如果得到批准,菜籽油在美国生物燃料(可再生柴油+生物柴油)原料供应中的份额预计将从2021年的4.6%飙升至2028年的13.5%。

这一预期加上加拿大的清洁燃料标准要求从2022年底开始降低碳强度,今年以来加拿大菜籽压榨行业出现了大规模的投资扩产现象。

20210616/aaeca41de3942369f25fdd22f13e9491.png

美国嘉吉、Viterra公司以及理查德森国际公司、Ceres公司等农业巨头纷纷宣布计划在加拿大发展或大幅扩建油菜籽压榨设施,这意味着从2024年起,加拿大油菜籽压榨产能每年将增加570万吨,比2020年的1030万吨增加50%以上。

近几个月加拿大油菜籽压榨数量激增,ceres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虽然有多种因素推动菜籽油需求,但是最重要的因素是绿色能源转型,以及作为可再生柴油生产原料的需求。

全球粮商邦吉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可再生柴油扩张是食用油需求的长期“结构性转变”,今年将进一步收紧全球供应;北美将在未来几年内从供应过剩地区变为面临短缺。

棕榈油是世界上消费量最大的食用油,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这两个最大的生产国以及欧洲也被加工成生物燃料。

生物燃料的繁荣正对全球农业部门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大豆和油菜籽等油籽与其他作物竞争有限的种植面积,同时加剧了历史性的植物油通胀。

那么,对于正在崛起的生物燃料需求,国内投研机构如何解读?会对目前的油价产生多大的影响呢?

美尔雅期货分析师认为:豆油生物燃料需求增加将进一步加剧美豆供需偏紧格局,叠加关键生长期天气炒作预期,美豆类期价仍处于易涨难跌格局。

宏源期货研分析师表示:从近两个月行情可以看出,美豆油带着美豆、内盘油脂上行,但国内油脂需求增速已经不可能达到和去年相同的幅度,因此出现了外强内弱的格局,这一格局预计延续至年底四季度至明年一季度。

中信建投分析师判断:清洁能源革命将颠覆农产品等商品供需,需求定价在被强化。在生柴政策明晰的情况下,美豆油价格将在需求旺盛和库存紧张的作用下维持高位。但国内价格已经逐渐脱钩美豆油,豆油库存随着进口大豆到港在不断增加,缺乏继续跟随美豆油上涨的驱动。

随着各国纷纷加入“碳中和”行列,一场绿色低碳转型的大潮正席卷全球。在此背景下,作为清洁能源的生物燃料再度被推向前台。它将在未来的油脂行情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