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海天”为注册商标斗法,双方各有输赢案情胶着

2020-07-02
 

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市值四千亿元的广东省佛山市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天味业),密集向江西一家名声不显的食用油企业发起诉讼大战,图什么?

新法制报记者通过梳理天眼查、中国裁判文书网、商标网了解到,2018年起,海天味业在“商标撤三”、“无效宣告”、“不正当竞争”、“商标侵权”四个方面向江西青龙高科油脂有限公司(下称简称青龙油脂)发起诉讼。

两年“缠斗”双方各有输赢,眼下案情胶着。

青龙油脂受访时称,“我们决不投降!”

海天味业没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对案情不置评。

●“撤三”通知

“2018年3月底,我们携‘海天葵花籽油’、‘海天玉米胚芽油’首次参加第98届糖酒会,订单超出预期。”青龙油脂法定代表人张绍斌说,没过多久意外就来了。

不久,青龙油脂收到一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关于提供注册商标使用证据的通知》。

海天味业以“无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一份《撤销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的申请书》,请求撤销青龙油脂“海天”相关商标类别上的注册(包括油脂加工、食用油、食用菜籽油、芝麻油、食用菜油、食用茶油、玉米油、花生油、表面活性剂等8组)。

“什么是‘撤三’?做企业很多年,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事。”张绍斌告诉记者,青龙油脂的前身江西海天实业是国有企业,一直从事山茶油加工。企业破产后,连同“海天”商标一起被青龙集团收购。

企业重组后,青龙集团握有“润心”和“海天”两个商标。2015年,“海天”重新申请资质,并通过了食品生产企业检测机构的认证,于2018年面向全国推广“海天葵花籽油”、“海天玉米胚芽油”。

“海天味业利用了三年认证这个时机,提出‘撤三’申请。”张绍斌不明白海天味业为什么跟自己过不去。

检索中国商标网可知,青龙油脂“海天”商标在上世纪90年代已注册,用于“食用菜籽油、芝麻油、玉米油、花生油等,归第29类”;海天味业也在同期注册“海天”商标,用于“腐乳、南乳、酱等其他腌制类食品,归第30类”。

怀揣紧张与疑惑的张绍斌,委托法律顾问搜集证据、应对答辩。

●诉讼战

经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认为海天味业的“撤三”理由不能成立,驳回了“撤三”申请。张绍斌松了口气,压根没意识到一场诉讼大战才刚刚拉开帷幕。

几天后,海天味业以“对青龙油脂提供的使用证据真实性表示怀疑”,再次请求对青龙油脂“海天”商标予以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复审后,下达《撤销复审决定书》,认定:复审商标(其中3组)注册予以撤销。

不久,海天味业以“青龙油脂‘海天’商标与海天味业‘海天’商标文字高度近似、是抄袭、摹仿;海天味业的‘海天’商标已是驰名商标、极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等”理由,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撤销青龙油脂的“海天”商标。

紧接着,再以“青龙油脂‘海天’商标图形及文字与海天味业‘海天’商标图形与文字相似,且明知‘海天’商标有极高的知名度,却大肆生产、销售”等说法,向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侵害商标权”诉讼,要求停止侵权行为,并销毁带有侵权标识的产品包装装潢、容器、外包装等;在官媒刊登公开声明;判令赔偿317万元……

稍后,海天味业以青龙油脂“擅自使用了海天味业知名商品名称及企业相同名称相同标识等”理由,向北京西城区法院起诉青龙油脂“不正当竞争”,请求判令赔偿经济损失470万元……

“通过接触,我才知道海天味业是一个‘巨无霸’,各种资源丰富、资本雄厚、有庞大的律师团队。”张绍斌说,看到海天味业密集发起诉讼,预感到对方“志在必得”,就是要彻底打垮青龙油脂,独占“海天”商标。

冷静下来后,张绍斌决定不再依靠法律顾问单案应诉,转为全权委托江西鸿韵律师事务所代理所有的商标诉讼。

●各有输赢

“接受委托之后,我邀请擅长知识产权诉讼和诉讼实践丰富的律师,组成五人律师团。”江西鸿韵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坚告诉记者,律师团在对案情研判后,拿出了一套诉讼方案:案件各个击破、寻找对方薄弱点、主动发起诉讼。

首先,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国家知识产权局,要求撤销《复审决定书》。

海天味业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复审商标(其中3组)注册予以撤销的裁定,也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最终被驳回。

海天味业提起的“无效宣告”,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后,海天味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又遭驳回。海天味业不服,上诉到北京市高院。

与此同时,青龙油脂销售人员反馈:市场上出现一款海天味业生产的芝麻油,使用了“海天”商标。这个信息引起了律师团队的注意,经检索,第29类食用油脂上尚无海天味业的“海天”注册商标。

律师团队主动出击,向北京西城区法院起诉海天味业和京东(销售平台之一)“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立即停止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判令在其官网首页、官媒显著位置刊登公开声明、消除其侵权影响;判令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

“这个时候,海天味业释放‘商谈’信号,邀请我们去海天味业参观,也派出高管到青龙油脂考察。”张绍斌告诉记者,商谈没有达成任何结果。

2019年5月23日,海天味业诉青龙油脂“不正当竞争”在北京西城区法院开庭。法庭谈话时,青龙油脂向法官递交材料,说明该起“不正当竞争”案与此前的“侵害商标权”案构成重复起诉,必然导致两个判决相互矛盾或重复判决。该案暂未结案。

青龙油脂向北京西城区法院起诉海天味业“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后,海天味业提出“海天味业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法院具有管辖权”,对管辖权提出异议,但被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驳回。

而海天味业诉青龙油脂“侵害商标权”案,青龙油脂一审输了官司,佛山市禅城区法院判决青龙油脂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偿海天味业62万元。青龙油脂不服判决,向佛山市中院提起上诉。二审青龙油脂还是输了,判决增加了赔偿金额,变成了200万元。

张绍斌看到判决,心痛输掉了200万元,十分沮丧。不过李坚对改判抱有希望,向广东省高院递交《再审申请书》。今年5月18日,广东省高院“立案审查”,最终的结果目前还是未知数。

“海天味业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撤三’、‘无效宣告’的裁定,提起行政诉讼,一审二审都败诉,青龙油脂都赢了。”案件直接承办律师袁小红告诉记者,“‘侵害商标权’案,判决青龙油脂赔偿200万元,伤不了青龙油脂的根本,不使用或者规范使用就是了,商标还是青龙油脂的。”

●绕不开的“障碍”

2019年最后一天,海天味业在其官网发布了一则公告:海天味业斥资1.69亿控股收购了国内芝麻油十强企业——合肥燕庄食用油公司,强强联合有利于在芝麻油业务获得突破,获得新的增长点。

或许,这则公告可以读出海天味业短时间密集向青龙油脂发起诉讼的目的。

海天味业在“撤三”、“无效宣告”二审中败诉,这意味着海天味业目前仍无法在食用油领域进行其“海天”商标的使用。

引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书的原话:青龙油脂分别于1994/1996/1997年申请的“海天SEASKY及图”商标、“海天HAITIAN及图”商标、“海天Haitian”商标仍为有效商标,且构成海天味业在2018年申请注册商标的在先权利障碍。

海天味业能否最终赢得官司?海天味业如何看待青龙油脂这个商业竞争对手?6月24日,记者向海天味业品牌中心发出采访函,并电话向该中心预约采访。

至发稿前,海天味业品牌中心仍没有接受采访请求,对案情表示不置评。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