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张立伟:中国油脂油料产业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

2018-05-11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 张立伟

本文根据第八届中国油菜籽产业发展大会演讲速记稿整理

中国油脂油料产业发展这个题目非常大,既要都讲到又要讲好是非常困难,今天我主要从油脂油料生产、贸易和加工三个方面,为大家介绍一下我对这个课题的研究和认识,以供大家参考。

第一,  中国油籽油料生产状况及未来发展趋势

最近两年,我国油籽种植面积出现了恢复性增加,油料面积整体稳定。油籽面积的增加主要得益于过去两年我们调减了5000万亩的玉米面积,使得大豆种植面积增加2000多万亩,因此,油籽面积的增加主要来自于大豆。油料这一块,花生面积小幅增加,菜籽和棉籽面积继续下降,大家从这个图上可以看到,最近几年,我们大豆的种植面积出现了明显的增加,油菜籽的面积还是在下降,棉花面积也在下降,花生面积稳中有增,其他油籽的面积小幅增加。

过去两年大豆的种植面积大幅度增加,大豆产量也在增加,2017年我国大豆总产量达到1455万吨,较2015年增加250多万吨。中国的大豆生产主要集中于东北地区,黑龙江大豆产量占了全国总产量的三分之一还要多。我国的大豆产业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国产的大豆不能用来榨油,因为价格高,用来榨油企业就亏损,因此只能作为食用。由于我们食用大豆消费增长缓慢,一旦国产大豆产量多了,价格就要下跌。过去两年大豆产量累计增加了250多万吨,去年大豆上市后价格就不断下跌。要想发展中国的大豆生产,就必须努力提高国产大豆的消费,同时,还要大力促进国产大豆的流通,因为食用大豆终端客户太多,每个用户的体量又太小。

我国大豆单产远低于美国和世界平均水平。2017年美国大豆单产是3.38吨/公顷,2016年最高达到3.49吨。世界平均单产也达到2.68吨,而我国大豆单产不到1.9吨,我们跟世界水平差得很远。美国大豆单产最好的时候接近我们的两倍,世界平均水平也比我们高了40%。所以中国大豆生产要发展,农民种植收益要想提高,单产必须得上去,大豆质量、尤其是蛋白含量必须大幅提高。

中国大豆产量占世界大豆产量的比重在不断下降。1995年我们大豆产量占世界的比重是10%,现在占比下降到4%左右。美国、巴西、阿根廷的大豆产量一直都在增加,尤其阿根廷和巴西大豆产量快速增长。1995年和2017年相比,美国大豆产量翻了一番,但巴西的大豆产量增加了近4倍,阿根廷大豆产量也增加了近3倍。我们中国的大豆产量,1995年是1300多万吨,2015年不到1200万吨,2017年恢复到1455万吨,几乎没有什么增加。

我们再看中国的大豆消费,现在已经超过1亿吨了,但是我们国内产量只有1400多万吨。我们的大豆消费的大幅增加,主要是大豆榨油量的提高。食用大豆消费虽然也在增加,但增加幅度不大,我们预计2017/18年度食用大豆消费量为1440万吨,国产大豆几乎全部做食品用。大豆作为一种优质的植物蛋白,我们消费量目前太低了,现在国内植物油消费已达到3500万吨,我们中国人吃油都是大豆的两倍多,我个人认为这是非常不科学的。从人体对蛋白的需求方面考虑,除了动物蛋白外,人体也需要植物蛋白,我们吃大豆量应该远远超过植物油的消费量,这才是更科学的。中国是传统的大豆食品生产国和消费国,但是人均大豆消费还是非常低的,从这一点上,我认为未来中国大豆消费增加是非常有潜力的。要发展中国国产大豆生产,必需努力提高国产大豆食用消费,只有国产大豆消费持续增加,我们国产大豆生产才会更好。

农业部有一个规划,到2020年我们的大豆种植面积达到1.4亿亩,比2015年增加4000万,大豆单产达到135公斤/公顷,依此推算,大豆产量将达到1890万吨,目前来看,要实现这个目标很难。前几天中国农业展望报告发布了,报告预计到2027年中国大豆产量在1600万吨左右,我认为这个预测还是比较靠谱的。中国的国产大豆消费决定了大豆产量,产量多了价格就下来了,价格下来农民种植就不挣钱了,他就会减少种植。

农业部说今年大豆种植面积要增加500万亩,今年玉米种植面积继续调减。但是从今年大豆和玉米种植收益看,玉米的种植面积应该增加,市场普遍预测今年玉米面积要增加,有的预测增加1000万亩,有的预测增加2000万亩,这样大豆种植面积肯定要减少。农民自己种地,什么挣钱就种什么。最近几天,东北地区紧急出台扩种大豆的政策,主要是提高大豆种植补贴,并远高于玉米种植补贴,以鼓励农民增加大豆种植面积,这可能会使今年大豆面积小幅增加,但从长远看,只靠补贴来支持大豆生产并不是一个更好的办法。

从2000年花生成为我国第一大的油籽作物后,花生播种面积和产量一直保持增加的趋势。我们花生产量占世界的40%,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花生生产国。过去我们花生和花生制品大量出口,现在花生每年都要进口,因为中国的花生价格高于国际市场。目前我们的花生单产每公顷达到3.7吨,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多,我们的花生单产比美国大豆的单产还要高,花生卖的价格又比大豆价格高,因此,花生是国内油籽种植收益最好的一个。但是花生种植也受到很多因素的限制,机械化程度低、劳动强度大、农村劳动力缺乏,从这一点上看,花生产量大量增加也是很难的。我国花生种植主要集中在河南、山东和河北,1800万吨的花生中,910万用于食用,其他用于榨油。跟其他的油的价格相比,花生油的价格更高,对花生价格也形成支撑,进而支持花生的稳定生产。

下面我们再看看油菜籽,2017年官方产量数据大约是在1400多万吨,但市场普遍认为油菜籽实际产量可能只有500-600万吨。菜籽几乎全部用来榨油,从最近几年国家粮食局发布的每年纳入统计的企业菜籽收购量不到产量的10%来看,国内菜籽实际产量也应该是很低的。在2015年国家取消临储菜籽收购政策后,油菜价格大幅下跌,但到去年价格大幅上涨,已经超过了过去托市收购价格。这说明市场的调节比政府调节力量更强,为什么价格跌了以后涨上来了,因为老百姓都不种了,菜籽就少了,少了肯定会涨价。按照去年长江流域菜籽收购价5200元的价格,生产出来的四级菜籽油每吨要超过1万元;按照四川菜籽价格5400元计算,浓香菜籽油的成本是14000元。现在国内非转菜籽油才卖8000多块钱,而我们成本就要10000元,进口的转基因菜籽油每吨才6300—6400元,你说这个里面有多少非转基因油啊。现在我们的油菜没法用来生产普通菜籽油,只能用来做浓香菜籽油和农村的小榨,严重制约了我们菜籽产业的发展。

我们看到这几年四川、贵州、云南油菜种植面积在增加,而长江流域的江苏,湖北,安徽等面积在下降。目前很多机构认为全国菜籽产量只有500-600万吨。未来油菜大幅度增加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油菜种植和收获面临着机械化程度低、农村劳动力匮乏等很多问题,严重制约了我国油菜产业的发展,但在四川,由于浓香菜籽油消费需求不断增加,大力发展油菜种植前景光明。

棉花是我国种植面积和产量下降最快的油籽品种。过去国内棉花生产是新疆、华北黄淮地区和长江流域三分天下,但现在新疆棉花产量已占到全国的75%,实际产量占比可能超过80%,我国整个棉花种植几乎都集中在新疆地区,在内地取消棉花种植定额补贴后,未来我们内地的棉花种植将会继续减少。

第二,中国油脂油料进口状况及未来趋势

2017年我国食用油籽进口量超过一亿吨,达到1.02亿吨,远远超过国内油籽总产量,国内对蛋白粕的消费需求持续强劲带动油籽进口量不断增加。大豆是我们进口油籽的最主要品种,1995年我国放开油脂油料市场后,1996年大豆从此前的净出口变成净进口,此后进口量不断增加,2017年达到进口量达到了9553万吨,谁也没有预测到今天中国大豆需要这么多。1996-2012年世界大豆进口量的增加部分几乎全部给了中国,这期间全球其他国家大豆进口量一直维持在3600-4000万吨之间。但是最近5年,除了中国,其他国家大豆进口量从3800多万吨增加到了5500多万吨,这说明其他国家现在也在跟中国争大豆市场。

中国的大豆压榨需求不断增加刺激进口量持续提高。按作物年度计算,我国大豆进口量已连续14个年度增加,中美贸易战爆发不会影响2017—2018年度大豆进口量继续增加,按照本年度9600万吨的大豆进口量计算,未来6个月大豆进口量增加5200多万吨就可以了。如果我们跟美国发生贸易战,在2-3季度南美大豆集中上市销售的高峰期,我们认为4-9月份大豆进口量不会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但考虑9月份后美国大豆开始大量上市销售,会对今年四季度和2018—2019年大豆进口量带来较大影响。如果中美贸易战爆发,中国进口美国大豆数量肯定会减少,美国大豆价格会低于南美大豆。去年我们进口巴西大豆5100万吨,但巴西还有1700多万吨大豆出口给别的国家,今年这些国家可能减少巴西大豆进口量,增加美国大豆进口量。

我个人的观点,最近几年我国大豆进口呈现畸形增长,2012—2017我们工业饲料产量只增加了2100万吨,但这期间我国大豆进口量达到3715万吨,大豆进口增加量远远高于工业饲料产量增加量,这是极不正常的。按照我们工业饲料产量和豆粕消费量计算,豆粕在工业饲料中添加比例达到了33%。按照我们的配合饲料产量3.5亿吨推算,豆粕添加比例也达到了20%。最近几年我们为什么会在饲料养殖中添加那么多豆粕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豆粕价格太低了,2012年豆粕价格最高达到4700-4800元,2015年豆粕价格最低只有2300元,现在也只有3100-3200元。此外,生猪养殖效益好导致出栏体重增加,大豆压榨效益好,以及进口DDGS数量和国内杂粕供应量减少等因素,都使得豆粕用量增加。受生猪养殖开始亏损,豆粕价格上涨,以及其他蛋白粕供应增加等因素影响,未来几年我国豆粕需求增速会放缓,可能制约大豆进口和压榨的大幅增加。

如果国家调整一些政策可以进一步减少对进口大豆的依赖。比如:增加豆粕出口关税,进而降低豆粕出口量。放开豆粕进口国家的限制,进而增加豆粕进口量。完全放开葵花粕,菜籽粕等豆粕的进口国家限制。取消限制产区进口菜籽的政策,降低进口菜籽进口关税,进而增加菜籽进口量。放开葵花籽,棉籽小品种油籽的进口,同时降低进口关税,增加小品种油籽进口量等。

由于国内生猪养殖今年以来持续亏损,今年大豆压榨增速将会明显放缓,加上中美出现贸易争端,2018年我国大豆进口量可能出现7年来首次下降,但未来大豆进口仍然是增加的,预计2020年我们大豆进口量会达到1亿吨。

我们的油菜籽进口量去年也是明显增加的。目前我国进口油菜籽来源国家只有4个,分别是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和蒙古。预计今年油菜籽进口量将达到500万吨,未来最多可能就是600—700万吨,因为全球油菜籽产量和出口量难以大幅增加,严重制约了我国菜籽进口量的增加。

目前我们的植物油供应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70%。最近两年,我们整个植物油市场都是新增供应量小于需求量,但临储菜籽油大量拍卖弥补了国内植物油的供需缺口。国内植物油供应充足使得过去几年的进口量持续下降。在2012年我们植物油进口量最高达到960万吨,2016年进口量下降到688万吨,2017年我国植物油进口量增加到743万吨。随着临储菜籽油去库存过程的结束,未来几年我们植物油进口量可能会保持快速增加的态势。

第三,中国油脂油料加工业发展状况及未来趋势

我国油籽油料压榨和蛋白粕供应主要依靠大豆加工业,豆粕供应量占我国蛋白粕供应量的比重接近80%,因此,我把最重要的大豆压榨产业放到最后再讲。

我们先来看一下国产菜籽压榨行业,最近几年,国产菜籽压榨行业发生的颠覆性变化。由于国内菜籽主产区规模企业压榨国产油菜籽严重亏损,加上产量不断下降,价格持续上涨,企业收购菜籽困难,产区大中型油菜籽加工企业被迫转型或长期处于停产状态,部分企业被迫破产倒闭。国内浓香菜籽油消费需求持续增加,导致农村榨油作坊数量和规模企业的浓香菜油生产线数量不断增加,并开始成为国产油菜籽加工行业的主力军。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乡村小作坊收购菜籽及使用农民兑换的菜籽榨油占比在50%—55%,规模企业收购菜籽及使用农民兑现的菜籽生产浓香菜籽油占比40—45%,规模企业使用收购及兑现的菜籽加工普通菜籽油占比只有5%左右。

再看国内棉籽加工行业、最近几年,由于内地棉籽产量急剧减少,内地棉籽压榨企业逐步退出市场,棉籽与棉花一样,生产集中度快速提高,目前新疆棉籽产量占比超过75%,国内棉籽压榨行业变成新疆地区一枝独秀。目前全国棉籽产量只有900多万吨,新疆占到700万吨,由于新疆的棉籽加工企业很多,还有一部分棉籽运往内地,当地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最近几年,新疆地区破产倒闭、长期停工或被收购重组的棉籽加工企业不断增加。

国内花生压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中小企业依然较多。目前鲁花,益海和中粮三家集团占全国花生压榨量的比重在50%左右,其他规模企业花生压榨量占比30—40%,小作坊花生压榨量占比10%—20%。未来中小型花生压榨企业将会逐步退出,或者成为三大集团的原料供应商,花生压榨行业集中度将继续提高。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大豆压榨行业。2017年我国日加工能力1000吨以上的油厂合计日压榨大豆能力达到46.66万吨,按年开工300天计算,大豆压榨能力达到1.4亿吨。

2017年全国1000吨/日以上的大豆压榨企业共有156家,扣除长期停工停产的油厂(黑龙江为主),目前正常开工和中短期停产的油厂有120余家,其中正常运转的油厂110家左右。

全国大豆压榨能力过剩局面正在发生改变。2005年我们大豆压榨企业平均开工率是42.4%,2010年达到55.8%,2017年达到66.4%。如果按有效压榨能力计算,2017年大豆压榨企业平均开工率73.2%,正常开工的油厂平均开工率达到77.5%。虽然最近几年我们的大豆压榨能力不断提高,但是效益不好的企业被淘汰了,部分中小企业也在不断的退出,加上大豆压榨量大幅增加,国内大豆压榨行业开工率也明显提高,目前70%多的开工率不能算产能过剩,应该算是正常的。

外资大豆压榨企业所占比重呈现下降趋势。2009年外资企业占我国大豆压榨能力的比重为37.7%,2017年下降至26%。国有企业大豆压榨能力从2009年的23.6%到2017年提高到了32%;民营企业大豆压榨能力从2009年的38.7%到2017年提高到了42%。未来民营企业占大豆压榨能力的比重将会下降,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大豆压榨能力占比将会增加。

最近几年破产倒闭和长期停产的大豆压榨企业几乎全部是民营企业,大豆压榨行业集中度呈现不断提高的趋势。2017年全国前10家大豆压榨企业集团合计日压榨大豆能力达到30.36万吨,占全国大豆压榨能力的比重高达65.2%,实际大豆压榨量占全国大豆压榨总量的比重超过70%。未来几年国内大豆压榨行业的集中度和规模化还会继续提高,2000吨/日以下的“单打独斗”大豆压榨企业要么被整合掉了,要么就关闭了。

由于国家去年取消外资进入油脂油料加工行业的限制,未来几年国内大豆压榨能力仍然会快速增加,尤其外资企业的大豆压榨能力将会明显增加,国有企业也会增加,但民营企业新增压榨能力可能会小于退出市场的压榨能力。预计到2020年国内大豆压榨能力达到1.6亿吨/年,考虑我们的大豆压榨能力和压榨量都在提高,预计2020年我们正常开工的大豆压榨企业平均开工率将会达到80%左右,我国大豆压榨行业正在走向健康发展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