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金福海油脂的老班长,不一样的营养经

2020-07-10
 

西部网

尽管成为民营油脂公司的生产主管十多年了,但李金华仍然习惯别人叫他“生产班长”。“班长”这个词汇跟随了李金华30多年,在他眼里,这个词是他对自己生产的菜籽油的品质的信赖。

20200710/fb0999a9e7c6a9fb934c26d6e2c2b556.png

李金华(右)在学习新生产线的使用方法。

最近,李金华所在的陕西金福海油脂工业有限公司引进了一批新的生产线,李金华正忙着学习这套新设备的使用方法。与之前的半自动化生产线不同,这批新的生产线只用一台电脑就可以控制油菜籽进入机器到菜籽油出成品的全过程,这可省了不少人力。

其实李金华对于出力气这件事情上是毫不介意的。1989年,李金华初中毕业后,进入父母所在的国营汉阴油脂化工厂工作。

20200710/71bf5ea9616e5725969b9bdec03685f5.png

油菜籽。

秦岭与大巴山里的阳光和雨水,滋养出了油桐和油菜,因而,当年的国营油脂厂主要生产桐油和菜籽油,桐油用于工业生产油漆,油菜籽用来榨食用油。

20200710/b1aa3a74a39947ce6ee91ae1c11d88bd.png

李金华查看机器加工。

当时国营厂使用的是半机械化的设备,很多道工序都要使用人力,对于年轻时候的李金华来说,有的是力气。

本世纪初,基层一些不盈利的国营工厂开始改制,李金华所在的国营汉阴油脂化工厂被陕西金福海油脂工业有限公司并购,后重组为一家民营油脂厂,并着重做菜籽油。

20200710/b0d2bb5c5587ec32000ad0ee34b61cc2.png

李金华在加工菜籽油。

从国营工厂到民营公司,李金华还是负责生产机械的老班长,大部分时间也依然在生产线。“说实话,你要让我学习个生产设备,那没有一点问题,你要是让我写个文件材料,我就开始头疼了。”

而提起榨油技术的进步,李金华的头却不疼了。“先是把油菜籽里的杂质筛掉,然后按比例加盐、加水,再去炒……”回忆起半机械化榨油的手工步骤,李金华熟稔于心,但这活原来总是靠经验,现在的机器程序更加标准。

20200710/e62e5986b1222b914ad362e60674d6eb.png

李金华在尝油渣饼。

其实,在李金华所工作的工厂门口,还有一些常见的半机械化榨油设备,仍然用电炒的方式给油菜籽加热。“很多人都觉得现榨的菜籽油香,其实是个误区,反倒是自动化生产的油更香。”李金华一边掰着尝油渣饼,一边普及真正的食用油压榨知识。

“很多人觉得是自己眼看着榨出来的油,所以觉得香,实际上这样的油容易受炒油菜籽的工人师傅的经验限制,炒过了或者没炒到,出来的油品质都不好。”李金华说,食用油到底香不香,是要把油倒在锅里加热以后闻的,而大多数情况下,自动化生产出来的油,油菜籽该炒几分钟就几分钟,一定是香味和营养最均衡的状态。

20200710/60c29a8948a52dabb53e33ff5235b68b.png

李金华在查看设备运转情况。

李金华说,他最看重自动化生产线的一点是,每一批次的油出来都会做检测。“包括苯并芘等化学残留,咱们现在每一批次都会强制检测,不达标不能出厂。”

随着榨油技术的不断升级和生产线的不断迭代,机器也越来越智能化,需要人力的地方也越来越少,这反而让年龄逐渐增长的李金华感到些许轻松。“当工人并没有让我觉得累。”李金华说。

不过,曾经跟随父母进入这一家油脂厂工作的年轻人比比皆是,但坚持到今天的,李金华所在的单位也仅剩3人了。

伴随着民营企业的发展,效率提升成为李金华首先要面对的问题,但像李金华这样有经验的榨油师傅来说,无非是从一种“闲”到了另外一种“闲”。李金华说:“以前闲是因为国营厂的工人多,分摊到每个人身上的活儿少,所以闲。而现在觉得闲主要是机器代替人工,只要学会了机器的使用,需要人的地方也不怎么多,也就变得闲了。”

有闲的时候,就有忙的时候。现在大家都重视健康,对食用油的挑选也越加严格,除了食药监部门的监管之外,还面临着同类企业的竞争,李金华身上的压力也越大。

“与小农户的自给自足不同,咱们面向市场的菜籽油,更应当细分级别,保证品质的恒定。”李金华说,他背后各种各样级别的菜籽油,在夏日的阳光下闪烁着不同的颜色,“低价吃好油是我刚进这个厂子时立下的信念。”

李金华在油脂厂工作了30多年,大家称呼他为“老班长”也称呼了30年,他做出的高品质的菜籽油,也在安康畅销了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