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澳斯卡粮油董事长张慧:忘记性别,忘记年龄,争做中国好粮油

2021-07-31
 

20210731/31f842608cd1bc32f700fd8cfc6853a4.png

澳加粮油(香港)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海南澳斯卡国际粮油有限公司董事长

作为企业家,她高瞻远瞩,将宏大的信念糅合在企业,追求卓越和品质;

作为学习者,她迭代知识,以科技用智慧武装油脂企业,凭创新谋得发展;

作为领导者,她四方遴选,青睐各领域“领跑者”作为合作伙伴,共赴山海。

2020年,已将公司送上小巨人企业榜的张慧豪掷35亿于洋浦,计划在这个港区里打造另一个油脂加工贸易王国。

从立项开工到设备调试,她仅用半年多时间,就将一个百万吨油脂加工企业建设完毕,创造业界神话。

开局就要提速,起步就要争先

Q:不管是海南洋浦还是广西防城港,您的企业从拿地到落成,从计划到投产,速度都是很快。很多媒体对您的企业用了“速度”这个词。

A:对,2013年防城港工厂从开工到生产是十四个月左右,也是创造了最快速度,创造了“防城港速度”。

Q:速度通常和“雷厉风行”联系在一起,但您个人又很温和,这是一个很大的反差。

A:我的工作作风一个是细,一个是柔,柔性多一点,管理上又很细致。但是在追求速度上,要求严格。之前我在中国外运系统工作,船期的租金是按每天、每小时计算的,这个行业就是按小时来要求“速度”。所以在建厂的时候,在实际的工作当中,我对员工的执行力是严格要求。

洋浦项目,六个多月能从开工到基本调试完成,这是非常难得的,在行业里算得上“世界速度”了。但这个速度的创造不是得益于一个人、一个企业,它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打的是组合拳,打比方说,最开始就要办手续,审批过程中,在洋浦享受了管委会“店小二”式服务,省了很多时间,第二个是设备制造厂家、土建的总包方的配合,还有消防部门、市政水电等系统的协助。这个工厂208亩,人最多的时候有16支队伍,1000多人,白天晚上交叉施工。

工厂建设和普通住房建设不一样,工厂有很多设备、管道、仪器、仪表等,特别是澳斯卡工厂,很多核心设备都是进口的,我们在建设期遇到疫情,特别是欧洲疫情很严重,船不能按时装船,就海运改空运,空运的仓位也很紧张,这个不光是增加费用问题,还有政府的参与和协调。

进口的德国榨机是集装箱运输,碰到苏伊士运河堵船,影响了一个月。虽然在这当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是在洋浦管委会和各部门支持下,创造了世界同行业建厂的最快速度,这非常值得我们骄傲和自豪。

Q:您在防城港的工厂在正常运行的,产能也不小。在洋浦增加的项目有必要追求速度么?毕竟速度的要求势必也会增加很多成本。

A:当时,我们已经意识到自贸港在国家的重要地位,我们是进军自贸港的第一个油脂企业,项目建设在这里配备了一流的设备、施工队伍及人员。

在建之前,我们就跟土建单位总包方、设备总供应商沟通,我们的目标就定为“创造最快、最好”,越早完工越好,不光快,还要好。在建设过程当中,赶上2021年的春节,我们提前通知施工单位“春节要加班”,而且所有的施工单位都要加班。令我们非常感动的是,两个单位都把能参加这项建设当作自己“此生的荣幸”,为自贸港建设奉献一份心血和力量。

大家不是把我们甲方看得很重,是把自贸港看得很重,把“自贸港对标国际”看得很重,回过头来总结,我们当时的目标是对的。为了自贸港,为了创世界纪录、为了要领先,这中间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包括春节不回家,结婚的推迟婚期等等......

Q:但企业的目标,特别是几个企业的目标、使命不是一致的。怎么把这一千多人凝聚在一起呢?

A:企业家的高度站位很重要。幸运的是,我们三家企业认识一致,大家意识到自贸港的重要性,三家企业互相支撑、互相鼓励,形成合力。

“上帝一定不会让老实人吃亏”。现在的市场钢材比我们当时建设期的价格高很多,我当时出了很高的加班工钱,但是建设周期拉长,成本是差不多的。再一个,我们项目前期全部是自己投入,银行还没有介入,早日投产,早日收益。

创新让企业站得更高,诚信、品质让企业走得更远

Q:您创业前的工作经历是什么样的?

A:我最早是在政府工作,公务员下海到中国外运广西防城港,后来又到了益海集团从事物流。

Q:益海的工作经历对您的创业有什么影响?

A:有关系,也受一些影响。追求卓越、追求品质、讲诚信是益海集团的理念。

刚开始创建企业的时候非常艰难,民营企业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创建。特别是粮油厂,当时都说是“过剩产能的”,不支持。但是我就坚信这一条:民以食为天,如果有品质、有保障,一定有市场。我们最早的目标用通俗的话讲“让中国人不吃地沟油”,落到企业文化上是“打造人类健康,早日步入全国名优粮油的前列”,当时人家讲我是“妄想”,但现在看我是对的,对的我就要坚持。

Q:您在智能化方面很舍得投入,每年固定有2%的投入。

A:坚持创新,才能让企业站得更高,诚信、品质会让企业走得更远。我们和几所大学合作,实现产学研一体化办企业。

江南大学的“食品发酵”是国内一流的;武汉轻工大学是油脂品质加工方面实力较强,一直与他们的团队合作做油品的研发工作;与江南大学联合合作主要从事粕类的研发。

Q:很少有民营企业来承担科研任务,这是投入成本大,见效很漫长的一个过程。

A:我们收入每年都有25%的增长。实际上就是把我们研发的课题,在企业当中应用,我们的设备、技术始终保持在行业内领先,这是我们产值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正是这些科研的投入,使我们获得了“高新技术企业”“智慧工厂”称号,我们的智能化在全国同行业是领先的。

Q:有智能化基因的企业往往是偏年轻化,互联网化,但您的油脂加工企业是加工业。

A:我去日本、德国看一些先进的工厂,学习他们先进的经营方式,像工业旅游等等。我们企业起点算比较高,2013年就提出按工业4.0建厂,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2015年国家提出“中国智造2025”,我有幸去参加了第一期的培训。

中国不停地有创新企业,特别是计算机、软件行业的发展为智能化推进起到引领和推动作用。工业企业、特别是食品业,要减少人力操作,智能化能让我们的产品品质更均衡、更稳定。我们工厂的开机率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24小时不停机,白天工人操作还可以,晚上工人很容易瞌睡,智能化生产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Q:中国食用油供应市场呈现什么样的特点和趋势?

A:生产端更加集团化,像中粮集团、九三集团、北大荒、渤海集团等都已经逐渐向集团化,这有利于全国布局、行业分工以及产业发展。一般小的加工企业生存的能力会越来越差。

产品方面主要有菜籽油、花生油、玉米油、大豆油、棕榈油,呈现了附加值高的健康食品比重逐渐提升的趋势,市场也在不断地细分,例如婴儿用油、孕妇用油、火锅用油等。火锅用油以菜籽油为主标准的,越来越深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

目前我们在全国加工的油菜籽总量全国领先,超过100万吨。洋浦工厂开机以后的加工能力就是每天3000吨。什么概念呢?我们一天的生产量要装60节火车车箱。

20210731/e3f5b49dc379885e7157c8b055ce8dfa.png

再奋斗二十年,为宏大而炙热的自我追求

Q:如果还在体制内,您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为什么来海南再投资一个项目?

A:按说,我这个年纪真的是该退休享受天伦之乐了,够吃够花,工作也还可以。但我认为自贸港是我人生当中难得遇到的一个机遇,应该讲是我人生最后一个大机遇。能遇到也是我的荣幸,遇到了还能抓住,更是荣幸。

我们这些人都是吃过苦的人,改革开放以后又读书又参加祖国的建设,见证了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我参加了一个学习班,班上同学都是各行业领军人物,讨论会上,大家说预测中国要在2028年成为强国,我们作为企业家应该做什么?我们能为社会做什么?我们要把企业往哪里引导,我们又承担着什么责任?

我很受触动!不能就此退休! 一定要为了祖国的强大,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为了祖国,我要健康工作六十年。我们各自写了“相约10年,荣耀2028”的行动方案。我给自己定了目标,一是生产出中国最健康的食用油;二是产业扶贫,让贫困山区的人看得起病,住有居所;三是参与见证中国走向繁荣富强,成为世界强国;四是发展自我,报效祖国。

这个班起心动念就是好的,没有把个人放在首位。天天都要抽时间网课学习,定期还要见个面,大家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共同成长。

Q:您对现在的状态满意吗?

A:我很知足!原来中国没这么富有的,我们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穿的衣服都带补丁,现在什么都不缺了,物质上的东西早就够了,考虑自己的比较少,考虑的都是企业,是对社会的贡献和责任。如果不考虑这两个,我认为不能称作为企业家。我们在自我加压,所以这个工厂我们开始就提“起步就提速,开局就争先”,只能这样做!

Q:女性企业家家庭责任也很重,在自我实现,自我提升的过程其实更加艰难。

A:女同志的抗压能力稍微差一点,在沟通交流方面没有男同志快和方便。但我这个年纪了,不能太多地强调客观上的东西,有一次中央台采访我,领奖的时候让我说一句话,当时我说的是:“忘记年龄,忘记性别,生产中国好粮油。”总体来说身体都还好,平时有人问年龄我还要算一下。

家庭我基本顾不上,小孩都大了,反而都是他们关心我了。我基本上是以厂为家的!

Q:企业家的特质和企业文化通常会相互映射,您觉得您的企业现在有哪些特质是您赋予的呢?

A:我认为是追求卓越,坚持创新,注重品质,重视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