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旗下的福临门拟IPO,粮油两巨头A股会师

2021-10-04
 

ipo观察

金龙鱼之后,又一食用油巨头将登录A股市场。

近日,上海证监局公告,中粮福临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临门”)已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辅导机构为中金公司。公告显示,辅导协议签署日前为今年6月18日。

福临门隶属中粮集团,是中粮集团直接控股的品牌。中粮集团是全球知名粮商,1994年以来,一直在全球企业500强之列。根据2021财富世界500强数据,中粮集团的营收位列第一,远高于其他国际粮商,而年利润仅次于四大粮商的ADM。目前中粮集团旗下已拥有包括中国食品、中粮包装等9家港股上市公司,以及中粮糖业、酒鬼酒等7家A股上市公司。这意味着,如果此次中粮金临门A股上市成功,其将成为中粮集团旗下第17家上市公司。

备案报告中,辅导备案情况报告显示,中粮福临门2020年11月于上海注册成立,福临门食品加工及品牌销售业务的主要产品包括米面食品、食用油、啤酒麦芽和饲料原料等,全球农粮供应链业务的主要产品包括大豆、玉米、小麦等粮油商品,棉花、咖啡、食糖等软商品,以及物流运输等供应链支持服务。

曾在港股上市

早些年,福临门也曾在港股上市。

一开始,实际运作福临门品牌的是中粮旗下一家港股上市公司中粮国际,2001年初中粮便将“福临门”业务注入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中粮国际”,希望依托香港资本市场,加大对“福临门”的投入,2006年,重组后的中粮国际更名为中国食品(00506.HK)。

财报显示,中国食品2013年-2016年的收入分别为262.18亿港元、262.39亿港元、278.42亿港元、279.86亿港元,逐年增长,2013年-2016年的年度溢利分别为-7.06亿港元、1.9亿港元、2.97亿港元、7.44亿港元,增幅迅猛。

而福临门在中国食品业务板块中发挥重要作用,每年收入约占到47%左右。2013年-2016年中国食品厨房食品(即福临门)业务收入分别为123.22亿港元、 112.31亿港元、128.52亿港元、139.63亿港元。

2017年5月,中国食品以10.5亿元人民币价格将福临门100%股权转“卖”给中粮旗下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中国粮油控股。

中粮作为全产业布局的粮油巨头,事实上,这两家企业都与福临门有较深的渊源,中国食品负责福临门的销售业务,中国粮油控股是福临门的生产商。将福临门业务转出后,中国食品可以专注于毛利率更高、品牌力更强的饮料和酒业务,中国食品只剩下饮料板块和长城葡萄酒业务。

中国粮油控股于2006年11月在香港注册成立,2007年3月21日在港交所上市,是中粮旗下主要从事上游油籽加工、生化及生物燃料、大米加工及贸易、小麦加工及啤酒原料业务的公司。

本次IPO之前,福临门母公司中国粮油控股于2020年3月23日正式从香港联交所完成退市。彼时,中国粮油控股的市值为223.58亿港元。

收购福临门前,2013年至2017年,中国粮油控股收入分别为932.39亿港元、825.48亿港元、780.49亿港元、878.56亿港元;净利润分别为亏损7.75亿港元、亏损3.33亿港元、盈利14.19亿港元、盈利30.42亿港元。

收购福临门后,2018年公司收入达到1088.21亿港元,净利润为13.46亿港元,2019 年上半年实现总收入 597.54 亿港元,同比增长 23.66%;归属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利润 4.49 亿港元。由此估计,福临门收入规模约在200亿港元左右。

粮油两巨头

几十年来,金龙鱼和福临门作为小包装食用油两大巨头,两者争夺市场的战火从未熄灭,最激烈的时刻不仅轮番在央视和许多地方卫视形成广告轰炸,在终端市场的经销商抢夺上也是真刀真枪的肉搏战,但是他们也不单单是竞争对手那么简单。上世纪90年代,金龙鱼背后郭鹤年的嘉里系企业曾借道中粮成功登临中国,福临门成立时,嘉里系也是股东之一,从朋友变成对手,两者之间的感情纠葛牵扯不清。

当昔日的家庭珍贵财产—“油票”成为记忆而变为收藏品的时候,现代人已经正式告别了用油瓶打油的时代,在20世纪末,中国人进行了一场宏伟的食用油`’革命”,率先将精炼食用油的概念引入国内,改写了中国百姓长期食用初级加工油的历史,而中粮,却是这场“革命”幕后并不为人知的领导者。

1991年初,新加坡郭氏兄弟的嘉里集团在深圳赤湾抢滩登陆,与中粮全资子公司鹏利共同组建的南海油脂工业有限公司正式开业,以精炼进口大豆毛油为主。同时也第一次在中国举起了小包装食用油的大旗,将品牌引入食用油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就是金龙鱼。

但由于嘉里在股权结构上的精心设计,以及在“金龙鱼”商标归属权上的安排,使得中粮在双方的合作中处于劣势:中粮在合资公司中间接持有的股份总和约47%,是名符其实的第一大股东,但却没有控制权,由于嘉里在南海油脂直接大股东耀合的控股公司南海投资中持有51%的多数股权,南海油脂的实际控制权却掌握在嘉里手中。

而更重要的是,“金龙鱼”商标归属权并不属于南海油脂,而是放在了新加坡郭氏集团名下。显然,如果嘉里另建新厂,使用“金龙鱼”品牌生产和销售同种产品,中粮并不能得到利益,为日后的分道扬镳埋下伏笔。

在南海油脂后,嘉里九度追加投资,炼油生产罐装基地从一个增加到八个,分别位于深圳、青岛、西安、成都、厦门、上海、广西防城港、辽宁营口港,不过除深圳南海油脂外,嘉里没有继续与中粮合作。

面对小包装食用油的辉煌前景,中粮有心在未来市场中占得更多份额,作为国企,又同时背负着国家粮油安全的使命,思索再三,中粮决定另起炉灶。

1993年10月18日,第一桶福临门食用油在天津下线。现在,福临门的市场份额已由1998年的5.4%跃升为2001年的15%,成为紧随金龙鱼之后的顶级食用油品牌,发展势头迅猛。

但由于“金龙鱼”旗下的产品线与“福临门”几乎一样,出于长远的考虑,更是集中资源做自己的品牌,中粮“割肉”出让金龙鱼股权,一心一意打造“福临门”。此后,南海油脂成为了嘉里粮油的全资子公司。

从合作到分手,中粮事实上充当了日后自己最大竞争对手进入中国市场的“引路人”,而嘉里粮油经过20年深耕细作,占据了中国食用油市场的半壁江山。

根据欧睿统计,2019年包装食用油前三大公司分别为益海嘉里、中粮、鲁花,市占率分别为39%、15%、7%,三者总计占比约62%;前三大品牌分别为金龙鱼、福临门、鲁花,市占率分别为34%、13%、7%,三者总计占比约54%。

食用油市场是中国开放最早开放的市场,粮食本身是战略物资,甚至关系国家安全,因而,作为下游产业的食用油企业直接的寡头抗衡,不仅是品牌本身的竞争,也是品牌背后的强大势力掌控资源和市场能力的竞争。

在中国市场,金龙鱼背靠ADM公司与新加坡郭氏兄弟共同参股的丰益国际一度抢跑,一家独大。纵古观今,也只有背靠中粮的福临门有实力与之竞争。

过去,由于大豆期货价格剧烈波动,2003-2004年中国经历“大豆危机”,每生产一吨豆油就会亏损500-600元。数据显示,当时国内压榨企业70%停产,益海嘉里则通过与美国粮油巨头ADM用很少的代价大肆并购中小型榨油厂,一口气新增10多家产区生产厂和20多家销售公司成为中国最大的粮油加工企业,掌控中游市场。

2004年12月,素有中国摩根之称的前华润集团董事长宁高宁,接过中粮大旗,开始做加法,于是中粮重组中谷粮油,凭借全产业链构想,开始全力狙击以益海嘉里的为主的外资品牌,中粮斥资20亿元在沿海一线由北向南重点布防,从天津北海、山东黄海、张家港东海、广州东洲到广西大海,中粮油脂业务共有12家工厂,既覆盖了购买力较强的沿海市场,还便于港口运输降低成本,这对于5%左右的微薄利润的食用油市场十分重要。

另外,针对当时金龙鱼几乎垄断全国所有网络健全的经销商的情况,福临门对他们许以重利,成功挖到了部分金龙鱼分经销商,并作为自己的区域代表商,一度撼动了金龙鱼霸主地位。

如今,行业格局已经高度集中,上游持续集约与下游消费升级的行业变革趋势,企业仅凭单一环节优势已难做大,只有对产业链的全程把控能力的企业未来才能主导竞争格局。

“福临门”是中粮的子弟兵,享受国家的原料配给;其次,它有亚洲最大的油脂生产线,“东海”粮油更以5800吨的日榨油能力成为世界第三大榨油再次,它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从榨油到毛油到精油提炼,再到包装,目前的日处理油料的能力已经突破1万吨。

从更大的层面来看,这也是中粮和国际粮商在中国食用油市场的角力,也在全球竞争中的战略需要。

食用油作为中粮集团所重视的板块,仍大有可为。2019年国内食用油产量及进口量合计约3,600万吨,以本国产量为主。2019年中国食用油行业产量2,913万吨,2012~2019年CAGR为+3.0%是一个极大的市场。据《中国科学报》数据,当前在一二线大城市,小包装油消费量占食用油总消费量比例已经高达60%,而普通城市尚不足30%,低线城市及农村散装油消费仍存在较大的替代空间。

一直以来,掌握全球粮食运销的是4家跨国公司,分别是ADM、邦吉、嘉吉、路易达孚,在收储、物流、海运、金融、贸易等多领域形成对国际粮食贸易的垄断性控制,在全球农产品市场上占有70%的份额。

2020年度,中粮集团整体营业总收入5,303亿元,利润总额206亿元,如今中粮在农产品加工综合能力和农产品综合经营量上,到了可以和世界四大粮商直接扳手腕的体量。除了数量和规模以外,中粮的下一步目标是试图在利润和产品附加值上寻求更多竞争优势。

益海嘉里在国内上市是为了实现“本土化”、减少政策阻力,福临门的ipo或是为了提高拓展中高端市场的能力,也是为了达成中粮‘世界大粮仓’这个长远的战略目标的重要一步。