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市第一村”陷互保困局 "老大老二"频频告急

2019-11-21
 

新浪财经 债市观察

山东省邹平市西王村是个神奇的地方。昔日贫苦的小村庄,如今已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堪称“中国上市第一村”。其中,三家属于西王集团,一家属于三星集团。

但是,随着不久前西王集团债券“爆雷”,近日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普也将三星集团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面对流动性吃紧与山东“互保圈”的频频告急,三星集团能走出泥潭吗?毕竟,圈里已有多家中国500强公司接连倒下......

近日,标普全球评级将山东三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星集团”)长期主体信用评级“B+”及其担保债券的长期债项评级“B+”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01  标普敲“警钟”,33亿债券何去何从?

据小债了解,标普之所以将三星集团列入负面名单,理由在于三星集团“对2019年和2020年到期债务的再融资进度慢于我们的预期。”

在公告中标普表示,三星集团“制定有数个再融资计划,然而再融资进度却慢于我们的预期。如果没有获得新的资本,该公司在偿付2019年到期债务后,其流动性将显著变弱。”

同时,标普还指出,“我们认为三星集团将能够对2020年和2021年初到期的债务进行再融资。然而,鉴于近期投资者对山东省民营企业的避险情绪,再融资步伐可能慢于以往,导致三星集团的财务风险上升。”

可见,三星集团被标普敲响“警钟”,与山东民企接连出事不无关系。而早在2019年3月,标普就因为其流动性紧张,将三星集团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B-”下调至“B+”。

据企业预警通显示,截止最新,三星集团债券存量规模为33.09亿元,存量只数7只。

据标普的公告显示,三星集团刚刚偿付了2019年11月12日到期的5亿元公司债。此后,公司还需偿付将于2019年12月到期的5亿元债务。而2020年9-12月,三星集团将有15亿元人民币一次性还本债务到期,2021年1月将有19亿元债务到期。

债务的一连串到期,似乎也说明了,标普为何将三星集团“实施再融资”看得那么重要。

02  老大“爆雷”后,老二也吃紧

公开信息显示,三星集团始建于1989年,总部位于山东省邹平市西王村,创始人为王明峰、王明亮、王明星三兄弟。

在发展历程中,三星集团投资兴建了中国第一家玉米油生产企业,率先在国内食用油市场举起“玉米油健康油”的大旗,可谓行业先行者。2009年12月,三星集团旗下的中国玉米油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01006.HK)。2012年6月,中国玉米油的股票代码更名“长寿花食品”。

目前,三星集团已发展成为一家集高端装备机械制造、油脂加工精炼、高端铝型材研发与生产、国际贸易于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主导产品主要包括食用油、调味品、粮食产品等高端健康厨房食品,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等领域高端铝合金型材、轻量化专用车等。

中国有句俗语叫“同行是冤家”,而位于同一个村子的同行,其竞争之激烈不难想象。三星集团就有这样一个竞争对手,那就是同样位于西王村,名声更为响亮的西王集团。

目前,西王集团旗下拥有西王置业(02088.HK)、西王食品(000639.SZ)、西王特钢(01266.HK)三家上市公司。加上三星集团的长寿花食品,西王村共拥有四家上市公司。

西王村正是在“老大”西王集团、“老二”三星集团的加持下,从20多年前仅有160户530人的小村庄,一跃成为外界眼中的“中国上市第一村”。

据小债了解,同处一村,同样以玉米油生产为主业的西王集团与三星集团竞争可谓你追我赶。

2010年,西王集团邀请著名演员张国立代言,公司产品销量迅速超过“三星集团”的长寿花。不久后,长寿花邀请倪萍为其代言人,随后又更换为彼时如日中天的范冰冰。而西王集团则签下赵薇为其新代言人。

但是,随着西王集团债券违约,这种竞争关系开始有了微妙变化。

10月24日,西王集团未能支付其发行的“18西王CP001”短融券本息兑付资金,宣告“爆雷”。

此时,三星集团也许更能理解“唇亡齿寒”的道理,因为标普评级公告已经指出,投资者已经对山东民企产生避险情绪,这也是三星集团被列入负面名单的原因之一。

03  “互保泥潭”

小债了解到,三星集团自身在债务方面的压力早已有所显露,比如今年3月,三星集团所持有的邹平三星油脂工业有限公司5000万人民币股权一度遭到司法冻结。虽然5月份该冻结被解除,但三星集团的负债仍隐忧重重。

据三星集团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三星集团总资产为177.08亿元,负债总额为92.0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49.7亿元,占比较高。而其当期货币资金为24.76亿元。

同时,对于三星集团来说,在山东民企之间互保融资严重的情况下,其对外担保风险也不容忽视。

2019年8月,大公资信出具了对三星集团公司主体与相关债项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其中就指出,山东三星集团对外担保区域较为集中,部分对外担保已出现逾期,且担保区域互保现象较多,易受资金链断裂连锁反应影响,存在较大对外担保风险。

而截至2019年3月底,三星集团对外担保余额为6.25亿元,担保比率为7.45%。其中三星集团对山东恩贝科技有限公司的5笔担保债务共1.30亿元已经逾期,存在一定代偿风险。

据《新京报》报道,三星集团的另一个被担保人山东广富集团有限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人。而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9月,三星集团对山东广富集团的担保金额为1.55亿元。

小债了解到,2018年底以来,山东已经有多家知名民企爆发债务危机,其中4家“中国500强”企业已进入破产程序,比如金茂集团、晨曦集团、大海集团、胜通集团等大型企业均未幸免。

导致上述情况出现的原因之一,就是山东民企之间的“互保”。比如金茂集团和大海集团这两家500强破产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它们都为山东天信集团做了担保。而东辰集团的破产,则将山东胜通集团拖下了水。

与三星集团同村的西王集团,如今落入“违约”的窘境,与当年为破产的齐星集团担保不无关系。而这些前车之鉴,能否为三星集团带来启示呢?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